第三百一十五章 分头行动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阿耶,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

    “孩儿不过是邀请公主的侍女去惠福楼吃了一顿饭,何曾与太子殿下见面?”

    “既若是孩儿当真和太子见了面,阿耶也不必如此紧张,孩儿和殿下不日就要成婚,到底是要在一起生活的,阿耶总不能天天盯着我们吧。”

    她挑着眼尾,嘴角含笑的看着老父亲,宗楚客一时陷于失语,他是万没想到爱柔会是这样的态度。

    他刚刚遭受了第一波打击,还没缓过劲来,第二波打击又无情的射向他。

    “阿耶,听说,你在城里还有个外宅?”

    宗爱柔笑意更胜,她一瞬不瞬的看着老爹,几乎见证了他脸上的纹路瞬时凝固,就连眼珠子都一动不动了。

    “这要是让阿娘知道了,可不得了。”

    “小孩子家家,不要乱说!”

    其实当爱柔看到老爹变脸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已经确定,李俊提供的消息一点没错。

    西市羊角巷的那个宅子还当真是阿耶的外宅,他这样掩饰,就更加确认了。

    她忽而笃定的对宗楚客说道:“所以说阿耶,人人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何必事事都要弄得这样清楚。”

    末了,她就用一种你懂我也懂的表情凝视着阿耶,宗楚客气的鼻孔冒烟,连拳头也攥紧了,还发不起脾气来。

    他宗楚客在朝廷上是八面玲珑,威风凛凛,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他在家里畏妻如畏虎。

    阿娘一声吼,宗府都要抖三抖。

    别说是外室了,就是偶尔包个歌姬听听小曲,都是要挨老婆的鸡毛掸子的。

    这又包养,又置宅院的,这样的事情若是被老婆知道,恐怕就要跪青石板了。

    一想到凶神恶煞的老婆,宗尚书瞬时就萎了一半,整个人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没了精神。

    他撑着最后一点力气,艾艾道:“爱柔啊,这件事一定要保密啊!”

    “公主府你也可以随便去,但是还是要注意分寸。”

    嘱咐完了这几句,他就一溜烟的跑了,没有一丝留恋,仿佛是害怕爱柔反悔一样。

    实际上,宗尚书担心的还不只是外宅被发现,更可怕的是,他在长安还不只一个相好,爱柔究竟知道了哪一个,他完全没头绪。

    既然如此,只能蒙混过去了。

    幸好爱柔是个嘴巴严实的,要是换做别人,恐怕此刻早就传到老婆子耳朵里了。

    翠香关上了门,爱柔放下了扇面,也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宗爱柔这边的差事算是应付完了,太子李俊却还在西市大街上忙碌。

    李俊和宗爱柔在惠福楼分手,眼见着宗府的马车渐渐走远,这才登上了停在后门处的东宫马车。

    他当然不会让珠儿独自去客栈拿行李。

    来到大唐也有些时日了,他早就已经熟悉古代的一些行为习惯。

    谨慎小心是必不可少的,局中局,套中套,这些小套路他也早就可以熟练运用。

    刚才没和爱柔说清楚,只是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这次因为是微服出宫,除了穿着普通常服以外,马车也要选择朴素不扎眼的,以免遭人侧目。

    蹬蹬几步,李俊就跳上了马车,珠儿已经在车厢里等候许久了。

    在此之前,他并没有向她说明这样做的原因。

    珠儿就这样在马车里傻等着,一坐就是半个时辰。

    好在,李俊终于来了,这让她终于看到了一丝曙光。

    前方阿城赶着马车,缓缓前行。

    捡着这个难得的机会,珠儿讲述了许多古儿科米达在吐蕃王庭的遭遇。

    其实,就是她不说,李俊也能猜到一二。

    一个弱女子,还是无依无靠的,独自闯入这样的贼窝,会受到多少折磨,苛待,是可以想象的。

    但是,即便深陷漩涡之中,古儿也没有放弃目标,她意志坚定,沿着自己的计划,一步一步的推进。

    即便她在吐蕃众臣的心目中,早就是祸国殃民的一滩烂水,她也毫不在乎。

    这些流言蜚语无法困扰她,她要的是向整个吐蕃王庭复仇,区区谩骂,根本无法动摇她分毫。

    尺带丹朱,执掌朝政数年,威望极高,只要把他牢牢攥在手心里,就不愁那些官员不老老实实的听话。

    前一阶段,一切都进展的十分顺利。

    然而,现在正是处于重要的转折时期,古儿可敦能不能实现夙愿,就看这一遭了。

    珠儿对李俊倾注了极大的期望,局势由不得她犹豫退缩。如果这时她辜负了古儿的重托,那些吐蕃老臣一定会将这个异族的女人扒皮抽筋的。

    古儿就会成为没有皈依之地的游魂。

    自从登上马车,李俊就一直未发几言,他知道,珠儿亟需他表态,可依照目前的情况看,他也只能做到这里。

    马车飞奔,终于到达了珠儿暂住的客栈。

    据她所说,大食客商也居住在这里,他跳下马车抬头张望,从客栈的外部看来,一切正常,没有异样。

    阿汗会在这支队伍中吗?

    他眼见着珠儿带着阿城进入客栈,犹豫再三却没有跟进去。

    碍于身份,他不能在客栈里露面。

    只能将这个任务交给阿城,他将阿汗的外貌特征简单的给他描述了一下,希望他能够慧眼识珠,找到真人。

    要是有照片就好了,他这样想到,只凭两瓣嘴说,真是没法精准的形容。

    然而,转念一想,他的心又凉了半截。

    那可是中东土著,全是大胡子,卷卷发,看谁都长得差不多。

    就算是他自己在一堆中东人中间,也不一定能一眼认出阿汗,阿城就更别指望了。

    他撩开车帘,沮丧的发现了这个事实。

    哎,就当是护送美女安全抵达吧,他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忽然,客栈门前走过一群中东装扮的男子,说话声音很大,吵吵闹闹,李俊一句也听不懂。

    在他们身后,还有临时雇佣的独轮车,载着许多货品。

    可以啊!

    还没有入宫觐见,就开始做起买卖来了。

    李俊躲在马车里,静静的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也别说,朝廷的正式会见都有安排,不是想见就能见的,这个间隔时间,往往都很长。

    为了不耽误赚钱,脑筋灵活的商团,早就已经不再拘泥于陈腐的规矩,转而采取双向操作。

    一方面,递出国书,拿着号码,等待觐见。

    一方面,在京城租好宅院,按部就班做生意,赚小钱钱。

    大唐对商业贸易的态度非常开明,只要不违法乱纪,一点点小规模的生意,根本就没人管。

    李俊观察他们的货品,总共也只有一车,完全符合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