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反复试探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李俊也是回到长安这几天才知道,处处留情的宗尚书,不只是在洛阳有N个女人,就是在长安他也有固定的相好。

    只是,上半年他长居洛阳,长安这边的相好也照应不上了。

    一来二去,女子年老色衰,也不打算跟他耗着了,宗楚客就给了她一大笔遣散费,让她找个下家嫁了。

    这件事进展的很顺利,女子很快找到了长安城里一位阔老板,喜结良缘。

    老板是做布匹买卖的,女子审美在线,也能帮衬生意,对她来说,是相当好的归宿了。

    她居住的宅院自然空落了下来,宗楚客早就把它转卖,而他不会想到的是,这间宅院兜兜转转的就到了李俊的手里。

    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往往也最安全,没有人会想象得到,李俊竟然把珠儿藏匿在这个地方。

    宗爱柔是个做事有体统的人,既然李俊已经把各项利弊都摆到了她的面前,她也不是那么斤斤计较的人。

    就此与李俊拜别,目送他从后门溜了出去,就径自下楼,来到了前面店门处。

    两个侍卫都已经干等了两个时辰,早就已经耐心耗尽,忍无可忍。

    如今看到宗爱柔出来,激动的小跑着就迎了上去。

    两人左看右看,娘子是没有任何问题,浑身上下一点伤也没有,不过,那古怪的女人怎么不见了踪影。

    二人连忙询问,宗爱柔早有准备,没有动多少脑筋,就把李裹儿给抛了出去。

    只说是,公主想和她游玩,临时找了人来送信,信也送到了,人就走了。

    两个侍卫又不是傻瓜,他们二人从进门她们就一直在门前守着,根本就没有看到那女人的影子。

    他们觉不相信一个弱女子,能从他们的眼皮子底下飞过去。

    然而,甭管他们信不信,宗爱柔都当他们是信了,也不再做解释,大踏步的就上了马车。

    两侍卫也没有办法,只能小心的在后面跟着,日头渐渐西沉,没想到宗爱柔居然还不想回家。

    而是沿着西市大街走了几家店铺,开始采买所谓的婚礼用品。

    其实也不必把戏做的这么全,只要祭出安乐公主,就是她空着手回去,他老爹也不会有什么怨言。

    这一切行为都源自爱柔的心虚而已,今天的这一系列举动,已经表示自己彻底倒向了太子一边。

    就算她明白这样的选择是正确的,可这心里也还是有点过意不去,在出嫁之前,她还是想和父亲保持良好关系的。

    她并没有对两个侍卫做出警告,提醒他们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在她看来,搬出安乐公主已经算是很好的借口了。

    如果这两个人还不识相非要和宗楚客汇报的话,她现在越威胁他们,他们透露的信息就会越多。

    没费多长时间,她就选定了几样精巧的饰品,顺顺利利的带回了家。

    出来买东西本来就是为了应付她爹,当然不必浪费太多的心力,两名侍卫看她如此迅速的就从店里出来,纷纷惊叹。

    娘子这也太迅速了。

    等到返回宗府,一切都没有出乎爱柔的意料。

    屁股坐稳还没有一个时辰,他老爹就游荡到屋里,开始旁敲侧击的对她进行审问。

    说是审问,其实用词还是很文雅随和的,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又不是奸细,不能太苛待了。

    宗爱柔早就做好了准备,见老父亲进门,立刻拿起了绣了一半的扇面,假装起来。

    宗楚客见女儿如此用心,橘皮老脸上也有了笑容。

    当然,该问的还是要问。

    “爱柔啊,今天去哪里了?”

    居然用这样的开场啊,阿耶啊阿耶,这可不是一个好选择,对于宗爱柔来说,情势瞬时变得对她更有利。

    她可以毫不费力的应付宗楚客了。

    “阿耶嘱咐的对,我最近是有点懈怠了,这不,趁着好天气就上街走走,采买了不少好东西。”

    宗楚客跟随她的视线,看了看方桌上放着的各式锦盒,也满意的捋了捋胡须。

    总算是做了件正经事。

    他刚想开口,宗爱柔就先一步说道:“刚才出门之前,还碰上了公主殿下的婢女,急的不得了,我当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非要赶紧解决才行,等上了马车才知道,不过是公主又闲了想让我陪她游玩而已。”

    “公主殿下说了,下次去哪里可以让我做主,我想既然我们要在同一天大婚,还不如找个时间坐在一起商量一下,还有什么欠缺的东西,一起上街采买。”

    “这样倒也方便了。”

    “既是公主殿下找你,那为父就放心了。”

    宗楚客面带怀疑看着女儿,她这一套言论,他刚才已经听侍卫们说了一遍了。

    说句实在的,他是一个字都不相信。

    据侍卫们说,那女子胆子非常大,看到爱柔就急火火的冲过来,若是公主府派来的侍女,来到他宗府的门前,只需老实说话就可,何至于如此行动。

    这件事有鬼,而爱柔居然不愿意告诉他实情。

    宗楚客心里很不痛快,爱柔的隐瞒让他隐约有一种感觉,这件事八成和太子有关。

    他的女儿,到底是个什么德行,他这个当爹的还不清楚吗?

    说她是个正宗书呆子,女夫子是一点也不冤枉她。

    除了公主和太子,她当真没有几个能谈得来的朋友,更别说还能如此焦急的找到府里来。

    既然不是公主,那就肯定是太子了。

    不行,得拆穿她的谎言。

    到底看看太子这个小崽子,究竟耍的什么花样。

    “爱柔,你和阿耶说实话,你是不是去见太子了?”

    爱柔眉头一跳,紧接着纤细的小铁针就刺穿了她的指尖。

    血滴子瞬时涌了出来,宗楚客冷冷旁观,心爱的女儿流了血,他根本不为所动,连屁股都没有抬一抬。

    哼!

    果然有事瞒着老子。

    伤口不大,肉体上小小的疼痛根本比不上被轻视的心痛。

    宗爱柔吸吸手指头,眼看着马上就要完成的一张扇面,染上了点点嫣红,哀伤至极。

    宗楚客的冷漠,让她彻底死心,坚定的将谎言继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