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套路也会一两手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这位吐谷浑的前王后,经历了十年风雨煎熬,终于在李俊的拯救下,脱离了苦海。

    然而,她并没有选择安逸的生活,而是选择的隐忍复仇。

    古儿科米达跟随着被俘的所剩无几的吐谷浑降兵,来到了吐蕃王城。

    就像她之前设想的一样,事情发展的很顺利,吐蕃贵族之中,对从吐谷浑俘虏来的贵女也是很感兴趣的。

    从来都本着多一个不算多,少一个不算少,能拉一个是一个的态度。

    尤其是古儿科米达,当尺带丹朱知道她是吐谷浑末代可敦的时候,马上大发雷霆。

    谩骂伏俟城守将,居然把这样尊贵的女人据为己有,没有按照习俗进贡给他。

    于是乎,古儿成功的来到了尺带的身边,并且运用自己多年仇恨所凝结而成的意志力,施展各种手段,将尺带迷得七荤八素。

    以至于,刚刚遭遇了惊天败仗的尺带,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遗憾愧疚,坦然的就接受了惨败的结局。

    一个惑于美人计的国王,一群各怀鬼胎的大臣,这个朝廷上会发生什么就是可以想见的了。

    很快,吐蕃王朝内部就陷入了空前的混乱,而就在这个时候,尺带丹朱的身体又出现了问题,朝政就犹如脱缰野马一样,向着未知的混乱方向发展。

    “尺带丹朱究竟生了什么病?”

    “中风了。”

    这,这不就无法处理朝政了吗?

    宗爱柔终于明白古儿科米达这个时候派珠儿出来是为了什么了。

    对于丧失母国的古儿来说,大唐就是一把刺向吐蕃的枪。

    如今,吐蕃内乱,正是大唐介入的好时机,如果老天保佑的话,一举把吐蕃打趴下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娘娘,在伏俟城,我是太子殿下亲自安排给可敦的侍女,太子认得我,我希望能亲自见殿下一面,总算对王后有个交代。”

    宗爱柔轻轻点头,她明白,一个女人深入虎穴,完成这样的壮举,需要多少付出。

    而她现在的处境又是多么艰险。

    “我可以帮你传话,也理解你想面见太子的心愿。”

    “可你现在在何处安身,可有盯着你的歹人?要知道,长安人口众多,人员复杂,你能确定没人暗中跟踪?”

    珠儿猛点点头:“娘娘放心,我这次是偷着从吐蕃出来的,况且,最近吐蕃内乱,根本没有派出任何使团使臣,我自从进入吐蕃境内,就一直在王城里住着,普通的商户也不会认识我。”

    “那你是如何过来的?”

    她略低低头,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是跟着大食商团过来的。”

    “正在尺带丹朱生病之时,却还有大食的客商前来交通,我就趁着他们出城之际,打点了使团长,这才有机会跑出来。”

    居然还可以这样操作,爱柔惊呆了眼睛,就算是她熟读各类史书典籍,也想不到这样的妙计。

    现在看来,若论及胆魄见识,她说不定还不如对面的吐谷浑女。

    这时的宗爱柔还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个大食商团代表的是什么含义。

    她只略点点头,算是表示明白了珠儿的意思。

    这时,马车终于在惠福楼前停下,在翠香的搀扶下,爱柔和珠儿相继跳下了车。

    三女正向着惠福楼的大门走去,两侍卫连忙跟上去,却被宗爱柔挡住。

    “娘子,您出门在外,属下们必须时刻保护您的安全。”

    宗爱柔板着个脸,这一向是她的特长。

    “我们不过进去吃顿饭,惠福楼里有的是护卫,你们就不必再跟着了,若是实在不放心,不如就在马车边上等着。”

    “待我们吃饱喝足,自然会出来。”

    两侍卫面露难色:“娘子,您就不要在为难属下们了。我们若是放您进门,出了什么事,属下们可是担待不起。”

    “我能出什么事?你们不要信口开河!”

    她做出威慑的架势,看起来还真有几分吓人,至少让在场的两个侍卫不敢忤逆她的想法。

    “这,这……”

    两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对宗楚客的惧怕占了上风,一侍卫走上前,给宗爱柔行了个礼,乃道:“娘子,您要进去吃饭,属下们不敢拦着,只是,那女人来历不明,还是不要跟着了吧。”

    宗爱柔讪笑着看着他们,啧啧,这两人的胆子也是越来越大了,好歹她也是这宗府里唯一的娘子,宗楚客最疼爱的孩子,他们两个居然还敢挑战她的权威。

    难道,他们忘了,她是即将成为太子妃的人了吗?

    她本想拿出太子妃的名号压一压他们,可又思及这两人是阿耶的铁杆,若是摆出太子,他们肯定第一时间就会汇报给阿耶。

    想来想去,还是算了。

    “我再说一遍,你们两个不许跟着,就算出问题,也是我自己的事,和你们没有半点关系。听明白了没有!”

    这最后一句话,她故意抬高了嗓门,就连两个侍卫都有点惊了。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宗爱柔已经带着珠儿大踏步的进门了。

    两侍卫唉声叹气,最后只能宣布投降,老老实实的呆在马车附近警戒。

    在爱柔的吩咐下,小厮把她领进了二楼视线最好的一间厢房。

    自从二女坐好,小厮就开始殷勤的介绍惠福楼的各项招牌菜。

    宗爱柔心不在焉的听着,不时饮一口茶,等到小厮说完,她才幽幽说道:“你们这里有后门吗?”

    小厮一听就愣了,这娘子看着端庄持重,怎的上来就问这种问题。

    “有的,有的。”

    “二位娘子这是?”

    小老鼠一样的眼睛滴溜一转,他点到而止。

    “不瞒你说,我们两个要在这里见一个人,需得婢女出去联络。”

    小厮惯常在达官贵人之间周转,不必细说,他也大致明白了宗爱柔的意思。

    马上就答应了,不就是密会情郎嘛,这事他都熟得很。

    宗爱柔很满意,却又敲打一句。

    “我看你也是个有眼色的,这件事该保密,你知道吧。”

    明白,明白。

    小厮点头如捣蒜,马上应承。

    连带着将惠福楼吹嘘一番。

    按照他的说法,这惠福楼简直是京中豪商巨贾,达官贵人秘密交通的集散地。

    就在她们呆的这间小小的厢房,就不知道接待过多少京里的知名人士。

    绝对安全可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