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为了另一个女人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珠儿多年混迹伏俟城,在各种危险势力之中周旋,早就知道,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这尚书府就更是人多口杂。

    “上来吧!”

    宗爱柔发了话,就先一步上了车,侍卫见宗爱柔居然让这个来路不明的女人上车,立刻就急了。

    隔着车帘子,劝阻道:“娘子,这女人来历不明,还是让小的把她擒住,交给尚书。”

    “不必了,她孤身一人也干不出什么大事,你要是不放心,可以跟着,但是,我想你明白分寸,这件事先不要告诉尚书。”

    “这……”侍卫面露难色,娘子这是怎么了,以往都是最稳妥的人,现在居然要带着来路不明的女子一起上路。

    他朝门里看看,在巨大的照壁后面,来来往往的小厮丫头都在忙活着自己的事情,根本没人注意到门口的动静。

    “怎么,你还想告密不成?”

    宗爱柔坐在车里,根本没有出来理论的意思,不过她的声音还是透露出了不可反抗的意味。

    翠香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将珠儿喊上了车,又把目光投向了两个侍卫:“不放心就去牵马过来跟着,娘子也需要你们保护。”

    两名侍卫无奈,只得赶紧骑马跟上。

    其实宗爱柔根本就没有带着珠儿一起游玩的意思,一听到她说话的声音,她就决定,要在车里解决这件事。

    珠儿登上马车,仍是很急切。

    她也知道自己猛然找上门,是很唐突冒犯的事,她要不是实在走投无路,绝不会这么干。

    “娘娘,珠儿不是故意闹事的。”

    “你不要一口一个娘娘,我还没有成婚,算不得是娘娘。”

    宗爱柔冷淡开口,端详着珠儿,小手白白嫩嫩,容貌也娟秀,看起来应该是吐蕃贵女。

    为了不引人注意还特地换上了唐人衣衫,这就说明头脑很聪明。

    “你是怎么知道我就是太子妃的?”

    对于爱柔来说,这是她现在最关心的问题,这关系到,这个叫珠儿的女人到底是有同谋,还是孤身一人闯荡大唐的。

    “珠儿前几日就到长安了,听了陛下的诏令,知道太子殿下和兵部尚书之女大婚,我不断打听,这才找到了娘娘府上。”

    “我在门前守了两三天,终于看到您,年纪模样都是对的上的,这才大胆过来。”

    原来如此。

    这个小娘子还真是个有头脑的,还知道利用圣旨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你是吐蕃人?”

    车轮不断向前,宗爱柔也没有吩咐目的地,而她也根本就不着急询问珠儿的真实来意。

    总要让主动权握在她的手里才是。

    “娘娘,珠儿不是吐蕃人,是吐谷浑人。”

    吐谷浑,那不是已经湮灭的部落了吗?

    难道,还有遗民?

    可惜啊,她们的语音语调已经完全被吐蕃同化,就算她自称来自吐谷浑,也根本看不出任何的特征了。

    “娘娘,你不必担忧,珠儿是一个人来的,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帮手。”

    “我来,只是想请求娘娘,能够从中撮合,让我和太子殿下见一面,珠儿有重要的信息要传递给他。”

    果然是来找太子的。

    宗爱柔再次确定了自己的猜测,她暗自揣测,看珠儿那个样子,应该不愿意把实情告诉她。

    但爱柔也有自己的底线,再怎么说也要把情况探听到四五分才行。

    这样,她才能做出判断,到底要不要帮她去联系太子。

    “你为什么不直接去找太子?”这话一出口,宗爱柔就后悔了,她怎么会问出这么脑残的问题。

    东宫在皇城境内,珠儿这种没凭没据的女人,怎么可能混的进去。

    “东宫我进不去。”

    “你想告诉太子什么?”

    “是很要紧的事,有关吐蕃主尺带丹朱的。”

    “太子妃不必担忧,太子殿下认识我,只要能让我和太子见面,他肯定愿意听我的消息。”

    安排见面,这倒是没问题的,可车外的那两个侍卫又怎么办。

    不用脑子想,宗爱柔也知道,一旦他们返回宗府,他们两个第一个要做的就是把这件事原原本本的告诉宗楚客。

    楚客也就会知道太子和吐蕃的人有联络了。

    毫无疑问的是,这会对李俊不利。

    幸而这两个侍卫没看出珠儿是吐蕃来的,否则这件事就更难办了。

    怎么办?

    得赶紧想办法!

    宗爱柔心急如焚,眼见着马车已经快到达西市了,再这样瞎转悠下去是不行了。

    她忽然灵机一动,有了一个好主意。

    “去惠福楼。”

    她发出了命令,如果想掩人耳目,这是唯一的选择了。

    车轮还在滚动,距离惠福楼还有一段距离。

    马车上的气氛忽然紧张起来,二女对峙着,都在等待着对方先开口。

    不必隐瞒的事情,珠儿已经和盘托出了,可剩下的机密呢?

    要不要告诉太子妃?

    太子妃尚未出嫁,珠儿很明白,她也没有能力庇护她。

    “我想,你是不是该考虑一下,怎么把消息带到太子面前?”

    “娘娘,实话说,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才到宗府门前等您的,东宫我进不去,太子殿下也不会出来见我。所以……”

    “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你先把消息告诉我,由我来帮你转达。”宗爱柔理所当然的应道,她满怀信心的看着珠儿,料想着,到了最后,她也只有这一条路可选。

    “娘娘有所不知,这件事涉及许多吐蕃内幕,我一时半刻也说不清楚,娘娘一直都在城里呆着,不清楚边关的情势,所以我才不敢说。”

    “你要是这个态度,我就帮不了你了。”

    翠香看她犹犹豫豫的样子,汉话也不是很流利,就怕她不了解宗爱柔的一片苦心,忙在一边敲打道:“我们娘子既然发了话,就是真心想帮你,不然,刚才在门前就把你打发走了,根本不会搭理你。”

    “既然是要紧的事,你肯定也不希望一直耽搁下去吧。”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珠儿也觉着再继续顽抗也没有什么意义。

    干脆把这件事摊开了说,让宗爱柔去定夺。

    说来,珠儿这次冒险来大唐,都是因为古儿科米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