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暗夜来信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从西厢房出来,穿过一片花圃,墨儿来到了一串假山前。

    只要从假山的山洞里穿过去,就可以节省许多时间和路程到达墨儿的房间。

    这要是大白天,几乎所有的侍女小厮都会选择这条路,可现在夜已经深了,墨儿提着裙裾有点犹豫。

    她仔细聆听周围的动静,没有任何人声,看来,今天这里还是安全的。她鼓起勇气,裹紧衣裙,钻进了并不算狭小的洞穴。

    手扶住岩壁,抬高脚尖,墨儿小心翼翼的往前走,眼看就能穿出洞穴的时候,头顶忽然响起一阵声响。

    她心中一惊,马上快走几步,来到洞口处,身子掩在洞穴里,脑袋使劲往外巴望。

    奈何抻长了脖子,居然什么人也没看到。

    既然没人,又会是什么?

    那声音虽然短暂轻蹙,但墨儿能肯定,那绝对不是风声或是树叶飘落的声音。

    到底是什么东西?

    墨儿的心嘣蹦直跳,胸膛起伏,她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那预感是伴随着她知道的诸多秘闻而来的。

    整个东宫除了她和苦桃,会不会还有其他的奸细?

    那人一直暗中监视她的一举一动,现在正打算除掉她。

    她心里泛起这样的疑问,心中害怕,可也不打算就此屈服,经历兜兜转转,现在她的这条命还能侥幸留着,都是靠自己的奋斗。

    她相信,就算有奸人挡在前面,她也能战胜他。

    扑凌凌……

    扑凌凌……

    离得近了些,墨儿才发觉,这根本不是人的声音,而是鸟。

    那是鸟羽拍动的声音。

    她从洞里窜了出来,努力向上看,果然,就在假山的顶端,站立着一只白鸽。

    竟然是你!

    她惊叫一声,立刻把白鸽拢入怀中。

    而那白鸽也绝不似普通飞鸟,对人类有着十足的警觉,看到墨儿,便乖乖的跳入她的怀里。

    墨儿将白鸽放在地上,仔细检查它的脚踝,果然,在细瘦的小腿地带,绑着一个小纸卷。

    她小心翼翼的将纸卷解下,任由白鸽飞走,心中惴惴的返回了厢房。

    只要这个东西一到,就代表着麻烦也到了。

    她安稳做好,吃了一盏茶,总算把心绪平复,这才从袖中把纸卷拿了出来。

    小小的一个纸卷,上面也写不了什么重要的内容。

    她将纸卷轻轻展开,放在烛火下仔细阅读。

    明日午时,月门见。

    那字迹一看就是出自武三思的手笔,那月门自然指的就是郡王府后宅的小偏门。

    看来,武三思又有任务要交给她了。

    这些日子,墨儿一直都小心的维持着和武三思的联络,不时给他传递一些消息,大多都是经过李俊认可,可以告诉他的。

    这样既可以让武三思继续信任墨儿,又可以安抚武氏,让他以为仍然掌控着局势。

    自从上次去送信,墨儿已经很久没有踏足郡王府了。

    上次她也没有见到武三思,应该说,明天应该会是她投靠太子之后,第一次面见武三思。

    她不禁有些忐忑,害怕在老奸巨猾的武三思面前露出马脚。

    翌日中午,忙活了一天的东宫,终于恢复了平静。

    墨儿在东宫里原本负责洒扫事务,属于采女一流,她虽然模样不出挑,可她勤恳踏实,故而,在侍女小厮之中口碑良好,基本上人人都喜欢和她处事。

    这也是她能潜伏东宫多年却不被人发现的法宝之一,没人会怀疑一直保持着温柔笑容,与人为善的墨儿,会是武三思安插在这里的奸细。

    自从她投靠太子之后,她的心情就焕然一新。

    每当和同龄的小侍女走在一起的时候,腰板也挺直了,玩笑话也多了,那种归属感,是以往从来没有过的。

    她可以身心合一的与她们站在一起,不必再隐瞒躲闪。

    就连朋友们都看出来了,她比以往开朗多了,笑容都越发的甜美。

    墨儿主要负责李俊寝殿的洒扫工作,主人没在,可她也一点不敢松懈,认认真真的把所有的摆设都擦拭的干干净净。

    完成了这些工作,时已近正午,她看看天空,推测着时间,顺便把午饭给吃了。

    这之后,侍女们大多要回房小睡,她就趁着这个空闲,以出门采买绣线为名,出门去面见武三思。

    小丫头们根本就没有怀疑,这些日子,李俊也不在,耐不住寂寞的小丫头们,总是要想点借口,上街逛逛,采买首饰或是小吃。

    郡王府的一切仿佛都没有任何变化,还是那么的威严肃穆,她熟门熟路的来到后宅角门处,侍卫通报,不一刻,管家刘德昭就迎了出来。

    这次,墨儿被带入了内院,经过弯弯折折的游廊,她被迎进一处暖阁。

    武三思早就在暖阁中盘腿而坐了,屋内被炭火烘的温暖如春,看到墨儿,武三思便笑道:“知道你身子弱,禁不住冷风吹,才选了这个地方。”

    墨儿上前恭敬行礼,各项事情都做的礼貌妥帖,武三思仔细瞧着,还真是一点毛病也挑不出来。

    他给了个眼色,旁边伺候的侍女就递上来一个手炉,墨儿犹豫片刻,正对上武三思鼓励的眼神,也就接了下来。

    当一切的客套都进行完毕,其余闲杂人等也一一退出,暖阁当中,只剩下了墨儿和武三思。

    她的心瞬时就揪紧了。

    武三思会不会察觉到她的异动?

    这间房里居然一个人都没有,现在又是在郡王府上,如果有个万一,她就是被打死也不会有人知道。

    墨儿开始后悔,早知道,今天出门的时候,就应该找个人知会一声,她要是真的出了差错,还能有个给她收尸鸣冤的人。

    可转念想想,这可是威严的德静郡王府,就算她们发现她久出未归,能有人想到她在这里吗?

    就算想到了,她们能闯进郡王府营救她吗?

    恐怕连大门也进不来吧。

    在这样纷乱的情绪中,武三思开口了。

    “墨儿,我可是好长时间没见你了。”

    墨儿赶紧从忐忑中抽回心思,应道:“是,奴婢一直谨遵郡王命令,没有郡王的召唤,不轻易行动。”

    武三思点点头:“你一直老实本分,这我是知道的,这些日子,你送来的消息也都很有用处,记得以前我也派出去不少探子,不是被太子小儿发现了,就是根本传不回有用的消息。”

    “这些年也就只有你,一直潜伏在东宫,助老夫一臂之力。”

    “郡王过奖了,这都是奴婢分内之事。”墨儿再次行礼。

    武三思见时机成熟,就开始交代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