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墨儿指点苦桃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燕有道今早到我观里来了,我看他的两个小厮偷偷到后院去转了一圈,很久才回来。我想,他们一定是得着消息,火药藏在我这里,就找个借口来查看。”

    “那以您看来,他们找到火药了吗?”

    “当然,小厮回来,没过多一会,燕有道也走了,这就说明,他们一定找到了自己想找的东西。”

    “再者,”武攸绪胡须一翘:“他们又不瞎,我都已经把仓库的窗户打开了,东西都送到眼前了,你说是不是?”

    杜饶惊奇的看着他,武攸绪的小圆脸上出现理所当然的表情。

    他这才发现,姜,果然是老的辣。

    就算我已经不混江湖,但江湖上永远有我的传说。

    这个老道士,人很鬼啊!

    他一定是早就发现了燕有道的来意,便设下了诱饵,引诱他们发现火药。

    等到他们以为自己收获了不得了的情报的时候,便联系杜饶,让杜饶把火药转运走。

    而浑然不觉的武三思,还以为自己是掌握了什么打击李俊的秘密武器,就等着李俊回城,便掀翻他的小船。

    …………

    主人不在,就算是再热闹的庭院都会显出几分寂寥。

    洛阳东宫,太子李俊已经离开了十几天了,时间一长,人心难免浮动涣散。

    但现在可不是犯懒的时候,你在松懈,敌人可不会,更多的危险正在渐渐逼近东宫。

    东宫面积广大,人员众多,可掰掰手指头数数,能够接触到核心机密的人也没有几个。

    而现在,很遗憾的是,这些人大部分都跟随李俊前往长安了。

    作为留守人员之一的墨儿,这些天来一直自娱自乐,寻找可以解闷的活计。

    照顾苦桃就是其中之一。

    在她的悉心照料下,蓬头垢面疯疯癫癫的苦桃,竟然恢复了几分神采,衣服干净了,身上也没有臭味了。

    每天小脸洗的白白净净的,发髻整齐,不时还可以和墨儿进行正常的交谈。

    更可喜的是,苦桃的记忆也得到了部分恢复,原本对武延秀忠心耿耿的她,信念开始动摇。

    这一夜,墨儿又来到西厢房,苦桃已经很习惯墨儿的到来。

    二人说说笑笑,有时摆一局双陆棋,这一天也算是愉快的度过了。

    两人正在掷骰子,苦桃忽然按住了墨儿的手,她出身青楼,从小就接受了许多训练。

    从琴棋书画再到歌舞表演,可以说是样样精通,那个娇柔的姿态,旁人就是想学也学不来。

    墨儿有点紧张,连忙缩缩手,苦桃却不允许,仍然抓着她的手不放,不止如此,还用温柔的眼神凝望着她。

    “墨儿,你说,殿下为何就不喜欢我?”

    自从她恢复了神志,这个问题就一直萦绕在她的脑海中,她能把桓国公武延秀迷住,让他为她神魂颠倒,可为何太子就可以面对她的美貌,丝毫没有反应。

    她一向自豪的认为,在男人面前,她的美貌就是战无不胜的利器,没人能够抗拒。

    墨儿加了把劲,终于把手抽了出来,棋盘成了摆设,两女开始淡淡交谈。

    “因为殿下在防备你啊!”

    “况且,殿下是个理智的男人,美色只是一道点缀,不能成为阻挡他大业的拦路石。”

    “而你,你表现的实在太过积极了。”

    这两天,通过这些看似没有用处的交谈,墨儿可是获取了不少信息。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墨儿认为,苦桃也是个可怜人,是能够争取的对象。

    她以己度人,认为像自己这样的武三思铁杆分子都能够被太子打动,苦桃这样的痴情女子,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思及此,她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说道:“说到这郎君,大抵分为两种,一种日日留恋风月场,甜蜜的话儿说不完,一口一个心啊,一口一个肝,可说到底,他哪一个也不爱,就是嘴上说的痛快。”

    “我相信这样的郎君,苦桃你以往也见过不少。”

    苦桃凝视着她,猛点点头。

    “这第二种,是冷井情深,所有的情意都收在心里,不是不欢喜,也不是不知道你的好,只是,出于各种原因,他无法像那些热情的郎君一样,将自己满腹的情爱都托付出去。”

    “现在这个世道,这样的郎君可当真少见,据我看来,太子殿下就是这样的人。”

    “喜怒不形于色,可事事心里都有分寸,我想,你的心意,殿下心里都明白。”

    “你的意思是说,让我再接再厉?”

    墨儿噗嗤一笑,心想,这武延秀脑子里都想的是什么?

    既然要找探子,怎么就找了这么一个不知轻重的人。苦桃的脑子里,各种想法时刻离不开汉子。

    不论你如何苦口婆心,她都能把这道理往男人的身上扯,不得不说,也真是一项本事了。

    “你笑什么,我说的不对吗?”

    “我可告诉你,我这脑子还没全恢复呢,时常不清楚,要是有什么话,不妨现在说了,过后,我还想不想的起来都另说着的。”

    她佯装嗔怒,还摆起了架子。

    殊不知,墨儿为了给武三思办事,在东宫也蛰伏多年,对这宅门里的弯弯绕绕,明白的不比苦桃少。

    苦桃自诩对男人见多识广,经验丰富。

    墨儿虽然几乎足不出户,可应酬接对的人,也都不是等闲之辈。

    再加上,当年武三思对她的悉心培养,综合起来,她的能力也不在苦桃之下。

    “我不是取笑你,只是觉得你单纯可爱。”

    一听这话,苦桃的脸色更难看,她惯在男人堆里打转,那些臭男人也经常夸她是个没脑子的花摆设,经了他们的熏陶,在苦桃看来,这可爱单纯可不是什么溢美之词。

    “你何必拐弯抹角,直接说我傻就好了,我早就知道,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好妹妹,你这就是冤枉我了,我只是提醒你,殿下对那些热情洋溢的勾引,不感兴趣。你费尽心机去讨好,反倒让殿下浑身不自在,更加不会近你的身。”

    “你此前的种种表现,我也看在眼里,那么急火火的模样,好像是有人逼着你去勾引殿下一样。”

    被说中心事,苦桃迅速变脸,忙对墨儿表决心:“你这是哪里话,我怎么会受人指使。”

    “你别激动,我不过是打个比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