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阴谋家的盛会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李俊向武延宗投去了同情的目光,后者当然没有注意到他的神情,武延宗现在所有的心神都挂在李裹儿身上,实不知,跟着她还要丢多大的脸面。

    座上的李显,显然和正常人的思维完全不同。

    他不但不教育裹儿,反而哈哈大笑,连连称赞宝贝女儿奇思妙想,都和他想到一块去了。

    李俊这才明白,李裹儿这副不着四六的样子,究竟是继承了谁的优良传统。

    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最大的罪魁就在李显这里呢。

    奸计得逞的甘元柬,功成身退,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看着殿上越来越热闹,内心欢喜。

    这个日子,绝对是他精心挑选的,至于目的,当然是有的……

    一直以来,甘元柬都是个存在感微弱的人。

    虽然位列三思五狗之一,好像在团伙中有极高的地位,然而,他的势力也不是很强,能抢到的差事也不多。

    不论是兄弟齐心的宋氏兄弟,还是能言善辩文思泉涌的姚绍之,在武三思那里的存在感都要比他高得多。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甘元柬不善言谈,属于踹一脚也踹不出一个屁的,这样的性格决定了,没什么重要事情的时候,武三思根本就想不起来还有他这么一号人。

    如今,既然他已经出手,这就表明,武三思是秘密指派他去做这件事的。

    而且,李俊婚期的确定,对武氏一族日后的战略布局有重大影响。

    现在,他顺利完成了任务,沐浴洗净之后,终于可以舒心的坐在桌案前,向武三思汇报情况了。

    在完成给武三思的书信之后,他继续展开纸卷,望着遥遥明月,他接着酝酿辞藻。

    寥寥数笔,他就把事情交代的清清楚楚,而后,他唤来小厮,吩咐道:“一封送往德静郡王府上,一封送往谯王处,切记,速度要快,一定要注意保密。”

    “是,属下遵命。”

    小吏揣好了两封信,快步退下。

    一场好戏又要开始了,甘元柬期待着,这场由他一手主导的大戏,能成为年末浓墨重彩的一笔。

    长安皇城沉浸在一片欢乐祥和的气氛中,宫门内外,从上到下人人都心潮起伏,等待着即将到来的一场场庆典。

    这座冷清了许久的宫殿,终于恢复了些许人气。

    然而,在洛阳城,阴谋不会因为喜事来临就停止它的脚步。

    从长安来的消息,源源不断的传到,每一个拥有个人信息渠道的官员,都在根据自己的情报,分析局势。

    奸计得逞的宋氏兄弟,现在几乎天天聚在一起,吃吃小酒,窥测风向,没有人会注意到,那些惊天巨锅,竟然是他们兄弟扣下去的。

    只是,今天,两兄弟坐在一起,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很多事情,正在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前进,好在,他们早就想好了多重对策,如果有个万一,他们笃定,自己一定能全身而退。

    “周云多少天没回来了?”

    “三天了。”

    “看这个情势,是回不来了。”

    “我想是的。”

    “就没有其他的消息吗?”

    那一日兄弟二人终于下定了决心,除掉沙坨忠义这个碍眼的老头,他们没有耽搁片刻。

    计划一定下,马上就派了人,前去暗杀沙坨。

    应该说,周云并不是宋氏兄弟统领之下的最强杀手,可现在也是没办法了。

    那最强的张和,实在不能让人信赖,宋之问坚决反对将这个重任交给他,于是,妥协之下,只能让周云去办。

    结果怎么样,一切都没有跳出宋之逊的想象。

    他不觉有些埋怨大兄,要不是他这么多疑,这事情怎么会办砸了的。

    自从将这件事交给周云,宋之逊就有一种预感,这件事是无法顺利完成的。

    一天过去,周云果然没有回府汇报。

    他的预想得到了验证,他火急火燎的去和宋之问商量。

    一开始,宋之问还死活硬撑着,绝对不承认自己计划失败。

    然而,时间一天天流逝,丝毫没有周云的下落,宋之问这才渐渐看清真相。

    这位所谓的第二高手,还当真是一位臭手,刚刚对他有所重用,他就失了手。

    更别提,各项情报表明,那沙坨老汉,这两日还活的好好的,虽然不常出门,可练功打坐是一个也没落下。

    身上更是一点伤都没有。

    虽然还没有发现周云的尸体,但是已经可以肯定,这人应该是翘了。

    好在,他们还有第二套方案,足以保证就算是周云死了,他也一样能发挥余热,不至于浪费一条人命。

    “大兄,你说,他们能找到那信物吗?”

    天气更寒冷了些,即便穿着厚重的棉衣和狐皮大氅,宋之逊还是不幸受风。

    鼻涕是不住的淌,嗓子也干涩的厉害。

    他吸溜吸溜鼻子,提出了质问。

    “怎么不会?”

    “那沙坨老汉又不是傻瓜,来了刺客,别管现在是死是活,终究是被他控制住了。他一定会搜他的身,我可是明确要求周云出入府苑要携带信物的。以他木讷的个性,必定会照办的。”

    宋之逊点点头,继续坦然吹捧他哥的神机妙算。

    原来,那所谓韦府的信物,竟然是出自宋之问之手。

    当然,那并不是他伪造的,而是货真价实的东西,只是被狡猾的宋之问搞到手里,再通过属下周云,嫁祸给韦氏一族的。

    至于,他是从何种渠道弄到这个玩意的,就连宋之逊都不晓得。但有了这一招栽赃嫁祸,他想韦氏一族也要倒大霉了。

    最近一直屏气噤声的韦氏一族,恐怕根本不曾发觉,来自宋氏兄弟的惊天巨锅,正在他们的脑袋上飘。

    他们丧失了反击的最好机会,只能仓皇应战,等到东窗事发之时,就可以看看,到底是谁家教谁家做人了。

    再看堂堂的太子李俊,不知能不能从这鹬蚌混战之中,渔翁得利……

    然而,就算是度过了这道难关,还有更多的危险在等待着年轻的太子,他能不能跨过重重障碍,取得最后的胜利呢,人人心里都没有把握,包括太子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