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怪,实在是怪!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她深吸一口气,用坚定的声音说道:“只要殿下能够托付,爱柔愿意相助。”

    “好!”李俊发自肺腑的笑了,他激动的看着爱柔:“只要你和我一条心,我定不会辜负你!”

    “爱柔别无所求,只愿殿下能记得今日的承诺。”

    她执起酒壶,难得的给二人满了一盏酒。

    李俊知道,她并不善饮,可她仍然这样做了,看来,这盏酒其中蕴含的意义相当深远了。

    “殿下,请!”

    二人酒盏相击,基本上算得上是滴酒不沾的爱柔,一仰头,就把酒液都灌进了喉咙。

    “咳咳……”

    爱柔剧烈的咳嗽,看来这人真是不能逞能啊,酒液还没有全吞下,就呛到了喉咙。

    她拼命忍耐,却还是咳了出来。

    轻轻的拍打,落在背上,李俊担忧的戏谑的看着她:“不能喝就不要喝,谁要看你冒充英雄好汉。”

    强力眼刀飞过,刀刀都是要人命来的。

    爱柔以手抚心,慢慢调整气息,可还没忘用冷峻的眼神瞪着李俊。

    太子殿下,请你有点自觉,我要不是想给你表个决心,何必如此。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根本不能喝酒。

    她想了许多牢骚,可面对现实的时候,还是只轻描淡写的说道:“殿下,这样可以表明我的诚意了吗?”

    “好了,不过是逗逗你,你还当真了。”

    “我问你,你今天说这番话,是深思熟虑的结果吗?”

    “当然,自从陛下赐婚,我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我身份敏感,且这次联姻,目的也很明确,一着不慎,连我自己都能给折进去。”

    “那你的父亲,宗楚客怎么办?”

    “你应该很清楚,他推荐你和我成婚,背后的目的,他对你的期待,可不是一点两点。”

    “你打算怎么向父亲交代?”

    “我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宗爱柔直起身子,板起了脸。

    “没想过?”

    “这不是现在该考虑的事。”

    “你我联合,总要有实际的效果,才会引起阿耶的注意,现阶段而言,我阿耶反倒希望我和你多走动。”

    “至少,他也要亲眼验证,我对太子你产生了影响,并且这种影响是他乐于见到的,他才会真的放心。”

    “只要不到这一天,他都不会相信我,这条路还很漫长,不必因为阿耶的窥视,太子就束缚住手脚。”

    “所以,你认为宗楚客会放任你和我亲近。”

    “当然了,我阿耶还盼着我把太子你勾上手,方便给你吹耳边风呢。”

    说到这里,她忽然顿住了,得意洋洋的神情也收住了几分,眼珠一转,李俊的脸上果然出现意味深长的微笑。

    “你别问了,我没有别的意思!”李俊刚要开口,爱柔就截住了他的话。

    不过,李俊就爱看她吃瘪的傻相,怎能就此收手。

    “那你呢,你愿意勾引我吗?”他嘴角噙着笑,歪着头看她,宗爱柔一直躲闪,可就是避不开他的眼光。

    “说啊,你要是承认,说不定我能考虑考虑。”他大方的敞开胸襟,就撑在爱柔的身前。

    爱柔自觉说错话,面对他这样的骚扰,更是不知如何是好。

    刚才的嚣张气焰也不见了,脸红的像煮熟的虾子。

    “谁,谁要勾引你!”她气的舌头都短了半截。

    “原来,你不想勾引我啊,那可真是太遗憾了,不仅伤了宗楚客的心,也深深的伤了我的心啊。”

    他低垂着脑袋,做痛心疾首状。

    两人有说有笑的,暧昧的气氛正急速升温。

    宗爱柔眼瞅着,就被李俊逼到了死角,他的脸离她也越来越近。

    就在这时,一个好事者敏锐的发现了这一幕。

    “俊哥,羊肉都放冷了,你怎么还不吃!”

    “你就是再看,爱柔也不能今天就归了你啊!”

    李裹儿把武延宗安排的妥妥当当,绕过桌台,就开始找李俊的麻烦。

    反正今日也是她做东,这里又是她的地盘,怎么想,都应该是她说了算。

    “公主殿下,不要取笑爱柔!”

    爱柔只觉得自己的脸是更红了,整个面皮似乎有火在烧。

    “我不是取笑你,我是取笑太子。”

    “怎么样,俊哥,美娇娘在侧,滋味不错吧。”裹儿叉着个腰,理所当然的将个人经验套用到李俊身上。

    反正吧,只要是呆在武延宗身边,她这心里就像是抹了蜜一般的甜。

    以往那些作弄人的把戏,也不愿意再搞了,只觉得索然无味。

    吃吃喝喝,玩玩乐乐的,也都变成了消遣,无法成为她生活的主调。

    她这心里火急火燎,就连正经的婚期都等不得,就想和武延宗赶紧结婚。

    可以说,大唐最逍遥的安乐公主殿下,平时都眼高于顶,凡人不理的,现在却摇身一变,成为了帝国之中,最为恨嫁的女人。

    宗爱柔瞪着一双水漾双眼,不停的用眼神暗示李裹儿。

    公主啊,公主,我已经够难堪的了,你就别再开玩笑了。

    你再这样,我恐怕就要钻到地洞里和老鼠做朋友了。

    李俊倒是一直面带笑容,丝毫也没有受到李裹儿讥讽的影响,显现出了他十分厚的脸皮。

    “裹儿,你特意将我们聚在一起,为的不就是这个,我这也是满足你的心愿啊!”

    “俊哥,你又开始口不对心了。”

    “与爱柔私下相处,早就是你的愿望,裹儿我不过是洞悉一切,早早的帮你安排好了而已。”

    “谁知你不但不感激,还倒打一耙。”

    “真是枉费了我一番好意。”

    她拿起手帕,掩住脸,哼哼唧唧,不时还偷看李俊的眼色。

    “好了,又在假哭。”

    “说正经的,裹儿,你近来和我走的这么近,皇后就没有意见?”

    李裹儿止住假哭,眨巴眨巴眼睛,李俊注意到,果然一滴眼泪都没有,这演技也太差了,实在不走心。

    “意见?”

    “母后只说让我少和你接触,别的倒是没说什么。”

    “既是如此,我看,以后你也少张罗这些活动,要是惹了皇后不高兴,总是不好的。”

    “这你不必担心,母后最疼爱我,不管我做什么,她都会同意,再说,就算我和你一起玩,我也从来没有做过对母后不利的事情,她不会阻拦我的。”

    “不过,”裹儿拧紧了眉,看向李俊:“俊哥提起这件事,是不是嫌弃我多事,不想理我了?”

    “你想哪去了。”李俊摆摆手,言辞否认。

    他算是看出来了,裹儿这个女人是跳跃性思维的典型,完全无法完成直线思考。

    “你是我的小妹,我怎么会不愿意和你玩,只是,我不想让你在皇后面前难做。”

    “毕竟,皇后一直都不是太满意我,你又是她的亲生女,隔阂总是有的。”

    “俊哥,你想太多了,母后近来对你的印象已经在逐渐转好了,我已经很长时间没听到母后的抱怨了。”

    “这是怎么回事?”

    要说安乐不惧怕她娘的唠叨,这李俊倒还能相信。

    可这不抱怨,可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