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摊牌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至于刚才的平娘,我已经认识她好长时间了,她是个寡妇,一直以来,生意都靠京城里的贵戚支持,不会有异心的。”

    原来如此。

    没想到,她在这方面还挺有脑子的,李俊不禁想到,以后,她要是能把这样的聪明才智,全用在正道上,他也算放心了。

    可她的亲娘是韦皇后,那个不靠谱的女人,现在看看已经没救了。

    长年累月受她的不良教育浸染的李裹儿,也不能让人放心啊。

    这算不算是亲妈祸害女儿的典范。

    “俊哥,爱柔很喜欢吃羊肉的。”李裹儿从容的岔开令她难受的话题,开始拉宗爱柔下水。

    “是吗?”李俊温柔的看着妻子,却还不知道她爱好这一口。

    宗爱柔点点头,一大块羊肉就掉进了她的碗里。

    她抬眼瞧瞧,正是李俊指挥小侍女给夹过来的。

    “这块肉是羊羔身上最嫩的。”

    就这样,一来二去的,宗爱柔就渐渐破功,装不了淡定刁蛮了。

    裹儿看着她们有来有往的,也有样学样。

    “延宗,给这个肉糜很好吃的,快尝尝。”

    武延宗消停了一会,就见眼前推过来一个小钵,钵中都是香滑的肉碎。

    “鱼肉的,香的很。”

    李裹儿殷勤推荐,武延宗也不好拒绝,只得动起了筷子。

    他衔了一筷肉糜,仔细咀嚼,随着肉的清香在口里弥漫,他也连连点头。

    “怎么样,不错吧!”

    她的小脑袋靠的太近,呼呼的热气吹拂在脸上,武延宗赶忙挪了挪身子。

    “多谢公主,只是,不必再添了,我吃不了这么多。”

    “诶,你客气什么,这才多少。”

    没等武延宗反对,她就提着筷子,这边那边的又夹了许多,有菜蔬也有各色肉食。

    李裹儿开始和武延宗持续较劲,李俊这边也轻松了不少,他终于可以把目光转移到宗爱柔这边了。

    这个小妮子,自从刚才戴上了双蝶戏珠的金钗,脑神经好像就搭上了似的。

    小羊肉吃的那叫一个欢,这一路上颠颠簸簸的,李俊从没见过她吃的这么香。

    还以为她也像现代少女一样,靠吃得少减肥,保持身材。

    今日一看,还真就像裹儿说的,她喜欢吃羊肉。

    好在她还是有别的爱好的,李俊不觉松了口气,只是,这样就更加说明了,她根本就对穿衣打扮不上心。

    自从裹儿送了她这柄金钗之后,李俊也开始注意宗爱柔身上的穿戴。

    还别说,她还真是不太讲究。

    头上的簪钗还是用的老几样,根本没有多少替换,身上的衣衫也是素色为主,很少绣金线。

    那个款式也远没有裹儿的奢华艳丽。

    李俊揣度,以宗楚客的收入,不可能不把女儿的置装费给足。

    再加上,她都已经是要当太子妃的人了。

    穿衣打扮上总该提升一下档次吧,看看她身上这件桃红色的裙子,都穿了多少天了。

    她难道就不知道换换?

    再说,裹儿不是带着她逛遍了洛阳市集了吗,听说次次都是满载而归,她也买了不少好东西。

    怎么一件也没见到!

    爱柔咬了一口饼子,正对上李俊揣测的眼神。

    她微微一笑:“殿下,昨天晚上,我见到黄鼠狼了!”

    “什么!”

    “在什么地方?”

    看他这吃惊的样子,爱柔就知道,他肯定早就把自己的话忘到天涯海角去了。

    “在驿站啊!”

    “你忘了,不是你告诉我,那驿站里有许多黄鼠狼吗?还说让我小心点的。”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李俊也想起来了,不过,这个时候,她提起这件事做什么?

    “殿下昨夜可真是很忙啊!”

    “你什么意思!”

    “别紧张啊,爱柔只是想告诉殿下一声,昨夜殿下房里的事情,除了爱柔,没有第二个人发现,殿下可以放心。”

    她意味深长的看着李俊,李俊眉头一皱,莫非……

    “你看到多少?”

    李俊紧张的神情,令爱柔顿感莫名其妙。

    “殿下,你不必担忧,我也没看到多少,更不会把这事说出去。”

    “只是,殿下就这样随便遣人出去,又旁若无人的回来,就不怕别人发现?”

    “发现又如何?”

    “难道,因为害怕被人发现,堂堂太子就只能龟缩不动了?”

    他的眼神忽然变得很柔和,天色渐暗,堂里点起了烛火,在烛光映照下,他的眼中仿佛有流光在闪动。

    “当然不能。”

    宗爱柔心弦颤动,心上泛起一波波涟漪。

    那悸动是什么?

    宗爱柔找不到答案,她隐隐有一种感觉,却不敢承认。

    眼睛凝望着她,周遭的一切仿佛都消失在了尘埃中,无法将他的注意力撼动分毫。

    “这世道已经不太平了,就算我想龟缩,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这一点,爱柔也很清楚,不是吗?”

    “怎么样,你,愿意助我一臂之力吗?”

    他一字一顿的,说完这些话,再也不发一言,他在等待,等待着一个答案。

    他已经经历了漫长的等待,试探,他相信,现在,是摊牌的时候了。

    也许,宗爱柔还没有考虑清楚,也许她还有顾虑,但,这件事终究是应该由李俊来掌握的。

    “殿下实在是抬举爱柔了。”她轻叹一声,与李俊对视着。

    “谈不上帮助与否,爱柔现在也只想保全自身而已,可现实摆在眼前,你我都是长辈们的工具。”

    “现在,除了联合,也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了。”

    “年纪轻轻,说话怎么这么丧气?”

    “还是你笃定,就算和我联合,也毫无胜算?”

    “殿下这就是欲加之罪了,爱柔何曾这么说过?”

    她还真是倔,从刚才到现在,李俊掐指算算,她就从来也没有正式回答过自己的问题。

    都是在反问,她就没有察觉到,这很不妥吗?

    我可是太子啊,太子,你这是在顶撞我,亏得李俊是个怜香惜玉的风流鬼,这才懒得跟她计较。

    他暗自思忖,这要是换成一个正经的大唐太子,说不准,早就和她翻脸了。

    “你不要当我是傻瓜,你虽然没明说,可我知道,你就是这个意思。明哲保身吗,我都明白。”

    “你一直含糊其辞,为的不就是能够前有进路,后有退路吗?”

    爱柔被他说得,小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她忽然意识到,今天若是不给他一个明确的表态,是无法过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