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拐骗太子妃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李俊自诩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却还是棋输一着。

    在如何运用多种手段,达成目的这个问题上,绝对是裹儿的经验更胜一筹。

    李俊眼见着她拉了武延宗兴冲冲的向马车走过去,以为总算是熬过了第一关。

    李裹儿成功把李俊拉上了贼船,心情大好。

    丢开随从侍女,蹦蹦跳跳的就往前走,纤纤玉足,已经踏上了车前的踏板,却又停住了。

    她扶着车门,对李俊大叫道:“俊哥,记得先去爱柔家接她!”

    我去!

    她居然还没忘!

    李俊顿感亚历山大,一时没答话。

    李裹儿马上就发现了他的动摇,急急走向他,李俊急忙想对策,却发现她只是朝着自己的方向走过来,却不是来找他的。

    而是绕过了他,走到了车夫面前。

    “先去宗楚客府上!”

    她语气坚定,不容置疑。

    嘿!

    这个东宫到底是她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

    李俊心中不满,可一想到宗爱柔那张清清冷冷的小脸,就又咽下了这口气。

    哎,去见见好像也没什么不可以。

    他很明白,长安皇城上面飘荡的乌云一点也不比洛阳少,趁着难得的清闲时刻,享受一下也不为过。

    两架排场巨大的马车堪堪停在宗楚客门前,不用别人通名报姓,就连门外执役的小厮都马上认出了这马车的主人。

    “太子殿下和安乐主来了!”眼尖又腿快的小厮,已经跑去报信了。

    安乐跳下马车,大摇大摆的率先走进了宗府。

    在此之前,她就已经和李俊商议好了。

    由她独自入府找人,李俊就留在车里等着。

    这真是一个再正确不过的选择,李俊举双手双脚赞成。

    让他进府,就只是那宗楚客就能把他烦死。

    必定会拉着他的手,不停拍马屁。

    这一路上看他的老脸都快看吐了,他可不想再自寻烦恼了。

    再者,邀请宗爱柔,总是裹儿这个娘子更方便些。

    要是换做别人,拜访堂堂三品大员,兵部尚书之宅,别说是要等着通报了,就是在门口等一天都不一定见得到。

    可安乐公主是谁?

    她是无法无天的逍遥浪荡儿,她就从没把朝廷里的皇亲贵戚放在眼里过。

    所作所为,全看自己心情,别人的想法,完全不需要顾忌。

    这宗家的大门,她想进就进,还能有人敢拦着吗?

    当然没有。

    她已经亲自验证了这个事实,不但是没有,宗楚客一听说安乐公主来了,简直是火速抵达,笑脸也陪上了。

    即便他明明知道,公主此行根本就不是为了见他,而是为了来找他女儿。

    至于武延宗,这下倒是轻松很多。

    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李裹儿空空荡荡的大脑里,居然闪现了几缕智慧的光芒。

    她居然让武延宗留在马车里等着,这对于武延宗来说绝对是一种解脱。

    然而,李裹儿将武延宗留在马车上的原因却和李俊的决然不同。

    她这样做,全是因为她的一点小女儿心思。

    她不想让武延宗这棵木头疙瘩在宗家内宅见到宗爱柔,就好像是好男人总要给自己留着一样。

    她对武延宗也存着这样的心思。

    一会游玩的时候,有太子看着,爱柔和武延宗肯定不会有过多的交流,这她倒是可以放心了。

    可她不知道的是,严格说来,武延宗和宗爱柔也是连着亲的,是表兄妹的关系。

    人家两人以前早就见过多次,那还是武延宗没有跟着父亲上山修道时候的事了。

    虽然已经时隔多年,但武延宗对这个表妹的印象一直很好。

    “宗尚书,爱柔呢?”

    “本公主要去东市游玩,需得她陪同。”

    李俊虽然没进门,可宗楚客眼明心亮,早就发现东宫的马车也跟着一起来了。

    这就不用说了,一定是太子打算邀请爱柔,自己却不好意思进来,便假借公主的名义出来邀请。

    那还有什么不愿意的,他只略微表示了同意,李裹儿就把他老人家扔到了一边。

    宗楚客脸皮巨厚无比,也早就熟悉了安乐的套路。

    此前她已经数次造访宗府,邀请爱柔陪同游乐,每到这个时候,她就从没把他这个老父亲放在眼里过。

    都是自己大步流星的去找人,经过观察,爱柔好像也没怎么在意,既是如此,宗楚客就更不会干涉了。

    他巴不得爱柔早点开窍,和贵戚们打好交道。

    由婢女带路,穿过几道曲折的游廊,又钻过一道假山,宗爱柔的厢房就在这一处并不引人注意的僻静之处。

    越往深处走,裹儿就越发焦急。

    宗家在洛阳的家宅,她早就非常熟悉,每次造访总是轻车熟路就能找到宗爱柔的房间。

    可这长安的宅院她还真就不熟悉,只能捏着脚步,任由婢女带路。

    她控制欲极强,根本不愿意接受任何等待和不确定的因素干扰她的计划。

    等见到爱柔的人,她都差点急火攻心了。

    绘了祥云纹的门板,个个紧闭,只有边缘处的一张小窗子,微微开了一条缝。

    应该是为了通风吧。

    掐指一算,宗氏一族离开长安去洛阳居住也有大半年了。

    这间房应该长久处于空置状态,里面的味道确实是够呛。

    小婢女先一步前去禀报,这腿还没迈出去,就被安乐拦了下来。

    “不必通报,我自己进去。”她还故意压低了声线,不让爱柔发现。

    却见她蹑手蹑脚的,一步一步往前蹭,不知道的,还以为堂堂公主竟要做贼了。

    吱呀一声,门扉轻轻开启。

    她探出玲珑的小脑袋,进了门。

    白眼一翻,舌头抻出老长,脖子歪到一边。

    “爱……柔……”

    一张货真价实的鬼脸。

    宗爱柔正在伏案抄写经文,听到这稀稀拉拉的声音,吓得手上一抖。

    墨点子瞬间都掉落下来,在素白的绢纸上,晕开一片。

    “公主殿下!”

    “爱柔不知公主殿下驾临,有失远迎,还请殿下原谅。”

    她虽初时惊慌,可很快就恢复了镇定。

    见她一张小脸吓得都没了颜色,裹儿得意非常:“爱柔啊,不必如此见外。”

    她亲昵的拉住爱柔的手,两人来到桌前坐下。

    “我今天来也不为别的,就想让你陪我出门逛逛。”

    “在城里逛?”

    李裹儿之精力旺盛一直是宗爱柔的未解难题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