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我和姓姚的不熟!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骆绎是个做事有分寸,讲步骤的人,事情太多,一下子都汇报完毕,他担心太子一时接受不了,脑子都乱了。

    又稍侯了片刻,他才将武三思一党内部的情况告知李俊。

    “姚绍之?”

    李俊单调的重复着这个陌生的名字,从他的语气之中,就能感到,他对此人没有一点印象。

    这人是谁来着?

    李俊开启前世回忆,他已经好久没有从数据库中搜寻消息了。

    没有!

    一点都没有!

    他知道,这人也是三思五狗的一员,正是武三思的忠实走狗一个。

    可他究竟都做了什么恶事,什么性格?什么来路?

    完全没有线索。

    他又转向姚逵,对了,这人也是姓姚。

    “姚逵,这人是你们家的吗?”

    姚逵紧张的摆手:“太子殿下开玩笑,他不是我们家的!”

    “我和他根本没有交情!”

    “姚将军,你糊涂了,你们都是武康人,绝对是同宗啊!”骆绎及时插嘴,让刚刚卸下了疑惑的李俊立刻又把眼光投向姚逵。

    “说说吧。”

    “这人什么来路,品性如何?”

    “额,这个,那个……”

    姚逵咧着嘴,不知该说什么好。

    “这个什么啊!”

    “殿下,这人我真没什么印象,要不,我写封信,问问我阿耶?”

    “那还不快去!”

    现在就去啊!

    姚逵叹了口气,不情不愿的向着书案走过去,阿城也立刻就位,给他研墨。

    于是,李俊和骆绎的谈话,他还能全程旁听。

    只是,这信要怎么写呢?

    姚逵的面前闪过了姚老爷子那张严肃的长脸,以他一贯对姚逵的打压态度。

    如果以他自己的名义去问,老爷子一定会责怪他多管闲事,没有正经,看来,只能祭出李俊的大旗了。

    那边厢,姚逵奋笔疾书,东拉西扯的,也不知道要把话题引向何方。

    这边厢,骆绎已经开始诉说宋之问的动向了。

    “这么看来,你们四个都暴露了。”李俊陈肃说道。

    “是的,根据宋之逊府上参军张和的情报来看,是这样没错。”

    “这个张和靠得住吗?”

    他没有对四人身份暴露的事情做任何评价,反而关心起张和的问题。

    “现在看来,应该是可靠的。”

    “此人在宋府已经不被重视,宋氏兄弟对他起了疑心,以后会逐渐边缘化的。”

    “说不准,哪天被宋之逊逮到把柄,或是有一个不顺心,弄死都是一抬手的事。”

    “所以,我们判断,现阶段来看,他一定会抱紧殿下的大腿的。”

    闻听此言,李俊不悦的拧了眉。

    抱大腿?

    这个词汇,听起来怎么这么别扭。

    好像他李俊是什么大鸡腿一样。

    骆绎也察觉到自己的失言,连忙转换了话题。

    “吾等跟随太子殿下,早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根本不怕被他们发现,也不怕献出生命。”

    “还望殿下相信我们的决心。”

    “这你不必担忧,”李俊拢了拢衣衫,说了一句真心话:“这场争斗,赌上的不止是你们的性命,还有我的。”

    “殿下!”骆绎情绪激动,李俊则神色淡然。

    “还有什么消息,一并说了。”

    “沙坨将军那边,我们已经派了人保护,按照张和的说法,宋氏兄弟早早就在灵武军里安排了奸细。”

    “就是这奸细导致了沙坨将军惨败,他们是一对兄弟,本姓路。”

    “根据张和猜测,他们在战场上一定用的是化名,我们正在找机会让沙坨将军辨认这两个人,一有消息,会第一时间告知殿下。”

    “你们做的很好。”

    沙坨忠义那边,李俊一开始还真是没有想到,对了,这人身上还背负着沉重的败绩,等到李显回銮,是一定会处理此事的。

    就算李显那个糊涂脑筋想不起来,也一定会有多嘴的官员让他想起来的。

    本来,他能拖住这条命,也是李俊的刻意运作。

    可这样的日子必定不能长久,是该早早把沙坨保护起来。

    “沙坨那边的情况如何?”

    “沙坨将军一切都好,听大眼说,大有看破红尘,悠然自在的架势。”

    他倒是想得开。

    “可以让张和给那两个奸细画个像,交给沙坨,让他辨认一下,是不是他队伍里的人。”

    骆绎接下了任务,然而,李俊却对这个办法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古代的画像水平,他早就见识过了,画来画去都是一个样,根本不能区分。

    要是想有效辨认,还得用眼睛。

    可如何才能让沙坨和路姓兄弟碰面呢?

    路姓兄弟来到洛阳,又得知沙坨还活着,肯定不会轻易出门了,而沙坨又不可能上门去认人,这还真是件困难的事。

    也许,辨认这件事,还得等到李俊等人回去才能进行。

    宋之问、姚绍之,这些小鱼小虾都已经露出头了,那他们背后的大首领武三思呢?

    李俊相信,他不可能没有动作。

    还真有人!

    自从发现了异样的亮光,宗爱柔就化身一只鹰隼,两只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窗外。

    一抹月白的身影从李俊房里窜出来,脚步轻轻,几乎都没有接触到地面,就进入了旁边的厢房。

    那通身洁白的装扮,几乎与雪色融为一体。

    要不是宗爱柔眼巴巴的盯着,说不定都看不出来。

    她认识那人,那是李俊很喜爱的一个属下。

    具体叫什么,是什么职位,她说不上来。

    但那人的脸她绝不会忘记,虽然他从屋里出来就一直刻意低着头,掩饰着行迹。

    但爱柔依然认出了他。

    原来是他回来了,怪不得这么晚了也要见面。

    前几日,爱柔就发现,在李俊的主要跟班里,已经没有了这人的影子。

    她动动脑筋就知道,这人一定是去执行秘密任务了。

    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了。

    哼!

    她气呼呼的关上窗户,太子殿下,明天看你怎么说。

    时间一丝一丝流逝,缓慢而轻柔,几乎让人感觉不到它就在你身边。

    黑夜即将过去,恶事将要失去它的遮掩。

    那些心怀鬼胎的人,也要坐不住了。

    在韦皇后的坚持下,李显终于还是返回了自己的厢房睡觉。

    这可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