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抓他一个大把柄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夜已经深了,李显还没有离开的意思。

    这让韦皇后十分为难。

    怎么着,这是要和我一起睡的意思?

    他不走,她晚上可怎么出去。

    韦氏陷入了沉思。

    夜幕低垂,万籁俱寂,刚刚还飘荡着欢声笑语的官驿,仿佛是顷刻之间就陷于沉寂。

    那寂寥之感,狂风也吹不散,瑞雪也压不住。

    在漆黑的夜空中,一抹乌云渐渐笼罩上来。

    片片雪花飞舞,零零星星,层层叠叠,很快,屋脊之上就染上了银白。

    下雪了!

    宗爱柔本已经入睡,暖烘烘的厢房,让她睡意十足,甚至还吹起了轻轻的鼾声。

    吱呀……

    稀稀拉拉的一声响,竟让熟睡的她,瞬间就清醒了。

    屋内烛火摇曳,温馨怡然,宗爱柔瞪着大眼睛,竟是睡意全无。

    奇怪了?

    她怎么会醒的?

    爱柔撩开床帐,房间里飘荡着淡淡的蜜梨香气,她深深的嗅了几下,让鼻端在浓郁的香气之中享受一刻。

    细微的动静也惊醒了一旁伺候的翠香,她脚步轻轻走到床边。

    爱柔抬眼:“什么时辰了?”

    “寅时还没过,娘子,再睡会吧。”

    “睡不着,刚才有怪声,你听到了吗?”

    翠香努力回想,她刚才睡的太香,根本没有听到任何声响。

    遗憾的摇摇头,不一会,她又兴奋的说道:“娘子,下雪了!”

    “是吗?”

    “我去看看!”

    下雪了,这还真是一件喜事。

    自从洛阳出来,一路颠簸,她这身上也开始不爽利。

    时不时咳嗽,就连嗓子也一阵阵的黏黏糊糊,干涩的很。

    这一切都是火气重的表现,爱柔早就盼着能下一场雪,缓解她的症状。

    这不,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还真的下雪了。

    她兴奋的打开窗子,探出小脑袋,仰望着天空。

    四散纷飞的雪花,打着旋的落下来,有几颗还掉在爱柔的发丝上,将她的容颜衬托的更加美好。

    她干脆就这样开着窗子,观赏雪景,也算是驱散她一身的燥热。

    翠香不住的劝,她却一句也听不进去,最后,只能给她拿来一件大氅披着,陪着她一起观雪。

    爱柔看着纷飞的雪花,逐渐在土地上集结,铺满了一层,让这寂寥的院子染上了一抹光彩。

    黄鼠狼,这院子里到处都是黄鼠狼!

    李俊的话突然在她的耳边徘徊。

    呜呜呜……

    呼呼呼……

    她竖起了耳朵,怪异的声音就在耳边。

    坏了!

    难道真有黄鼠狼?

    她抻着脑袋使劲张望,心有忐忑。

    诶?

    一抹亮光吸引了她的注意。

    那微弱的光芒是从前院太子房间里映出来的。

    她手撑着脸,不断端详着这烛光。

    很明亮,不像是留夜的烛火。

    难道,太子还没睡?

    都这个时辰了,他在干什么?

    或者说,他也是被大雪惊醒的?

    可惜她这边距离前院有点远,就算她抻长了脖子,瞪大了眼睛也依然看不清屋里的动静。

    这真是急煞人也!

    “娘子,夜风寒凉,娘子还是进来暖暖身子吧!”

    “不必,你去把手炉拿来,还有炭火盆也搬过来,我要在这看雪景。”

    翠香摇摇头,雪景?

    娘子,那雪景在天上,可你怎么一直在往前瞅?

    翠香无奈,只能按照爱柔的吩咐,将取暖的东西都拿到她身边,爱柔擎着手炉,窝在大氅之中,窗户也关上了一半,只留着个小小缝隙,监视着李俊屋里的动静。

    其实,她离得这么远,看也看不出什么,太子在屋里做些什么也不可能知道。

    宗爱柔也没有千里眼,也不知坐在这里究竟要干什么。

    可她就是不愿意放弃,温柔的她,这次却执拗了起来。她总是觉得,就这样守着,一定能看到些新鲜的事情。

    她期待着,说不定能找到李俊的大把柄……

    亮堂堂的室内,弥漫着一股寒气,那正是由远道而来的骆绎携带而来的。

    自从在洛阳汇总了消息,骆绎就马不停蹄的往长安方向赶。

    他听说,帝后一行人已经离开石壕驿,前往长安,更是心焦,对于他来说,能在路上就追上队伍是最好的。

    长安皇城守卫森严,他再想传递消息就不那么容易了。

    他刚刚来到官驿附近,就发现天空飘起了雪花,心中暗喜,有了这场雪,估计车队的行程还要耽误一刻。

    这样,他就有足够的时间,面见李俊,同时混到队伍中,不被发现。

    睡的呼噜噜的姚逵,也被李俊叫了起来,二人一同面见骆绎。

    骆绎将卢静章的亲笔信交给李俊,并且把卢静章口述的,关于卢向之旧事的片段详详细细的给他说了一遍。

    李俊两指拈着这封信,啧啧称奇。

    没想到啊,没想到。

    这韦皇后还真是会选人,卢向之果然是个风月好手。

    派出他这样的风流老手,紧紧缠住宗爱柔,玷污太子妃的名声,让她声名扫地,顺便再恶心李俊。

    给他的赫赫战功之上,罩上一团绿云。

    这应该就是韦皇后的全部计划。

    果然是好手段!

    不必直接与李俊对峙,却伤害他身边的太子妃。

    让李俊无法直接与皇后为敌,同时还能让他与武氏宗族决裂,这真是一石二鸟的妙计。

    听了这个消息,李俊的担心更甚。

    宗爱柔那个小娘子,涉世未深,又心气极高,面对这样的浪荡公子,不知道能不能扛得住?

    要是,要是有个万一……

    他根本没有察觉,自己的拳头已经攥紧,骆绎看他如此紧张,也不知是因为什么。

    心情也跟着李俊一起悬了起来。

    李俊将信推给了姚逵,姚逵双手接过,迅速阅读。

    “这回你知道韦皇后为什么要找他来了吧!”

    “原来他没升官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也太下作了!”

    “真是难以置信,真给他范阳卢氏丢脸!”

    岂止是丢脸啊!简直是奇耻大辱好不好!

    要是这样的绯闻传出去,他卢氏一族的女眷都危险了,就是跳楼大甩卖都不好嫁人了。

    真正好门第的女子,也不会与他家的郎君结亲,他卢氏一族就要从传统大户之中降级了。

    这对于卢氏一族简直是毁灭性打击。

    姚逵瞥了瞥李俊握紧的拳头,大约猜到了他生气的原因。

    韦皇后弄了这么个东西到圣驾前,她的目的不是昭然若揭吗!

    “殿下,现在我们知道了卢氏的底细,您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老妖婆找了这么一个风流鬼,无外乎是几个目的,却并不是针对我们郎君的。”

    “只能好好看紧队伍里的娘子,千万不能让卢氏得逞!”

    “不过嘛,”他搓搓下巴,竟然有些兴奋:“这么一个细皮嫩肉的郎君,还不知道是为谁准备的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