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太平的心计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人,是不是你杀的?”

    这么直接啊!

    李俊一愣,清朗月光下,太平的眼神亮晶晶的,就好像拜月的黄鼠狼。

    这样就不好了嘛,拖就拖不下去了。

    “说啊,俊儿,你可是大唐太子,难道还敢做不敢当吗?”

    太平又向他逼近了一步,李俊只得承认:“姑母,这事情与你无关,俊儿不会给你找不痛快的。”

    “哦,那你是为了给别人找不痛快的。”

    “是谁?”

    “皇后?还是其他人?”

    “姑母,详情不能和您细说,您尽管放心,俊儿做事有分寸。”

    “你既然坚持不说实话,姑母也管不了了。只是,你记住,这种血腥的事件,姑母不想再看到。”

    “是,俊儿谨记。”

    “还有,你一定要提防着皇后,到了长安,她绝对不会消停,你也要做好应对。”

    李俊连连答应,态度恭敬又不失体面,看他游刃有余的样子,太平还算满意。

    “这个还你。”

    她将那几根玉穗子塞给李俊,这些原本都是她中午特意要过去的,现在又来归还,真不知道她的葫芦里卖的都是什么药。

    实际上,李俊并不害怕这个东西落在别人手里,他也没有想到,公主竟然会把它们归还。

    “姑母,你给我这个做什么?”

    “你还装傻,这不就是你玉佩上的穗子吗?”

    “难道还会是别人的?”

    “姑母说笑了,就因为这穗子是明黄的,就一定是俊儿的?”

    说到底,李俊还是个好人,他只能混淆视听,却不忍将黑锅扣到其他的皇亲身上。

    “你蒙的了别人,蒙不了姑母,要是皇后或者裹儿做的,以她们嚣张的个性,肯定不会让这两具尸体无声无息的躺在路边。”

    “这两个小厮若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她们,早就被剥皮充草,暴尸示众了。”

    太平活灵活现的形容,让李俊的笑再也憋不住了。

    还别说,以她们的性格,确实应该如此。

    “你笑什么?姑母说的不对?”

    “对,都对,姑母教育的是。”他笑意不减,让太平更加确定了心中的想法。

    这件破事,就是这个小子做的。

    “只是,姑母不明白,你为什么把这个东西留在尸体上?”

    李俊不肯要,这玉穗子现在还在太平的手里拿着。

    “姑母,想必这人这样做一定是有原因的。”

    太平了然的点点头:“也就是说,这个玉穗子果然不是你不小心掉在那里的。”

    “难道,是为了给某人警示?”

    这位姑母还真是好生聪明,智商应该远在韦氏之上。

    李俊还能说什么,只能呵呵呵了。

    “怎么样,目的达到了吗?”

    太平是个绝顶聪明的人,看他这副欲言又止,不愿意明说的样子,心里也确定了七八分。

    两人就在这样不挑明的前提下,进行着智慧的对话。

    “我想,应该还可以吧。”

    “俊儿,不管你相不相信,姑母都要告诉你,姑母会跟你站在一起,共同对付韦氏那个妖妇,不会让她得逞的。”

    “姑母,这件事还是先不要攀扯别人。”

    李俊嘴上这么说着,可脸上却并不是警告的表情,太平也知道他的意思。

    遂揶揄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谨小慎微了。”

    “韦氏一族与我李唐是水火不容的态势,这朝野之中,人尽皆知,你又何必遮遮掩掩。”

    “今日之事,我虽拿不准你究竟是什么意思,可我希望你心里有个数,要铲除韦氏,一定要快。”

    “只要你下定了决心,姑母一定会助你一臂之力。”

    额,还是算了吧,你这个女人可比韦皇后要更危险,今天借了你的力,明天你一高兴,就把我搞下去了可怎么办。

    我可没这么傻,姑母啊,要是想保持和睦的关系,还是像现在这样,不远不近才好。

    “姑母的教育,俊儿记得了。”

    “你记着就好,看到你这么有手段,姑母也就放心了。”

    太平用老怀安慰的眼神凝望着李俊,最终还是将那没用的玉穗子交到了他的手上。

    “你这些天可是让姑母操碎了心。”太平以手抚心,做出忧心的姿态。

    操心?

    像我这么活泼可爱又人畜无害的大善人,她有什么可操心的。

    李俊望着太平,啧啧称奇。

    “姑母为何操心?”

    “俊儿最近行事规规矩矩,完全不需要操心啊!”

    “你想到哪里去了!”太平讪笑道:“上次在石壕驿,我看你一口一个母后叫得欢,还以为你被韦氏那妖妇迷了眼睛,以为她是什么好人。”

    “现在看你也开始对付韦氏,姑母就放心了!”

    “姑母!”

    “姑母言重了,韦氏终究是皇后,又是父皇心爱之人,俊儿怎么会想要对付她。”

    “再者,自我从陇右归来,她对我也还算友好,如若她以后能够有所收敛,俊儿自然不会提防她。”

    “她会没有动作?笑话!”

    “俊儿,你还太年轻,对这个妖妇的本来面目没有多少了解,你且看着吧,等到你羽翼渐丰的时候,就能见识她的狠毒了。”

    “她现在对你还和善,一则是因为你对她还没有多少威胁,二则是,你在陇右打了大胜仗,她不想在这个时候跟你作对,给自己找麻烦而已。”

    晚风渐凉,两人之间冒着阵阵白气,李俊揣着手,对面前这位女士的旺盛精力佩服连连。

    这么冷的天,她居然还能这么滔滔不绝。

    一点也没有速速解决问题,赶快回屋取暖的意思。

    他又不能提醒,只能默默忍受。

    下腹一阵阵的隐痛,大有闹肚子的趋势。

    太平刚才还说的很热闹,她是一个极度需要新鲜感的人,从洛阳带出来的这几个小道士,陪在她身边不过半月,她就已经厌倦了,没了兴趣。

    她意兴阑珊,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能提起她的好奇心。

    结果就出了这件神奇的事情。

    自从她找到了这几根玉穗子,她就喜不自禁,等着看好戏。

    她叉着腰细数韦皇后的罪恶行径一桩桩,声情并茂,手舞足蹈,等到缓过神来,再看李俊,面容都有点扭曲了。

    还以为是他不愿意听她说话了,心中有些不爽快:“俊儿,你怎么了?”

    “姑母,俊儿肚子疼。”

    这时,他已经痛苦的捂住了肚皮,要是太平再不放他走,下一步,他就该拉裤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