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公主各出奇招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扑簌簌的衣裙拖动的声音传到了李俊的耳朵里。

    吃饱喝足的李裹儿跳着来到了亲妈身前,一手就扯住韦氏的臂弯。

    “母后,母后不吃,裹儿也不吃!”

    “你都吃饱了,还吃什么!”

    韦氏语气冷淡,不想就这样败下阵来。回答裹儿的时候,眼神并没有离开李俊。

    就连李显都有些察觉出她神情上的异样。

    “皇后,你看着俊儿做什么?”

    “他!他……”

    韦氏冷硬的表情几乎转化为悲愤,她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在这个小娃娃手里吃这种窝囊亏。

    她情绪几近失控,几乎就要叫出声音,却在这时……

    “皇后若是身子不适,休息一下也好!”

    一直坐在对面,被小道士簇拥的太平公主,终于从一言不发之中觉醒。

    一锤定音!

    “皇后!”

    “皇后……”

    韦氏这人最不禁激将法的撺掇,而太平最了解她这个弱点。

    此言一出,韦皇后立刻头也不回的走了。

    留给李显一个愤怒的背影。

    “太平,你怎么可以这样说!”

    李显略带薄怒,太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皱。

    她根本不怕他哥,更不怕韦氏,李显嘛,这么多年了,他何曾真的教训过她。

    就算有个一时愤怒,也绝对维持不了一个时辰。

    李俊绝不轻易发表意见,在这个鸿门宴上,他与大多数的陪吃官员的心情都是一样的。

    这个时候,还是低头别掺和比较好。

    他虽然不发表意见,可他的眼珠子也一刻没停,观察着众人的反应,脑袋瓜也没有停止运转,分析着这些表情反应,背后隐藏的秘密。

    至于今日的战场,总是不缺乏战士的,他就主动默默无闻了。

    “显哥,我说错了吗?”

    “皇后本就身体不适,我劝她去休息也是为了她好啊!”

    “勉强让她留在这里,万一更难受了,可如何是好。”

    她笑嘻嘻的看着李显,嘴角很自然的露出一对小梨涡,娇俏又可爱,李显的表情有了明显的软化。

    完了,完了,李俊一看他这副表情,就知道,他又心软了。

    也是,面对这么时而骄横,时而天真的妹妹,做哥哥的,能怎么样呢?

    当然是让着她了。

    自从韦氏走后,这间房里的气氛才算恢复了正常。

    菜是菜而不是枯草,米饭也香喷喷了。

    宴席上,不时还有欢笑声传出来,这让据此只有几墙之隔的韦皇后气的上蹿下跳。

    而对于李俊来说,这场宴席也才算正式开始。

    他终于可以将精力从和韦氏对着干这件事上转移出来,看看自己俊俏的老婆。

    作为准太子妃,宗爱柔自然也在邀请之列。

    本来,自从行程开始,有大半时间,宗爱柔都是在自己的房里用餐的。

    可如今,经过这个驿站,再往前走,就可以到达长安城了。

    该是做一个总结性聚餐的好时候了。

    爱热闹的李显更不会放过她,他知道,这个儿媳性子冷淡,不喜欢凑热闹。

    可她毕竟是要当太子妃的人,以后应酬接对的事情多了去,要是不趁着现在,抓紧机会锻炼,以后若是丢丑可怎么好。

    然而,这当然是李显的一厢情愿,他想的未免也太复杂了些,像宗爱柔这种早熟少女,早就练就了一身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领。

    别看现在不言不语,等到真要迎接个外宾什么的,保证比谁都想的周到。

    不过,到底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两人也没正式成婚,关系不能太热络,李俊心里明白这一点。

    只能不时交谈一两句,在宗爱柔略微弯起的嘴角之中,体味她的喜怒。

    “殿下,够了!”爱柔柔声提醒,李俊这才发现,她面前的浅碟里早就已经满满当当了。

    而他的筷子上还衔着一个虾仁。

    额,好像是有点多了。

    他尴尬的将筷子转向,虾仁扔在自己的碗里。

    李显坐在上位,欣然看着这一幕。

    这孩子,疼媳妇,像我!

    “俊儿,我看爱柔也不像是能吃的人,你还是要量力而行啊!”

    嘴角衔着个酒盏,太平咯吱咯吱的笑着,身子摇晃,仿佛是染上了醉意。

    这把李俊尴尬的,再看宗爱柔,耷拉着小脑袋,都不敢看他了。

    啧啧,这位姑母娘娘,还真是,嘴巴不饶人啊!

    他这刚刚高兴两分,她就这样调侃宗爱柔,这以后,若是在她眼前有个过分亲近,她还不知道该如何调笑他。

    他自己倒是无所谓,反正脸皮厚,不过,宗爱柔肯定不是这么想的,好在,在座的各位,并没有起哄,这件事就算是消停下去了,当然,除了一个人以外。

    听了姑母的话,刚才还算安分的李裹儿,瞬间就打起了精神。

    对呀,人家夫妻恩恩爱爱,这种事情,她怎么能落在后面,在她身边一直规规矩矩的武延宗,根本没有意识到,他身边的公主殿下心意已经产生了巨变。

    很快,他就发现面前的银盘里,哗啦哗啦的,盛入了许多菜肉。

    “吃,快吃!”

    真是,就你会夹菜吗?

    这可是我选中的驸马,也喜爱着呢,你们看,我夹的他就不敢不吃。

    武延宗看着他把银盘越填越满,也不好说不行,也不想说好,再看周围的一干贵戚,早就笑成了一团。

    “公主殿下!”

    武延宗被大家笑得,颇觉不好意思。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提醒了一句,谁知人家公主殿下根本不领情。

    直到把盘子里的菜肴堆成了小山,她才满意的作罢。

    末了,还骄傲的看着李俊:怎么样,你会的,我也会。

    武延宗面对着一盘满满的菜肉,实在是哭笑不得。

    他一向沉稳平静的脸上,如今也绷不住了,现出了为难的神色。

    难道,他以后就要和这样不讲道理的女人在一起生活吗?

    这实在是太荒唐了!

    他第一次真切的感到,李俊是拖着他登上了一条贼船。

    “你怎么不吃啊!”

    正在他凝神静思的时候,一张粉嫩的小脸径直摆在他的眼前。

    李裹儿闪着骨碌碌的大眼睛,对他盛情邀请,武延宗深深的叹了口气,体态略微抗拒。

    没有得到满意的回答,李裹儿再接再厉,继续眨眼,延宗终于受不了她的连番攻击,拿起了筷子,乖乖吃菜。

    “诶,这就对了嘛。”

    多亏安乐的插科打诨,一场尴尬的宴席终于在比较和气的氛围中结束,众人走出正堂,各回各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