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从看尸体到看花灯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车厢外,几大重要人物齐齐聚全,作为此事的始作俑者,幕后总导演,太子李俊也堪堪从马车上走下来,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

    这时,掌事太监孙福禄从车队最前方奔向帝后的马车,不一刻,车帘便打了起来,他向车内的帝后禀报道:“启禀陛下,车队恐怕要改道了。”

    “改道,出什么事了?”

    “前方道路中间出现两具死尸,死状可怖,恐怕脏污了这片地方,为保万全,或许会改道。”

    死尸?

    李显的怒气腾的就升上来了。

    这都是什么事啊!

    难道朕要改天行路?

    趁着还没走多远,现在要不要返回石壕驿?

    他开始后悔,出门的时候就应该算上一卦,看看今天是不是不利出行。

    “哪里有死尸,朕去看看!”

    他胖胖的身子也勉强撑起来了,他是真的想去查看。

    “陛下万万不可啊,太晦气了,恐伤圣体啊!”孙福禄尽职尽责的挡在车前,说什么也不让李显去查看。

    这当真不是因为他知道这其中有什么阴谋诡计,实在是他们死状可怖,他怕惊扰了陛下。

    陛下自己虽然没什么感觉,可他毕竟刚刚中过迷香,这身子也不知是不是好利索了。

    现在跑去看死尸,万一又受了惊吓可如何是好。

    只那李显身边的韦皇后似乎对此事颇不以为然,讪讪道:“不过是两具死尸,找人抬走就是了,用得着改道这么劳师动众的吗?”

    “前面这条道是回长安最近的一条路,臣妾看来,就接着走好了。”

    韦皇后是个非常现实的人,当形势需要的时候,她既可以化身为宫廷之中最疑神疑鬼的人。

    也可以变身为最理智果断的人,一切都看事件的发展。

    还记得当年上阳宫前飞进来一只白孔雀,被她瞧见了,这家伙,一下子就被韦皇后给操作成为宫廷内的热门消息。

    她捉着这只白孔雀可是做足了文章。

    天天不是给李显吹耳边风,就是在朝廷中散布各种奇谈怪论。

    一会说,白雀降世,女主当立,她女儿安乐公主应该当皇太女,这是神的指示。

    一会又说,白雀现世,表明她韦皇后是有唐以来,最为杰出的皇后,应加尊号,与李显并立。

    她的那点花花肠子岂能瞒得住经验老到的各位臣子。

    不过是运用迷信手段,营造气氛,告知众位大臣她韦寄奴要走武媚娘的老路罢了。

    这一步一步的行动和武媚当时的做法并无二致,先是与李显并尊,之后就是独揽朝政,最后,等到李显一朝蹬腿,她就顺利上位。

    韦皇后踌躇满志,信心十足。可她也想的太轻巧了些。

    十几年来,被武媚娘折磨的欲仙欲死的各位大臣,根本不会让韦氏有机会再走上武媚的老路。

    他们就是豁出去这条命,抱成团,也不会让她得逞。

    况且,韦皇后面对的局面和武媚也完全不同。

    他们韦氏家族的力量还太过薄弱,朝堂上武氏家族的余党,实力也依然雄厚,党羽众多。

    再加上老臣团体的抵抗,李唐皇室族群的反对,韦氏想要登顶的愿望可谓是天方夜谭。

    更大的阻碍还在于她仰仗的丈夫李显,实在是不成器。

    武媚能成功登顶也是因为李治的信任和适当的限制,而她,李显确实是对她言听计从,无限纵容。

    可李显的能力麻麻,根本不配给他父母提鞋。

    无限制的纵容,只会让韦氏的内心更加膨胀,完全没有了体统,在朝堂上制造更多的混乱。

    最根本的原因还在于,个人能力的差距。

    韦寄奴她每天早晨起床,怎么就不能拿起镜子照照。

    她的那点小手腕,和武媚能比吗!

    想当女帝,岂不是白日做梦!

    当然作为一个野心勃勃的皇后,韦氏也是有手段的。

    比如,当情势不允许的时候,她又可以瞬间化身为最强硬的女人,天也不怕地也不怕,鬼神更不怕。

    所有能搬弄是非的活动她都不会缺席,一看李显有退缩的意思,她马上跳出来,吆喝道:“什么死尸,在哪里,我要去看看。”

    “娘娘,娘娘,千万使不得啊!”

    “那些都是污秽之物,陛下娘娘千金之体,不能入眼啊!”

    “太子殿下已经去处理了,想来,一会就会有消息传过来。”

    “你是说,俊儿已经过去了?”

    “回禀陛下,是的,殿下已经去处理了,陛下请放心。”

    “皇后,既然俊儿已经去了,你我就在这里等着好了,外面天气又冷,场面又血腥,还是不要去看了。”

    李显殷勤的看着韦氏,满怀深情,从本心来讲,他根本就不想去看什么死尸。

    他可是最惜命的人了。

    受不得惊吓,更扛不住冻,可他无法忤逆韦氏的意见,只能循循善诱,采用柔性攻略,希望能软化韦氏的态度。

    韦皇后被他瞧的心里堵得慌,这个死鬼,没完没了的看她干什么,他心里那点小心思她还能不知道。

    胆小如鼠,你指望着他能扛事,简直是做梦。

    她叹了口气,对孙福禄说道:“好吧,你去盯着点,处理完了,让太子过来回个话。”

    “是,奴婢遵命。”

    孙福禄小心的将车帘放下来,忙不迭的去和李俊汇合。

    车帘下落,将寒冷挡在了外面。

    上半身深深的陷入靠枕中,韦皇后深深的叹了口气,不愿再说一句话,迟钝的李显也感受到了车内沉闷的气息。

    他看看韦氏的脸色,知道她又不如意了。

    可他能怎么办呢,谁让他天生胆小,实在是不敢出去看。

    只能枉顾她的不满,紧紧握住韦氏的手。

    “别去了,等到了长安,朕陪你去瞧花灯。”

    “哼!”

    “我才不去!”

    “年年都看花灯,早就看腻了!”

    “哦?”

    李显拍拍她的手背:“真不想看了?”

    “不看就算了,要不,回洛阳好了!”

    “诶,别呀,大家!”

    “来都来了,怎能回去,现在去长安可是比回洛阳近多了。”

    韦皇后一听李显的口风,立刻睁开了眼。

    慌忙阻拦,李显看她终于开口说话了,这心里也舒坦了。

    “寄奴别急,长安是一定会回去的,而且,朕会陪着你好好玩。”

    “我们能玩什么,不过是在皇宫里转悠,早就厌烦了。”韦氏佯怒,拉着李显的臂弯,轻柔的发丝搔到李显的脸颊,弄得他痒痒的。

    他牵起那一缕掉落的发丝,小心的将它别到耳边:“你放心,这次一定让你到街市上转转。”

    “真的?”

    “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