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太子抢了先,隆基握紧拳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是谁?”

    李隆基的思绪漂浮了一阵,终于落了地。

    “不知道,被沙坨将军打死了。”

    陈芳将手放在身前,状态拘谨,不敢抬头看李隆基的眼神。

    一瞬过后,一双鹿皮的鞋面,映入他的眼帘。

    “不可能吧,就沙坨那个老将军,还有这么利落的身手?”

    “殿下明鉴,这是真的,全是属下亲眼所见。”

    “属下按照殿下的吩咐,一直在外面监视,不敢踏入将军房门半步,昨日夜里,将军的房间里突然有了声响,再一看,一具尸体就被抬了出来,小的过去搭手,却见根本是个不认识的人。”

    “那唐大眼说,沙坨将军一拳就把他打死了!”

    李隆基眉头紧皱:“等一下,唐大眼是谁?”

    陈芳惊了,这事情交代的顺序好像确实有点问题,那尸体是在认识唐大眼之后才发现的。

    突然冒出这么个人名,临淄王殿下听都没有听过,当然会迷惑。

    几乎就是同时,他的冷汗就冒了出来。

    殿下有这样的疑问,就代表他的差事办得不妥当。

    “唐,唐大眼是太子派来保护沙坨将军的。”

    太子派来的人?

    李隆基把陈芳晾在一边,独自踱步,要派人怎么不早点派?

    难道,太子也察觉到了危机?

    他暂时抛开了所谓尸体问题,快步走到陈芳面前,拉着他坐下,陈芳因为差事办得不力,说什么也不肯坐,还是李隆基拽了他一把,他才跌坐了下来。

    “仔细说说,这个唐大眼是什么来路?”

    “这人是个浓眉大眼的莽撞汉,身形魁梧,为人豪爽,听说他是太子的人,和沙坨将军也认识。”

    “昨天说是奉了太子之命,前来保护将军,将军见了他,就很高兴,我看他们的样子,确实是认识的。”

    “在哪里认识的?”

    “这属下就不清楚了,他们两个关起门来说话,谈了很久,其间,将军还特地叫来小厮,帮着备办了吃食。”

    “不过,听那小厮说,两个人谈得相当尽兴,这个唐大眼应该也是行伍出身。”

    既然是太子的人,应该是这次随他出征的,此人又认识沙坨,那只能是在战场上认识的。

    看来,在获取情报这件事上,他是要大大的落后于太子了。

    李隆基不自觉攥紧了拳头,手背上青筋毕露。

    唐大眼说是奉了太子的命令,可太子现在明明应该在去长安的路上,还能往洛阳传递消息,这就说明,太子派人回来了。

    他忽然想到了那时出现在东宫里的那个青年,他曾经和那人有过一面之缘。

    当时充当介绍人的宋璟,如今已经跑到贝州当刺史去了,他和这人的联络也就断了。

    他记得,此人名叫常洛,生的肌肤胜雪,赛过妇人。

    听陈芳所言,这个去照顾沙坨的人,不会是他。

    常洛的外貌不会给人留下会武的印象。

    那会是谁?

    看来当时联络他的不只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组织,他们的势力还很强大。

    这样得力的帮手,落在太子手里,李隆基不禁愤愤不平。

    要是身份方便的话,他真想亲自去归义坊瞧瞧,这个太子派来的人,究竟是个什么模样。

    他顿了顿,又把话题拉到了尸体上。

    “尸体的事情,那个叫唐大眼的没跟你讲明吗?”

    “我想,你也应该和他表明身份了吧。”

    “是,当时也是情势所逼,属下本来不想和他亮明身份的。”

    “可当时,属下正想偷听他们的谈话,藏在照壁后面,可能是当时离得有点近,就被他发觉了,猛地追出来,属下没有防备,心里一慌就跑开了,谁知他竟然以为我是贼人,拼命追赶。我为了证明身份,只能和他说实话了。”

    “你不必自责,派你去又不是为了害人的,既然太子现在和我们有相同的目的,我们完全可以联合。”

    “这样也可以减轻我们这边的压力。”

    殿下原来是这样的心思,陈芳也安心了些,自从昨夜他被唐大眼抢了功劳,他就一直惴惴不安。

    生怕到时殿下问起来,他难以交差,现在看来,这一切还都有转圜的余地。

    “唐大眼追我追的急,等到我们从府外回来的时候,房里出现了打斗,过了一会,唐大眼就把一具尸体拉了出来,告诉属下,之人打算刺杀将军,已经被将军打死了。”

    “也就是说,你没有看到打斗的场面。”

    “没有。”

    李隆基抚了抚下巴,思忖道:“会不会是唐大眼打死的?他没有跟你说实话?”

    陈芳仔细回想当时的情景,摇了摇头。

    “属下觉得不会,当时我在屋外没有听到任何打斗的响动,属下想,我和唐大眼返回小院的时候,那人应该就已经死了。”

    这样啊。

    李隆基深吸口气,对这样的结局感到失望之极。

    这个沙坨老汉,出手也太重了,好不容易逮着一个行刺的歹人,怎么说,也得问出点情报再杀啊!

    可也别说,沙坨是杀伐决断的将军出身,出手肯定是稳准狠为先,一看到敌人,根本不会有别的任何想法了。

    上手就打,二话别说。

    只是可惜了这难得的消息来源,看来,只能再另寻其他的途径了。

    如果陈芳和唐大眼搞好关系,会不会得到更多的情报?

    李隆基别有深意的看着陈芳,默默的对他寄予了一丝希望。

    “没办法查清那人的身份吗?”

    哎,说到这个事啊,陈芳也是心里堵得慌。

    他也怀疑,唐大眼是知道这贼人的身份的,可他作为临淄王殿下的人,他能够张嘴问吗。

    这个场面会有多尴尬,不用他说,李隆基也知道。

    “算了!我们有三个人,他才只有一个人,你们也多努力,我就不信,你们弄到的情报,会比他少。”

    “这……”

    陈芳颇为为难,殿下啊,难道你没发现,唐大眼和沙坨忠义是相识的吗?

    在这样的情况下,沙坨会把消息先告诉他吗?

    “怎么,这很困难吗?”李隆基的脸色沉下来了,陈芳知道,李隆基平时温润儒雅,其实也是有脾气的,而且脾气还不小。

    “不是,殿下不必担忧,属下一定会尽心尽力。”

    李隆基挥挥手,陈芳头也不回的就退下去了,脚步之快,唯恐他后悔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