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妻不如妾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卢向之确实是与你同出一族,这总不会错吧!”

    “他是出自范阳卢氏,这是没错的,韦氏一族也不傻,除了范阳卢氏,他们也不会选择其他姓卢的人家结亲啊!”

    这个青年有点意思啊,这个时候,还能开玩笑。

    卢静章也看出来了,骆绎的表情有些尴尬,显然他对这个笑话并不是很消受。

    “他是我的族兄,关系不算近,他的事情我也只是听到过一些,具体的,不是很清楚。”

    骆绎知道,这是卢静章给自己找的托词,卢向之都能被赶出宗族,想必,当年的事情应该闹得很大,卢静章作为家中的青年后备力量,不可能不知道其中的原委。

    骆绎没有说话,他知道,在这个时候,一定要给足卢静章颜面,他会主动说清楚的。

    卢静章婆娑着手里的曲口杯盏,若有所思,过了好一会,他才下定决心,将当年之事和盘托出。

    要说,这件事完全是卢向之的私事,要不是太子有命,他是万万不愿意说出口的。

    说到底,这也是一桩家族丑闻啊!

    别看卢向之在李俊等人面前装的人模狗样,其实,他可是个一肚子花花肠子的风流鬼。

    早些年,他因为比卢静章年长几岁,又有才学,生的体面,可是家族培养的重点人物。

    家族对他是寄予了厚望的,那一年,他已经承袭了祖父的官爵,马上就要受祖萌入朝为官。

    一切都发展的非常顺利,一条金光灿灿的大道,就在卢向之的眼前展开,闪烁着绚丽迷人的光彩。

    他雄心勃勃,他信心满怀。

    却没想到,祸从天降。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他的父亲去世了。

    按照朝廷惯常的礼仪要求,这个时候,作为孝子的卢向之要上表请辞官职,郑重表示,自己要服丧一年,以表追思。

    卢向之是这么做的,陛下也准了,这还是李显刚刚登基时候的事情了。

    但就是在这短短的一年之内,卢向之的生活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巨变,他的人生急转直下,发生了他自己都未曾料到的大逆转。

    可这能怪谁呢,只能说他是自作自受。

    卢静章是个风月好手,以往日日徜徉在青楼妓馆之中,不亦乐乎。

    如今,老父刚死,他也只能勉强自己,略微收敛一下自己的色心。

    总不能让京里的同僚看到他父亲的丧期未过,就兴冲冲的去嫖妓吧,这也太难看了。

    可没成想,有些人啊,就是狗改不了吃屎,没办法的。

    他刚把这边的一扇破窗子堵死,那边的一扇小轩窗就又摇摇的向他招手了。

    老父死后不足半月,他就在家里呆不住了。

    原先他也是有妻有妾的人,除了没有子嗣,其他的一切都很完美。

    他的妻子很贤惠,绝不是悍妒骄纵之人,对他的一切荒唐行径都一一忍耐,从没有怨言。

    卢向之尽享齐人之福,已经是非常幸福了。

    然而,人终究不是容易满足的牲畜。

    而是坐陇望蜀,吃着锅里的,看着碗里的,永远不知道餍足的人啊!

    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就要独辟蹊径。

    这一下,他就看上了老父亲的美貌小妾一人,其名唤作玲珑,看这名字就知道了,那可是个娇柔善媚的人物,年纪轻轻的就把老卢蒙的五迷三道。

    娇惯的玲珑从来也不知道什么叫体统,什么是脸面,总要把所有好东西都送到她的眼前,才能满意。

    老卢年纪大了,脑子也糊涂了,有了这么个小嗲精在身边,天天温言软语的哄着,哪里还能辨得清是非。

    对玲珑那是所求无不应,花的钱就海了去了。

    就这样,老卢一死,玲珑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老卢的正妻早就亡故,这也是为什么他把小妾宠的没有德行,府里上上下下都怨声载道,还谁都管不了。

    于是,现在这座宅院里,仿佛都是玲珑说了算了,她俨然把自己当成了女主人。

    对小厮丫头呼呼喝喝,拼命驱使,仿佛要把这些年当小妾的怨气全都吐吐干净一样。

    就连卢向之的正牌妻子王楚慧都不放在眼里,还摆起长辈的架势来了,不是让端茶,就是让捶腿,也就是王楚慧老实,竟然受了她的欺辱。

    也不知她是从哪里得到的这种幻觉,竟然以为,自己入府以来,过得都是不舒心的日子,还有人欺负着她,看不起她。

    这真是一个偌大的笑话。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这样折腾,日子是不会太长久的,可她自己却浑然不觉,还以为能在府里作威作福到永久呢。

    于是,不久之后,压倒她这只恶姣的最后一根稻草就出现了。

    正是襄王有意,神女也有情,寂寞无聊的玲珑和百爪挠心的卢向之一拍即合,迅速勾搭成奸。

    一个是作威作福的宠妾,一个是堂堂大郎君,谁能说什么呢?

    自从二人苟且,院里所有的小厮丫鬟走路都只能贴着墙,看着地,不敢抬头。

    就怕撞到二人亲热的场景。

    卢向之先别说,玲珑的厉害,他们可都是见识过的。

    对付下人,从来都是非打即骂。

    别看她是个身份低微的小妾,原本并不比这些下人档次高几分,可架不住有人撑腰啊!

    卢父活着的时候,对她宠溺无比,无论她干什么没体统的事情,他都一味的好好好,是是是。

    卢父死了,大家原以为这只姣精总该倒下了,正想墙倒众人推的时候,她又火速搭上了卢向之。

    这家伙,自从找到了这个靠山,玲珑在府中的行径就更加疯狂了。

    折磨下人的手段更加疯狂,一次一个小丫鬟口无遮拦,议论她和卢向之的破事,被她偷听到了,她立刻从游廊里跳了出来,捏着小丫鬟的耳朵,就把她拉到了后院。

    二话没说,找了几个小厮,就把小丫鬟乱棍打死了。

    这真是旷古罕见的奇闻,只这一条,就够送玲珑去死了。

    私自打死小丫鬟,这要是传到朝廷上,就算是在职的官员都有可能受到处罚。

    更别提玲珑这种遭人恨的小妾了。

    可她不仅没死,还蹦跶的非常欢实。

    府里上上下下都摄于她的淫威,小厮丫鬟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唯一能主事的郎君更是指望不上了。

    大家只能勉强撑住,在玲珑的手下混日子。

    然而,在他们没有注意到的地方,其实,还有一双眼睛在盯着局势的发展,并且这个人完全有权力干预这件事。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一开始装贤惠大度装的欢的卢向之的正妻,王楚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