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禁忌之肉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太子能摆脱太子妃的影响吗?

    太子妃又会不会听从父亲的指挥?无名子想来想去,找不到答案,只能暂时将这件事搁下。

    可如果,太子妃当真和宗楚客失和的话,也许,这对于他们来说还是一个机会。

    “太平公主那边怎么样?”

    “很好,很好,她就是想闹腾,也没有精力。”

    一瞬间,无名子的眼前闪过的是太平公主那张雍容又时刻保持着活力的脸庞。

    她似乎永远不知道疲倦,永远对朝堂事物保持着兴趣。

    怎么,她也会累?

    也会对热闹的朝廷纷争,产生倦怠?

    他理所当然的这样想着,骆绎的下一句话,就令他大吃一惊。

    “公主啊,最近找了几个貌美的小道士,托以讲经说法,实则日日厮混,实在是没有精力出来干预朝政了。”

    “这倒还真是一件幸事了!”无名子感慨道。

    “不过,据我看来,武氏家族的势力,仍然不可小觑。他们不止有武三思这个总舵手,还不断的发展了新鲜血液。”

    “就说那新任驸马武延宗,虽说是太子亲自挑的人,目前看来,也算有能力也谨慎,可他终究是武家的人,最终能不能靠得住,还不是这一朝一夕就能看出来的事情。”

    “对这个人,我们一定要多加注意,此人心机沉稳深厚,而且,据我看来,安乐公主对他相当痴迷,怕不是要重蹈武崇训的覆辙。”

    这个安乐公主的脑子是不是有点问题,怎么武家的男子,一个两个的都能把她迷得七荤八素。

    这个武延宗到底是不是他们武家的后备力量?

    无名子的心里跳出了无数疑问,可却找不到答案。

    一切都要再仔细斟酌才行。

    “大眼哪去了?”

    骆绎饮了几碗酒,又汇报了长安路上的诸多见闻,脑袋得了空,这才想起,那个平常最能吵闹的莽撞大汉,竟然不见了踪影。

    基于对他的了解,骆绎马上就想到了那些香艳旖旎的风月场所。

    他这位兄弟哪里都好,人仗义,筋骨强,就是离不开温柔乡。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哪个好男儿能逃得过美人关呢。

    “对呀,他去哪了?”

    “今天又不回来睡了?”

    刚才杜饶鬼鬼祟祟的出去,鼓捣了许久,现在正捧着个铜钵,小心翼翼的进来。

    铜钵里放着某种吃食,那诱人的香气扑过来,无名子嗅了一嗅,马上就感到了异样。

    啧啧……

    这个小子,真是不安分啊!

    “他没有去青楼,我派他去保护沙坨将军了。”

    “归义坊的沙坨忠义?”

    “你认为有人要害他?”

    “不仅有,还不只一个。他的身上可背着个大秘密,为了保证秘密不外泄,那些秘密的制造者,肯定不会坐以待毙。”

    “既然沙坨身边有这么多危险,你之前怎的不派人看着?”

    杜饶喜滋滋的揭开盖子,大脸凑到钵前,香气扑鼻而来。

    香啊!

    实在是香!

    他这厢还在陶醉,那边厢,骆绎已经举起筷子,将那香喷喷的大块肉放到了自己嘴里。

    “诶诶,怎么回事啊!”

    “我好不容易弄来的,你们好意思吗!”

    他拼命阻拦,可不只是骆绎,就连无名子也已经受不住香气的吸引,挥舞着竹筷,拼命在铜钵里搅动。

    杜饶是拦了这个,拦不住那个。

    “怎么,你弄来这个好东西,不就是给大家吃的吗?”

    “这本来就是禁忌之事,想吃还不赶快!”

    杜饶挨了当头一棒,也缓过神来。

    可不是,这好东西只有吃到了嘴里,才算是安全了。

    再不管其他闲事,几人围着铜钵一通猛吃。

    一口肉,一口酒,人生真是幸福无边啊!

    片刻功夫,一钵肉就被消灭殆尽。

    只剩些肉渣渣,肉汤汤,几人看着这残羹,充满了不舍。

    怎的这么快就吃完了。

    实在是太遗憾了!

    “你从哪里弄来的牛肉?”

    “嘘!”

    “小点声,什么牛,哪里有牛!”

    骆绎看他一脸严肃的样子,噗嗤笑了,这个杜饶啊,真是心眼多,吃都吃了,说一说反倒不让,真是掩耳盗铃也。

    “还是注意点的好,不要犯忌讳。”无名子擦了擦油乎乎的嘴角,提醒着杜饶。

    杜饶不屑的斜了他一眼,这人真虚伪啊,吃都吃了,还在这装。

    “不必害怕,这可是正规渠道弄来的。”

    他拍着胸脯,打了包票。

    话说,则天时代,因的女皇崇信佛教,对牛这一圣物,那可是无比尊重。

    在其执政期间,多次明发诏令,禁止杀牛。

    等到了她的儿子李显当政,他虽然不像则天一般严苛,可也对宰牛这件事抱有一定的忌讳心理。

    民间祭祀婚丧之事,能不宰牛,就尽量不宰。

    当然也有例外情况,既所谓的变通事宜。

    若是一家人中有个老弱病残人士,身子骨不健壮,久病不愈,就等着吃口牛肉,喝点牛肉汤补身体的。

    那朝廷也不会拦着,就可以正当的买来一头牛,杀掉食肉。

    杜饶的牛肉,就是这样得来的。

    前方兴艺坊中,有一家人老父体弱病重,得到了巡城武官的允许,杀牛一头,给老爷子补身体。

    杜饶天天都在城里闲逛,这样的好消息,自然第一个就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正赶上这一家人把吃不了的牛肉拉出来卖,杜饶抢了个牛大腿,兴冲冲的就搬回了无名酒肆。

    这才让大家都一饱口福。

    啧啧,我老杜好不容易给他们弄到这样的好东西。

    他们居然不知感恩,幸亏他还偷着剩了不少,下次一定要等到他们都不在的时候,自己偷偷的吃。

    只不过,瞧瞧他们一个两个这贼兮兮的眼神,杜饶怀疑,他真的能瞒得过他们吗?

    静谧的夜,城市恢复了平静,人们蠢蠢欲动。

    …………

    可以说,今天是沙坨返回洛阳之后,心情最舒畅的一天。

    有了唐大眼的陪伴,让他心中的寂寥之感被驱散了不少。

    唐大眼性情豪爽,又仰慕沙坨,两人共同话题极多,说说笑笑的,就到了天黑。

    大眼对这项任务非常上心,反复思量,决定就住在沙坨的厢房里,打个地铺了事。

    沙坨哪能允许他如此,反复推让,他这里虽然破旧点,可也不是没有空余的房间,哪里需要大眼在他这里凑合。

    实在是太委屈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