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太子看重太子妃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骆绎看无名子一脸神秘,心中疑惑,本就是随意说话,想问什么就问什么好了。

    再说,大家都是多少年的兄弟了,早就肝胆相照,不分你我。

    不论他说什么,他都不会感到冒犯的。

    他耸耸肩,示意他想问尽管问。

    “依你看来,太子对太子妃印象如何?”

    无名子严肃的看着他,骆绎犯了难,原来所谓的冒犯,竟是这个意思。

    他作为一个臣子,怎能妄论太子夫妇的事情。

    “无名子,你原来也会对这样的消息感兴趣啊!”杜饶激动的搓搓手,弯唇看着骆绎。

    他的动机肯定与无名子不同。

    无名子是为了分析朝堂局势,杜饶是为了听绯闻消息,这一点骆绎心中有数。

    “现在这间房里只有我兄弟几人,人品都是靠得住的,你还有什么可顾虑的。你的话,绝对不会传出去。”

    “这,”骆绎犹豫了一刻,最后还是决定说出来。

    毕竟,兄弟几个的前程才是最重要的。而在他们之中,无名子是最擅长谋断的。

    这些内情,还是应当及时告诉他,让他拿个主意。

    思及此,他放下了心中的包袱,乃道:“我认为,太子殿下对太子妃非常满意。”

    “满意,还非常?”杜饶夸张的张开了大嘴。

    “是啊,在路上,只我就不止一次的看到二人独处,有说有笑,气氛非常好。”

    “宗楚客将自己的女儿嫁给太子,我想殿下自己也很清楚他的意图,可他好像并不在意。”

    “仍然尽力和太子妃相处,我想,太子一定是相当喜爱太子妃。”

    无名子的脸色更加阴沉了。

    若是太子钟爱太子妃,对于他们来说,可不算是件好事。

    “那太子妃为人又如何?”

    “太子妃与我并没有交情,我也只是在远处看过几次,人很端庄,也有教养。喜欢读书,不善言谈,似乎与宗楚客并不十分亲热。”

    “我在那里的那几日,几乎没见她和宗楚客单独聊天。”

    “关于太子妃的消息,我这里倒有一些。”杜饶插嘴道。

    “听说,这位太子妃宗爱柔,是宗楚客的幼女,平时很受楚客的喜爱。”

    “不过,好像这个性子确实是比较冷淡。据坊间人传说,似乎这位爱柔娘子,真的与父亲不和。”

    这个杜饶真是越发的神乎其神了。

    什么父女不和这样的笑话他也讲得出来。

    真是鬼话连篇。

    就像这些家庭内幕,他就算逛遍了洛阳城也找不到知道的人啊!

    难道,他钻进人家的宅院里偷听去了?

    “杜饶,你不要凭空猜测,我们还是要以真实的情况为准。这样做出来的预测才准确。”

    杜饶喝多了酒,情绪异常兴奋,直接摇头晃脑,否定了无名子的说法。

    “我这不是凭空猜测,这都是我打听出来的消息。”

    “你们不知道,先前陛下已经颁下旨意,太子殿下和安乐公主的大婚要在同一天举行。”

    “这又怎么了?”

    杜饶嚼着一颗芸豆,无视骆绎还没说完的话,就插过一句。

    “也许就是因为这同一天的婚期,前一段时间,安乐公主可是和太子妃走的很近。”

    这又是什么道理?

    在场的另外两人,呆愣着眼,完全弄不懂这女人小小的脑袋瓜里,究竟放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这两件事情,能够扯到一起去吗?

    “安乐公主在几天之内,就带着太子妃逛遍了洛阳城的东西两市以及所有卖好玩意的店铺。”

    “只要是喜欢的,统统买回家,不只是自己瞧上眼的,就连太子妃喜欢的也都一并买了。”

    “因的像公主这样出手阔绰的客人,也是一年到头都难见到的,各家各铺都十分热情。”

    “他们把店里的好东西都翻箱倒柜的折腾出来,任二位贵女挑选。”

    “公主因为即将大婚,心情出奇的好,挑挑拣拣,经常在一家店里可以待上半天功夫。公主好似很喜欢太子妃,每次出来都要主动搭话,公主性情豪爽,许多话也不避着人。”

    “他们的一些闲谈自然就飘进了老板小厮的耳朵里,我呢,也不算有什么大本事。唯独人脉广,善经营算是个特长。所以,一来二去,这些话也就问出来了。”

    嘶……

    如果这消息来源,竟然是这些公主和太子妃游荡过的店铺,那说不定还真能相信。

    无名子拧着眉,沉静思考着。

    也就是说,太子妃和她老爹宗楚客竟然是失和的。

    这可能吗?

    无名子对这个消息还是保持半信半疑的态度。

    “她们都是怎么说的?”

    “我记得西市琳琅阁的老板娘说过,那一日,安乐公主乘着气派的马车,带着太子妃亲自前来采买东西。”

    “在她们闲聊的时候,老板娘就在一边帮他们介绍货品,所以就听到了。”

    “公主随口夸了一句,说宗尚书办事勤勉得力,是国家的栋梁之才,太子妃端庄贤淑,都是尚书教养的好之类的话。”

    “结果,太子妃却没什么反应,公主再三询问,她还有些翻脸了。”

    “公主这个时候就说:你们父女的关系还这么恶劣?”

    “可见,太子妃父女失和,是公主早就知道的,应该做不了假。”

    这样啊,无名子没说话,其余两人都瞪着眼睛,连酒也暂时放下了,就等着他的评论。

    可他却迟迟不说话,杜饶手里捧着的酒盏歪了一歪,酒液便滴了下来。

    坦白的说,初听的骆绎说,太子很喜欢太子妃,无名子心里就咯噔一下。

    枕边风之可怕,无名子虽没有结婚,可也明白的很。

    那个威力实在是太巨大了,别说别人,就看陛下身边的韦皇后吧,她能够作威作福,横行朝廷,不就是靠着陛下的宠爱吗?

    两个人到了夜里,蜡烛一吹,一张床上躺着,知心话一说,那还不是韦氏说什么就是什么吗!

    这道理放到太子身上也是一样,他兄弟几个同心齐力辅佐他,无外乎就是希望太子能够重振朝纲,铲除武氏宗亲。

    可若是太子被太子妃掌握在手中,那他们不就白忙活一场了吗,反为他人做了嫁衣。

    宗楚客将自己的女儿送到太子身边,他的用意简直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昭然若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