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防人之心不可无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无名子且举起自己的酒碗和他相碰,那茶绿色的酒碗叮当出声,张和手指敲桌,看他还算识相,这才松了口。

    “关于这对路氏兄弟,说不定沙坨将军会有印象,而且,宋之问这几日也会派人盯着沙坨将军。”

    “千万叮嘱将军注意警戒,莫要被奸人得着了空子。”

    “你是说,宋之问有可能要暗害沙坨将军,就因为,他知道他们破坏战役的事情?”

    “他们怕奸形暴露?”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没想到,宋氏兄弟文臣出身,竟然也会如此狠毒。

    居然敢动武将的脑筋,莫不是嫌命太长了!

    不过,也别怪他们有这样的野心。

    沙坨忠义是归降军人,本来在大唐的朝廷里就属于弱势群体,现在又吃了败仗,被革除官职。

    更是人人可欺的小羊羔了。

    真是唏嘘啊!

    到底也是为了大唐出生入死的将军,一朝落败,竟然要遭受如此多的质疑,算计。

    今日,若不是张和仗义相助,提供消息,他日,说不定沙坨被人害死在府里,也不会有人知道内情。

    想到这里,无名子眼眶泛湿,凝视着张和,情绪激动。

    “张参军,为什么要告诉我沙坨将军的事?”

    明明可以瞒住不说的,没人会知道,他在宋府上都得到了什么消息。

    可他还是说了,而且义无反顾。

    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理由。

    无名子凝视着张和,想从他的眼神中找到答案,可他波光粼粼的一双眼中,似乎并没有多少情绪起伏。

    直到过了许久,张和猛饮了一碗酒,才决然说道:“为了不让沙坨将军蒙受不白之冤!”

    “张某不才,不懂得多少政治权谋,可也是行伍出身。战士们在战场上是如何殊死战斗的,我亲身经历,我虽然没有和沙坨将军共过事,可他这些年在边关的坚持努力也是有目共睹的。”

    “不能让他就这样被宋之问他们给害了!”

    “虽说,宋氏兄弟真正的目标也不是他,而是借着打击沙坨的机会,拖武三思下水,可我仍然不能允许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参军,人微言轻,就算叫破了喉咙,也无法上达天听,我知道你们都是能人,自然有自己的门路。”

    “还望你们能多多提防,保护沙坨将军的安全!”

    “拜托了!”

    张和拱一拱手,深情的看着无名子,无名子也被他的一腔热血感动,深有戚戚。

    “张参军放心,我们一定尽力维护沙坨将军的安全,既然话已经说到这里,我也应该有所表示了。”

    二人酒兴正酣,一坛酒已经见了底,无名子忙吩咐下去,再去端两坛来,两人大口吃肉,大碗喝酒,那个样子,还真就像是一对老友相聚。

    “既然张参军如此坦诚,我也就不避讳了。”

    “张参军会受到宋光禄的怀疑,多少也是因为我们的缘故,我们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过几天我们也将有新的行动,到时会与参军再联系,一定让参军在宋光禄面前立一个大大的功劳,让他无法再质疑你。”

    这时,房门大开,杜饶提着两坛酒,晃晃悠悠的进门。

    一见张和的身影,便咧嘴大笑,点头致意。

    “你怎么回来了?”

    “嗨,逛累了,也没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可不就回来了!”

    杜饶给二人倒满了酒,拎着那空酒坛就想出去,倒是面颊泛红的张和从背后叫住了他。

    “这位兄弟,我们可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吧。”

    “张参军好记性,确实不是第一次。”杜饶的脸皮堪比城墙,岂会因的他一两句刁难就退缩了去。

    “坐下一起谈谈吧!”

    坐下,我坐下干什么?

    杜饶看看张和又看看无名子,后者赶紧表态:“快坐下吧,我们有要事商谈。”

    要事,还能是什么紧要的事?

    杜饶上次险些被张和擒住,和他坐在一起,还真有些没面子,不过,无名子既有这样的要求,他也只能如此了。

    幸亏他脸皮厚,要不然非当场羞死。

    于是几人坐在一起,一番商议。

    就这样,那样和这样,如此这般,这般……

    不一刻,一个小小的阴谋就出炉了。

    甭管怎样,无名子决定将这次的行动作为考察张和的重点。

    毕竟,即便是要结盟,也不能一概相信,总要看看他的真实表现。

    古人云:好事成双,坏事也……

    无名子终于将张和舒舒服服的送走,看他脚步踉跄的出了门,心中不安。

    “张参军,要不我找个人送送你?”

    这时,两个小厮已经走了上来,就等着无名子一声吆喝了。

    张和虽然脚步不稳,身形摇晃,眼光更是迷离,可仍然坚强不屈。

    “不必,我没问题,能自己回去!”

    他甩开无名子搀扶的手,一步一回头:“放心,没问题,咯!”

    张和翻了翻眼睛:“咯咯……”

    这一连串的酒嗝打出来,又迷迷瞪瞪的样子,还吹没事,无名子看他这样子,就根本不相信。

    索性先让他自己逞强走着,等他走远了,立刻挥挥手。

    两小厮瞬时上前。

    “跟着他,千万别让他出事,稳妥送回去!”

    两人眼光放亮,未及多言就快步跟上。

    无名子这才放心的返回酒肆。

    抬头一瞧,杜饶也正从楼上下来,跨过最后一级台阶,笑着迎向他。

    “你这计划行得通吗?”

    “行不行得通,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还要看张和能不能把握机会。”

    杜饶难得深沉的点点头:“你小子够鬼的!”

    “干什么这么刻薄。”无名子嗔怪一句,向前走了两步,背对杜饶。

    “我不是一直如此吗?”

    杜饶一愣,果然啊!他就是只老狐狸!

    “这么说,你是另有企图了?”

    “当然,不多准备几个后招,若是张和欺骗我们可怎么办?”

    “他会吗?”

    “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谁知道他心里是个什么想法,表面上真诚可靠,内里全是阴谋诡计的人,这些年我们见的还少吗?”

    “小心点总是没错的。”

    “听说你把大眼派到沙坨将军府上了?”

    两人终于返回了内室,小丫鬟早把刚才的残羹冷炙收拾干净,又摆上了新鲜的瓜果,驱散了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