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泄密!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不幸的是,老九他们天天站在城门上打盹,也没见有什么危险。

    可等到郭宁站岗的时候,大战就爆发了,当吐蕃人的利箭穿过他的胸膛的时候,带走的不只是他的体温,更是他的一腔热血。

    没人能预知灾难发生过后,人们心境的走向。

    尤其是像郭宁这样不起眼的小兵,人人都会认为士兵流血又流汗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这是士兵的宿命,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人人都是这样走过来的。

    可现实是残酷的,很多人,都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心魔的傀儡。

    郭宁也是如此。

    当他从陇右的战场上侥幸逃生,他的心态就改变了。

    他再也不关心打仗的问题,他所有的焦点都在于,老九这个老兵痞究竟是立了什么功劳才将他取代。

    他相信,老九不可能什么也没做,就这样被调配到这里。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果然,他验证了自己的猜想。

    老九确实是因为一些突出事件才得到了晋升,可郭宁万万没想到,这个所谓的功劳竟然是因为一连串的粗话。

    就因为粗俗的老九在城门楼上连番辱骂了对面的吐蕃士兵,他就被认为是抗敌有功,得到了太子的特别青睐。

    不但是得了赏赐,更是被授予了主将军帐守卫这个肥差。

    要知道,这个职位在军营里可一向是士兵们打破头争抢的,就说老九的前任,郭宁自己都不知道是受了多少伤,打了多少硬仗再凭借自己的聪明机警才得着的。

    老九他何德何能?

    居然因为一连串的粗话,就获得了这个职位,难道就因为他骂对了人?

    当然,最让郭宁痛恨的,还是身为主将,同时也是让老九升职的太子李俊。

    要不是他口味独特,脑筋不正常,怎么会相中这个一个老痞子,让他踩在自己头上。

    在这种不服气不甘心的情绪影响下,郭宁开始有了二心。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这不,揣着各种前线战场秘闻的郭宁,一回到洛阳城,马上就有人上门联系他了。

    而这个人也是他以往根本不敢想象的大人物。

    他就是高高在上的德静郡王武三思,就连现在,这位大人物就坐在自己的对面,用很和蔼的表情看着自己,郭宁都觉得十分虚幻。

    一阵客套完毕,郭宁也从回忆中抽出身来,正经的谈话应该开始了。

    没等武三思开口,郭宁就拿出了自己的法宝。

    这个好东西,一路上从陇右带到洛阳城,可是费了他好大的功夫。

    他将那小木匣子小心翼翼的放到二人中间,武三思不解其意。

    “郭宁,这是什么?”

    “郡王请看,这就是太子殿下陇右之战大获全胜的法宝。”

    “这是?”

    郭宁打开盒子,将炸药献到武三思眼前,武三思垂眸观看:这个灰突突的纸棒棒,究竟是什么东西,真是弄不明白。

    “这是炸药,至少太子殿下是这么说的。”

    “这个东西能做什么用?”

    “这是一种新式武器,只要运用在战场上,就能以一敌百。”

    “哦,杀敌一百,这么厉害?”

    武三思捋捋胡须,对这个小东西的威力并不相信。

    “郡王,您可别小瞧了它。”

    “您看它现在就是个小小的纸壳子,好像没什么厉害之处,可您看它前面的这个小小的白线。”

    武三思循着郭宁指的地方,看过去,果然见到了一个灰白的线,由于炸药上面都是灰土,所以现在这颗线现在看起来灰突突的,但以前应该确实是白色的。

    “只要用火把这个白线点着,它就会将这个纸壳子点燃,纸壳子里面的东西,小的已经研究过了,有很浓的硫磺味道,看来是用硫磺还有一些别的什么东西制成的。”

    “只是我才疏学浅,并不识得这么多的金石之物,郡王若是感兴趣,可以找专人剖开来看看。”

    “原来如此。”

    听了这一番讲解,武三思才算琢磨过来一点滋味,看来这个东西还真有些古怪。

    “也就是说,太子这次能获胜,都是因为有了这个神秘的武器?”

    “在小的看来,没有十成十,也有一半的功劳。”

    “郡王别看这东西就这么小小的一点点,可真要是打起仗来,把这个东西点着了,往战场上这么一扔,那简直不得了。”

    “就这么小小的一个玩意,能炸翻五六个人呢!”

    “这么厉害?”

    “真的,就是这么厉害。”

    “只一两个扔出去,一排吐蕃战马就被掀翻了去,断胳膊断腿的,血肉模糊的,那个惨像就别提了。”

    “太子手里究竟有多少这种炸药?”

    “那可就多了去了,战场上使用的时候,都是一车一车的往外拉。”

    “小的多方打听,才知道这些炸药都是太子从洛阳带出去的。”

    “从洛阳?这怎么可能?”

    “就像你说的,这个东西是好几车好几车的,他是如何掩盖的。”

    武三思瞪着眼睛,连连否定:“当初太子出征的时候,老夫也是去送了行的,除了那些必须携带的兵器,没发现有其他的东西啊!”

    “郡王有所不知,这批炸药不是从城里走的,而是从洛水渡口接走的。”

    “洛水渡口?”

    “太子还有接应的人?”

    “正是。”

    “都有谁,说来听听。”

    “只小的我知道的,就有两个。”

    郭宁掰着手指头想:“一个是浓眉大眼的莽撞汉,平常太子都叫他大眼的。一个是白衣少年,长相清秀斯文,不怎么说话,也不太和兵士们交谈,名姓不知。”

    “不知道名姓?这怎么可能!”

    “太子这次出征足足两个月,你们朝夕相处,居然都不知道这个人的姓名,还有那个叫大眼的,这当真是真名吗?”

    “这,小的就说不清楚了。”

    “郡王明鉴,小的就是个普通士兵,无权无势的,能得到的消息终究有限。”

    “再者,这两个太子的帮手,原本就不是军营里的人,大家都不认识,他们也一直很注意言行,从不透露自己的事情,别说是小的了,就是军队里的一些兵士长官也都不知道他们的来历。”

    “这么隐秘?”

    “是了,看起来就像是有特殊来路的,应该是有备而来。这些炸药也是这两人运过来交给太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