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命中注定做皇后?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太平公主心细如发又是个天生多疑多思的权谋好手,她一定已经发觉是孙福禄把太子叫过来的。

    她会如何判断这件事?会把孙福禄看成是太子的心腹吗?

    这些事情都没有明确的答案,然而,孙福禄已经投靠太子了,也进行了各种通风报信的实际行动,这一层关系是迟早要被人发现的,这是他早有准备的。

    还好发现的是太平公主而不是韦皇后,以这两个女人交恶的状态,太平应该不会将这件事告诉韦氏。

    更何况,她也许还乐见其成。

    皇帝的身边有太子的眼线,时刻盯着韦妖妇的行动,不是省了她的事了。

    孙福禄这样盘算着,还是决定等必要的时候,要把这件事告诉太子,让他有个准备。

    李显的清醒让整个随行团队都松了一口气,在这之前,许多奇怪的传闻已经浮出水面。

    有说陛下是吃多了春药,起不来床的,有说是被梦魇住了的,更有甚者,还有开了占卜,看未来走势的。

    这个开卦算命的人,就是兵部尚书宗楚客,这也没什么稀奇,在他这个时代,士大夫的各种风雅爱好中,数术之学也是一大热门,而宗楚客就是其中的高手。

    什么占候风角啊,预知未来啊,都是宗楚客热爱的项目。

    要说以前,他的战绩也就一般吧,只是近来他对数术之学可是深信不疑,更是对自己的能力十分信服,一切都源于他的一次成功预测。

    就在年初的时候,他闲来无事给几个孩子算了一卦,本来也就是玩玩而已。

    可没想到,这么认真一算,才发觉,他这个小女儿竟然有中宮之命格,贵不可当。

    当然,当时他也没有把这件事太放在心上,只是有这么一个想法,存在了脑海里。

    直到后来,武三思开始考虑太子妃的人选,他就提了一下,家有小女,年纪相仿,又知书达理模样俊俏云云。

    此外,他还多长了一个心眼,并没有把宗爱柔八字强势这件事告诉武三思。

    原本武三思也有好几个候选人等着挑选,总归都是豪门贵女又和自己一条心,以后能被他控制的那种。

    然而,宗楚客的话一出口,武三思就有些偏心了。

    到底宗楚客和他有亲戚关系,官职也显赫,又一直跟随他做事,算是得力的助手,从哪个方面看起来都是极好的选择。

    所以他就把其他贵女先放到了一边,专心研究宗爱柔是不是合适。

    这个娘子,以前他也见过,模样品性都是没的说的,家世也好,符合李唐皇族总是喜欢在兔子窝边找草的原则。

    基础条件都具备了,最重要的一环就是批八字。

    为了这个宗楚客可是提心吊胆好几天啊。

    要知道,这里可是做不得假的,宗爱柔不像别人,她从出生到成长,武三思见过她好几次。

    她的生辰也记得清清楚楚,不用宗楚客提供,他自己就能拿着她的八字去和太子的占卜。

    武三思当然不会相信宗楚客,在这样关键的时刻,当然还是找与此事无关的第三者来占卜才是。

    这个占卜结果可是相当重要,天家子孙对八字是否相合,有利于江山稳固最是看重。

    前朝曾有萧皇后,原本就是世家贵女出身,其父乃是北周附属国西梁的皇帝萧岿。

    萧皇后以前就是个不受家里待见的女儿,原因无他,都是胎里带来的。以前在南方曾有二月生女不举,五月生男不养之说法。

    民俗认为,这两个月份出生的男男女女不利父母,所以生出来就不养,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都对这个说法深信不疑。

    就算萧岿是个傀儡皇帝,可好歹也是皇帝啊,他不可能连个女儿都养不起。

    可是,他依然遵从民俗,将这个女儿扔给了娘家舅舅抚养。

    好巧不巧,舅舅家经济状况也不咋样,养自己的孩子都费劲,更别提再加上萧氏了。

    她舅舅倒也不是个坏人,虽然自己维持生活都困难,可也没有放弃萧氏,只是不能提供她优渥的生活罢了。

    可怜的萧氏,从小就没有享受过公主的待遇,每天不是洗衣服就是做饭,反正和贫家女没有任何区别。

    要是这样一辈子也许就过去了,可命运偏偏就爱捉弄人,或者说,天命有归这种事情是真的存在的。

    适逢隋文帝杨坚执掌北周朝政,那时候,他还只是个柱国大将军,虽然权势是最高的,可也还没有达到能篡权的地步。

    他听说,这江南女子身轻体软,柳腰柔柔,就想着给他的爱儿晋王杨广找个这样的好媳妇。

    江南女子哪里找,北周占的地方都是西北地区,想找个正宗的江南女子,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关键还得出身配得上啊。

    于是,杨坚脑门一拍,就想到了还在自己管辖范围之内的傀儡皇帝萧岿,这人是正宗的南兰陵萧氏皇族出身,他的女儿也算拿的出手,关键还是正宗江南女子。

    于是,杨坚就找到了萧岿洽谈儿女婚事,萧岿一听,当然是一百个愿意啊。

    他本来就是个傀儡,属于侯景之乱的附属产物,就靠着抱大腿活着,他早就看出,宇文家族是气数已尽了,杨坚即将崛起,要是能靠上这座大山,以后的好日子不是就不用愁了。

    萧岿赶紧把自己的几个女儿拉了出来,任杨坚挑选,杨坚这个人吧,也有点迷信,或者说,他早就立定了要做皇帝,所以对儿女今后的运势也很看重。

    几个女儿一摆出来,杨坚就叫来了专业卜卦的,给这几个女孩挨个批八字。

    结果你猜怎么着,萧岿的女儿真是有好几个,算来算去都和杨广不合适,杨坚眼看着就要变卦。

    这可急坏了萧岿,他还指望着联姻过好下半辈子呢,怎能放过杨广这条大鱼。

    幸而他的脑子还不算糊涂,立刻拉住杨坚,表白说,大将军别急,我还有一个女儿呢。

    于是就把破衣烂衫的萧氏从舅舅家接了过来,按头批八字。

    这一下子可不得了,萧氏的八字和杨广的十分相称,乃是上上大吉,杨坚立刻就同意了这门亲事,萧氏也终于脱离苦海。

    可见,这胎里带来的八字,对想要踏入皇室大门的贵女来说也是极其重要的,这个时候萧岿就不再念叨,他女儿是二月生的,不吉利了。

    由此可以想见,就算宗爱柔各方面都好,一旦在八字这个环节败下阵来,前面的一切努力都是白瞎。

    好在宗爱柔还是很争气的,与李俊的八字十分相合,这才有了之后的操作。

    经此一役,宗楚客就对自己卜卦算命的技术非常自信,认为可以预知未来,掌握乾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