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偶遇,纯属偶遇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为了看热闹,李裹儿也没有离开,她就坐在一边,看着雪青操持这些东西。

    反正她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在这里一起玩耍。

    至于她那个木头木脑的郎君,就让他继续练剑也就是了,巴巴的跑过去,说不定还更讨嫌呢。

    没过一盏茶的工夫,雪青就颠回来了,拿着几样小工具。

    有了这些,花环就能编制的更加好看。

    她先是用小刀把藤条划开,劈成两股,在劈的时候要注意,尽量让两股藤条粗细均匀,好在这藤条够长,不需要再把几条扭在一起。

    这倒还是省事了。

    而后她如法炮制,将另一根藤条也劈成了两股,虽然四股藤条终究还是少了点,可也勉强够用了。

    之后,她开始将一股一股的藤条不断扭结在一起,一股缠一股,又圈又绕,一个圆环就做成了。

    这个制作工序让李俊感到很稀奇,他小的时候也编过花环,或者确切的说,根本就是没有花的圆环,他一直以为,鲜花也好,干花也罢都是要在编织圆环的时候,一同放上去的。

    现在这么一看,原来是先将圆环编好,然后再把干花恰当的插进圆环的缝隙里。

    这样能结实吗?李俊十分怀疑。

    不过,看雪青手脚麻利的样子,这种事情她确实很拿手,这样做肯定是对的。

    不多时,一个漂亮整齐的花环就做好了。

    雪青喜滋滋的将它呈现给李俊,他随口夸了几句,就把花环收好。

    裹儿在一旁热闹看的也差不多了,见他把花环收起来,便笑着问道:“俊哥,天寒地冻的,你编这个东西做什么?”

    “自然是有用的,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他在心里掂量一番,有了这个好物,宗爱柔那边总能拿下了。

    而另一边,一件啼笑皆非的闹剧,正要上演。

    前院游廊上,一个晃晃悠悠的黄袍胖子,正逐渐进入人们的视线。他身形摇晃,步伐不稳,眼睛也好像睁不开一样。

    没见他说话,也不见他有任何的意识表达,他就这样懵懵懂懂的往前走,好像周围的一切事物都化为虚幻了一样。

    中午过后,已经一夜没睡的韦皇后真的是坚持不住了,倒在床边睡着了。

    一阵浓郁的饭菜香味飘荡过来,竟然唤回了李显的神志,他睁开双眼,看到熟睡的皇后,还以为她是守了自己一夜,不知道有多感激。

    孙福禄立刻跑了过来,问他有什么需要。

    还处于懵逼状态的李显,哪里想得起他想干什么,只是觉得自己胸口憋闷,好像呼吸不匀。

    他让孙福禄把自己搀扶起来,走到场院里吹吹风,还别说,离开了那间令他情绪混沌的房间,他的精神还真是恢复了几分,当然要说是恢复如常,还有一段距离。

    直到这时,他才知道,因为自己身体不适,所有的朝廷贵戚都暂时停留在石壕驿,不往前走了。

    这倒是很正常的,他这个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都走不了了,其他陪同的人还着什么急。

    虽说坐在床上的时候,他的头脑还比较清醒,能做到对答如流,可没成想,一站起身来,浑身的血液好像是一股脑的冲了上来,让他的脑袋上瞬时泛起一阵眩晕。

    要说这个头风病也是他们老李家祖传的病症了,从太宗李世民再到他爹李治,现在又是他,几代帝王无一不受到头风的困扰。

    更可怕的是,比起身形瘦削的李治,李显他还胖,这一胖,病症就更加强烈。

    李显倒是不像他爹似的,具有综合性的病症,不止头晕,那个心也不是很好使,最后就连眼睛也是模模糊糊,视物不清。

    可这头风一犯起来,也够他受的。

    自从站起身,他的脑袋就混混沌沌的,仿佛进了浆糊,要不是孙福禄在旁边跟着,他都不知道会走到哪里去,能不能站着走完这一段路。

    不过,他也有自己的倔强,就算是脚步不稳,他也不愿意回去,不知怎的,李显就是觉着,那间房里似乎有让他更加不痛快的东西在干扰着他。

    他虽然说不清楚那究竟是什么,可他知道,目前来讲,还是站在外面吹风对他最好。

    可他头脑这么拎不清,还站在外面接受众人检阅,这也就是韦皇后睡着了,要不然,她就是把他的头发拔光,也不会准许他出来闲逛。

    就在这短短的十几分钟,那个不该看到这一幕的人就来了。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太平公主。

    这也难怪,她早就和李俊说了,她是一定会盯着帝后厢房的动静的,要不是李显自己跑出来,她说不定就会找上门了。

    于是,皇帝陛下从房里晃荡出来的事情,立刻就由在外窥探消息的小厮送了过去。

    太平一听,马上扔下了棋子,奔了出来。

    她快走了几步,一瞬间就发现了行动缓慢的哥哥,笑嘻嘻迎了上去。

    “皇兄,身体好些了吗?太平一直惦记着呢。”说着,她就挽住了李显的臂弯。

    李显顺势一歪,几乎是整个人栽倒在太平的身上。

    这样的精神状态,可不是什么精神不佳这么简单吧。

    “还好,也不好。”李显脑袋一晕,就开始乱说话。

    “皇兄,你还认得出我吗?”

    李显一脸呆滞的看着太平,过了好一会,才说道:“你是太平啊,朕怎会认错。”

    不简单啊,好歹还认识人。

    既然李显自己说不清,太平就开始转换到了孙福禄这边。

    “你说说,陛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诶,这个……”

    孙福禄支支吾吾,心里迅速想着对策。

    他明明什么都知道,可却不能说,还得编出个合适的谎话来蒙骗公主,也是够为难的了。

    “陛下晚上还好好的,今早起来精神就不太好,皇后娘娘嘱咐小的们千万要小心伺候着,剩下的就没别的了。”

    “太平啊,朕没事,就是头风病又犯了,脑袋发晕,你要是没事,就陪着朕转转。”

    这样的事情,太平怎能不答应,趁着韦氏这个恶妇不在,她要好好给李显上上课。

    孙福禄也看出了这个架势,这心里是扑腾扑腾的,太平和陛下走在一起会出现什么样的事情,他也料想不到。

    可要是房间里那位醒了的话,这事情可就闹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