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结草衔环,以表情意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两人边走边聊:“怎么,爱柔没去找你?”

    “她昨天可是从我这里打听了不少消息,我还以为她会马上告诉你的。”

    李俊尴尬的笑笑,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也无妨,李裹儿是个话痨属性,没有人搭理她也能绘声绘色的讲下去。

    “俊哥,我看爱柔对你可是有情有义,你不要辜负了她,听说你房里也有不少莺莺燕燕,我劝你还是先遣出去一些,别让爱柔伤心。”

    额,别的李俊倒是没在意,不过,把美人遣出去是什么意思?

    天地良心啊!

    那些美人的大胸大腿,他是一个都没有碰过,怎么能说送走就送走呢?这难道不是浪费资源?

    “她都跟你说什么了?”

    “爱柔当真什么也没跟你说?”裹儿挑了挑眉,显然不相信。

    “我们之间有点误会,她没有跟我说起过。”

    “啧啧,真是别扭的人。”

    “俊哥,不是我说,你一个男子汉,怎么一到情情爱爱的事情上就扭捏起来。你看看我,还是个女郎呢,只要认定一个人,就是千难万险我也一定要把他抓在手里。”

    李裹儿攥紧了拳头,瞪着李俊,他仿佛能看到武延宗被她牢牢掌控,就像是逃不出佛祖五指山的孙猴子。

    “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七,我看啊,还是你不坦诚,这有什么难的。就算是以后要决裂,可现在不是相爱的吗?为什么不努力守住现在的幸福?等到必须离别的那一天,你就是再想好,也没机会了!”

    一番话说的李俊是茅塞顿开,真没想到,一向骄傲蛮横的李裹儿,还有这样的见解。

    “她特地来打听李重福的事情,我想爱柔本来是个对朝政没有兴趣的女人,会这样问,肯定是受你之托吧。”

    “你想,她要不是把你放在心上,怎么会来费这个口舌,只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不做就行了,你也不能把她怎么样。”

    “她真的问了谯王的事了?”

    “这还有假?”裹儿反问道。

    李俊当时就哑巴了,李裹儿的说辞让他的猜测也得到了证实。

    原本人家娘子还巴巴的去给他套情报,结果呢,自己还给人家甩冷脸,说狠话。

    真是不应该啊!

    他抓耳挠腮,想着该如何给宗爱柔赔不是,不知不觉,两人就走到了后院杂物间。

    李俊忽然对这个地方起了兴趣,早前他一直住在东宫,虽然也有库房,可收藏的都是些价值连城的宝贝,个个都擦拭的干干净净,库房里也没有一点霉味,管理的相当好。

    可石壕驿这里的库房可就真真是堆放杂物的地方了。

    什么破烂都有。

    杂物间的房门紧闭,附近倒也没有看守的护卫,也许是知道这里面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就是没人看着,也不会有人起歹心。

    李俊让李裹儿在门外等着,自己正打算推门就进,却被裹儿拦住了。

    “俊哥,你要干什么,这里面脏臭的很,还是别进去了。”

    她用手帕捂住口鼻,人还没有进门,丝丝臭味就已经渗出来了。

    “我觉着新鲜,进去看看而已,你怕脏就在外面站着别进去就行,我一会就出来。”

    “那可不行,你去我也要去!”裹儿扬起倔强的小脸,坚持着。

    哎,要去就去吧,世界上没有什么比说服一个固执的女人,更困难的事了。

    两人忍着偶尔散发出的腐臭和尘土味道,相继进门。

    这间房是正宗的杂物间,并没有想象中的蔬菜肉脯,那些都在庖厨里放着。

    倒是随处可见的马鞍、木架子比较吸引眼球,房间一角,还用一个木框圈着几个小球,都是实心的,画了梅兰竹菊四色花朵的。

    李俊轻轻拿起一个,拂了拂上面的尘土,笑道:“还有马球哩。”

    “对呀,还挺好看。”

    “俊哥,我们拿走一个,留个纪念。”

    说着裹儿就把这马球抢了过去,得,这就成了她的战利品了。

    小小马球而已,拿就拿了吧。

    除了这些马上用具以外,还有弓箭数把,都是锃光瓦亮的,看起来经常使用。

    其余,又有木箱子,竹篾,匣子若干,都积满了灰土,看来是被废弃不用的。

    李俊随意的打开一个大个箱子,马上就被其中的东西给吸引住了目光。

    黄黄绿绿,还有些是灰紫色的,这竟然是满满一箱干花。

    怎么放在这种地方,脏污烂臭还潮湿,这不是糟蹋东西吗?

    李俊捧起几支,李裹儿在一旁看了,便笑道:“怎么,俊哥也喜欢这干花?”

    “是啊,做的不错,都抽干了,而且还保持了形状。”

    看到这些颜色各异还略带清香的干花,李俊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他干脆在箱子里翻找一阵,把那些保存良好,样式好看的干花都拿出来,放在衣服上兜着。

    “俊哥,你这是要干什么?”

    “你别管,看着就是了。”

    两人返回李俊的厢房,他叫来雪青,命道:“给我找几根小藤条来,要柔韧一点的。”

    雪青一阵莫名其妙,又见这地上铺满了各式干花,想不通要藤条做什么。

    这天寒地冻的,想找藤条还真不是那么容易。

    而且太子的命令还很明确,是要几根,这就更为难了。

    她立刻去找驿丞,她想这人应该知道哪里存放着藤条。

    折腾了好半天,也算不负众望,终于找到了两根粗细还合适的小藤条,原本是拴在箱子上做提手的,被驿丞给拆了下来,送给雪青。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就现在这个日子,你想找新鲜的,还真是没地方。

    李俊看看这两根藤条,砸了砸嘴,这也太粗了点。

    雪青解释说,这原本是拴在箱子上做提手的,必须要结实点,不过,如果太子需要,她可以把这藤条劈成两股。

    李俊奇道:“你会编藤条?”

    “回禀殿下,奴婢没进宫门前,帮家人编过蔑筐,怎么处理这些竹条藤条,奴婢有经验。”

    这敢情好,李俊马上拍板,把这件麻烦差事交给了雪青。

    “那你把这些干花和藤条编成花环,一定能戴在头上的那种。”

    在此之前,他已经将干花分类,将颜色搭配合适的凑在一起,其他的又扔在了一边。

    雪青一听,立刻明白了太子的意思。

    编花环呐,小意思,这东西小的时候在村边玩的时候,经常做的,现在也是手到擒来。

    不过,这里的东西还不齐备,她放下干花,跑去找其他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