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老妖妇,坏事做多多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俊儿,这个朝廷以后还靠着你维持,你可不能犯糊涂,姑母告诉你,那个妖妇花样多得很,千万不要相信她的一面之词。你且等着,一会姑母养养精神,一定要去见陛下,到底看看,陛下是个什么情况。”

    “姑母教诲,俊儿铭记在心。”

    “姑母考虑的对,父皇身子还尚未恢复,俊儿不应当出门游玩。”

    一看这个架势,李俊大呼不妙,这要是让太平发现了李俊的状况,两个女人之间的战争,那可就是一触即发。

    想到了这一点,他连忙将话头拉了回来,不再提韦氏的事情了。既然太平还盯着李显那边的情况,他也不能拍屁股就走,只得再想其他的招数。

    “俊儿,你也不必如此,姑母也是为你们的安全着想,这石壕村毕竟不比京城,危险多着吶。”

    “是,姑母教训的是。”

    白嫩小道士从刚才就一直在旁边老实站着,不时给太平递一个欣赏艳羡的表情,把少女心的太平哄得眉飞色舞。

    现在他又给太平奉上了一盏茶,那个小手恭敬的一端,太平的笑容就立刻展现。

    李俊尴尬的站在一边,真想自戳双眼,哦,辣眼睛啊,辣眼睛。

    他们两个就不能控制一下吗?这还有别人在呢!

    难道爱情当真令人盲目?

    怪不得最近太平的气色这么好,原来是天天都在采阳补阴。

    太平和小道士暧昧够了,又把视线转向了李俊,她可还不打算放过他哩。

    这个小子,今天不知道抽了什么风。

    以往看他挺聪明的样子,以为他万事都心里有数,知道是非好坏,可今天居然开始帮着那个妖妇说话。

    是不是被她灌了汤了,韦氏就是个兴风作浪的小贱人,他怎么会看不出来。

    “俊儿啊,先别着急走,陪姑母说说话。”

    李俊立刻心领神会,跑到她身边坐好,摆出一副聆听教诲的样子。

    “你仔细说说,今早在陛下厢房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陛下的状态当真没问题吗?”

    “这……”

    “别着急,慢慢想,慢慢说。”

    “姑母有此问,也不是难为你,我实话告诉你,你年纪轻,许多事情都没有经历。这些年,据我所知,我们座上的这位皇后娘娘可没少使阴招,折腾陛下。”

    “你怎知这次的所谓精神不佳,是不是那妖妇的阴谋!”

    “你想想,我们本来在洛阳呆的好好的,怎的会被拉到长安,还不都是那个妖妇在背后捣鬼!”

    李俊面色一凛,却不是因为他知道了李显曾经多次险些被暗害,而是惊讶于,原来太平公主也知道这件事。

    难道韦氏这些恶行,已经是朝野共知的事实?

    不可能,就算韦氏行事再不周全,很多内廷的丑闻,也不会轻易传出来。

    看来,太平也有自己的情报网。

    不能小看这位久经仕宦的姑母,她虽然是个女儿身,目前看起来对皇位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然而,对她也不能全然相信,一定要有所防备。

    毕竟是唯一的女皇帝武则天调教出来的人,她的野心也是不可限量的。

    再加上历史记载中,她和李隆基的多次斗法,别管这些事情是真是假,总也是个提醒,李俊不能只顾着和韦氏较劲,让太平渔翁得利。

    “姑母教育的是,其实按照俊儿看来,早间父皇的身体确实没有大碍,只是精神不好,也许是旅途劳顿,没有休息好所致。俊儿想,等过段时间,母后一定会亲自给众位朝臣一个说法的。”

    “这件事终究还是父皇和母后夫妻之间的事,我们不好插手,不妨给母后一点时间,看看她最后如何处理。”

    “那你就一点也不担心?陛下若是真在她的手里出了问题,可怎么办?”

    “到时再后悔就晚了!”

    太平痛心疾首,脸上的皱纹都挤到了一起,也不知道她是因为心疼亲哥,还是因为痛恨韦皇后才这样的。

    “俊儿看来,姑母是多虑了。”

    “这里可是石壕村官驿,总共也没有几个人,地方这么一点点,真要是有个祸事,母后想瞒是瞒不住的。”

    太平恍然大悟:“好像也确实是这个道理。”

    “不过,我也不能饶了这个妖妇,过会我就去她那里,到底看看皇兄是怎么了,就算不找她算账也得给这个妖妇一点教训。”

    她这么说,李俊就没办法了,他也不能拦着她不让她去,只能听之任之。

    看来,今天的一场大战是不可避免了。

    只希望,李显能够尽快清醒,别让老婆和妹妹大打出手吧。

    …………

    暂定了方案的李俊,为了不让事情再生变故,赶紧找了个借口,匆匆溜出了太平的厢房。

    大战在即,他也真的没心情出外游玩了,只是在院子里随便逛逛而已,却见,这官驿里来回忙碌的,有不少都是这里的驿卒,那些原本负责跑腿打杂的小厮婢女,差不多全都闲闲的呆在不引人注意的地方,私自偷懒。

    他不觉想到,这人啊,有的时候还真就是不抽不打,他就不动弹。

    凡是能指使别人的时候,都要绞尽脑汁的把活计推给更低等级的人,也就是那些必须跟随主人的贴身奴婢,还算是尽职尽责,都老实的跟在主人身后伺候。

    可也是,若是他们把这样轻松又有面子的差事交给别人,他们也可以到一边死一死去了。

    就在他专注闲逛的时候,却没有注意,他的好妹妹,妖冶艳丽的李裹儿正在向他靠近。

    正盯着屋脊发呆的李俊,忽觉肩上一沉,李裹儿清脆的声音接着响起:“俊哥,想什么呢!”

    “原来是裹儿啊,我当是谁呢!”

    李俊回过头,对李裹儿笑着说道,也没忘了瞥阿城几眼:怎么办的事!公主来了也不通报一声!

    阿城露出委屈的表情:殿下,不是小的不说,实在是公主她不让小的吭声啊!

    小的冤枉!

    李裹儿端着肩,笑嘻嘻的说道:“怎么样,昨天和爱柔谈的还好吧!”

    她又不知道昨天发生的事情,还以为,宗爱柔从她这里打听了消息,又经了自己的指点,早就应该和李俊互诉衷肠了。

    却见,李俊的面色十分尴尬,才觉这件事也许没有那么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