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韦皇后导演美男计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前院游廊上,带着周身寒气的韦皇后,在掌事宫女的搀扶下,已经回到了帝后居住的厢房。

    她急匆匆的脚步,显示着此刻的焦虑,冒这么大的风险跑出来,即便是放纵成性的韦氏,心里也是有点犯嘀咕的。

    只是,当她迈上游廊的时候,却没有径直钻进自己的厢房,而是跑到了隔壁的净房里。

    韦氏进屋,早就等候着的宫女,徐徐走了过来,她们手里擎着的都是皇后入睡时穿的寝衣。

    韦皇后虽个性蛮横嚣张,可也是个有脑子的。

    外面天寒地冻的,冷风呼呼的吹,虽然她时刻抱着手炉,可不免还是沾染上了寒气。

    身上的皮肤都是凉冰冰的,就这样返回厢房,难免引人怀疑。

    小宫女们提着裙裾,几人合力将炭火盆端到正中央,让韦氏置身于温暖之中。

    温暖没能让韦氏的情绪有任何的松懈,她的神经依然紧绷,这次冒险出来,自然不是为了宗楚客,而是为了卢向之。

    经了这次会面,她不觉对这个称头的青年,有了几许怨言。

    真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

    她越想越气,不自觉攥紧了拳头。

    赶着晚上出来见面是一早就约定好了的,卢向之出现在宗爱柔的面前,也绝不是偶然事件,而是一个由韦氏精心策划的狩猎行为。

    之前,一直在洛阳城郁郁不得志的韦皇后,闲来无事,终于憋出一个大招。

    她以她女性特有的敏感,察觉到了一个突破口。

    那就是宗爱柔。

    身为一个女人,她太清楚在这个时代,女人的名节有多么的重要。

    虽然身为天家女人的后妃、公主,各种脏污烂臭的事迹是一点也不少,可没有人敢去质疑她们,惩罚她们,那是因为她们的尊贵的地位使然。

    可作为普通官家的女儿,即便宗爱柔的父亲宗楚客,官拜三品,是个顶顶大的官,又和皇室沾亲带故。

    可她仍然免不了要被流言蜚语重伤。

    打击太子妃就是打击太子,这是韦皇后早就得出的结论。

    最近,她对李俊总有一种很矛盾的心理。

    一方面,李俊的聪明伶俐识大体,总是要比李重福那个阴险狡诈的狂妄之徒要强多了。

    韦氏跟他相处,总体来说,还是心情舒畅的。

    可另一方面,她总觉得,李俊的势力,如今正以一种不易察觉的,细细渗透的姿态包围着自己。

    最明显的一点,她的女儿,一向仇恨李俊入骨的李裹儿,竟然开始给他说好话了。

    这是什么意思?

    韦皇后想到了李裹儿即将开始的荒唐婚姻,要按照她看来,比起武延宗当然还是桃花眼的武延秀更加优秀些。

    不仅人生的细皮嫩肉,就连那个小嘴也是一天到晚像抹了蜜似的,这样的男人才和裹儿最般配。

    可近来也不知裹儿是怎么了,居然还频繁和武延宗那根木头走动,她原本以为,她是和武延秀赌气,才答应另嫁他人,现在想来,也许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

    这场婚姻根本就是出自她自己的意愿。

    自己的宝贝女儿,竟然看上了这么一个呆瓜,韦氏怎能不气愤,她真想发个狠,把这桩婚事给搅黄了。

    可总归是自己的心肝宝贝,看她那么高兴的样子,她还是忍不下心。

    所以就转换战场,开始搅和李俊的婚事。

    她在李显身边几十年,对这位窝囊老公的德性,可是心知肚明,要是跳到他的面前极力反对李俊的婚事,他说不定还真就不会答应。

    如此,还不如她自己亲自动手。

    所以,她选中了早就有意向自己投诚的卢向之,一个英俊的,博学的,至情至性的男人,站在宗爱柔面前,她就不相信,她还能不动心。

    也不需要真的有什么越轨的行径,只需要有一些风言风语,就足够将宗爱柔打入不贞妇人的行列。

    如此,既可以让春风得意的李俊大受其害,也可以打击蠢蠢欲动的宗楚客。

    派出卢向之这个青年才俊去接近宗爱柔,这个计划是在洛阳就定好了的,卢向之也早就明白自己的使命,韦氏这才放心的带着他一起出行。

    总之,她的那个糊涂老公,就像是个傻子一样,什么也看不出来,就是看出来了,他也不会管。

    韦氏和卢向之联手,这一路上就没停了监视宗爱柔。

    如今,这洛阳城都要走出去了,他们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下手。

    也别说,这个小妮子,年纪不大,心眼子还真不少,行进当中,不论多么疲惫,多么忙碌,宗爱柔都会保证身边有一两个随从。

    能不下车,就不下车,只要有个空闲的时间,就捧着本书看,你就是想接近她,都没有门路。

    好不容易等到她得了空,却发现李俊又凑了过去,不咸不淡的聊天,于是,这个美男计等到这时才正式登场。

    要说看到宗爱柔落单的,还是韦皇后自己,当她发现宗爱柔只带了一个婢女去到裹儿房间的时候,她的眼睛登时就亮了。

    李裹儿府上的那几个小宫女,小太监全都听她的指挥,她先是借口自己要沐浴,人手不够,将李裹儿房里的小宫女都拉了过来,又顺带着将翠香也一并叫了去。

    皇后娘娘有命,翠香就是心里存着个疑问,她也不敢不去,只能将宗爱柔独自留在李裹儿的房里。

    这时,韦氏又将宗爱柔落单的消息,告知卢向之。

    这之后的事情,就要看他自己了。

    原说,卢向之也很是尽心尽力,自从得了这个消息,就一直在场院里转悠。

    不时看看光秃秃的树干和忙碌的人群,总而言之,是扮作无所事事的样子。

    总归他也不是朝廷命官,皇亲国戚,所以,就算闲逛也没人理他。

    等了好一阵,就在卢向之即将失去耐心的时候,宗爱柔的小脑袋,终于从安乐的房间里探了出来。

    卢向之小心的远远观望,看她的样子,似乎有些精神恍惚,失魂落魄,不知道是在安乐那里听了什么话,竟然成了这副样子。

    不过,也是亏得她精神不济,以至于连小婢女不见了都没有发现,一路上莽莽撞撞的往前走,就这样,居然错过了自己的厢房,跑到了置放杂物的小院。

    卢向之赶紧快步跟了上去,寻找机会。

    结果,皇天不负有心人,还真就让他给撞上了。

    他充分施展魅力,向宗爱柔示好,一直到这里一切都发展的很顺利。

    然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