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皇后去哪了?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阿城这才有点为难的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方法,雪青还是个好娘子,脾气也算和顺,可总在一起,难免有些争吵。只要一吵起来,她就爱哭。模样可怜的很。”

    “然后,她一哭,我就心软了,心疼的要命,我就哄她几句,一般这样她就好了。”

    “就哄哄就行?”李俊挑眉道。

    “都说些什么啊?”

    阿城愣了愣神,心说,殿下怎么连这个也问他,可看李俊认真的模样,又忍不下心来欺骗他。

    只能绞尽脑汁,倾囊相授。

    “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女人爱听什么,我们就说什么就好了。”

    “比方说?”李俊呷了口茶,眼神专注的看着他,阿城应道:“比方说,雪青就喜欢听别人夸她长得漂亮,那我就说她生的冰肌雪肤啊,眉眼如画啊,反正什么好话都说,只要能让她发笑就行了。”

    “但这还只是第一步。”

    “还有第二步?”

    “当然!”

    “哄女人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阿城突然对这件事认真起来。

    “一般嘴上哄好了之后,为了以后还能相亲相爱,那就必须再给娘子送点小礼物。”

    “最好就是她平时就喜欢但是没买的,这样一送,八成就彻底好了。”

    “你说的这些当真有用?”李俊十分疑惑,要说嘴上哄哄他倒是能理解,不过送东西,这真管用?

    就那个女夫子?

    她能喜欢什么?

    是送本书,还是文房四宝啊!

    这话可把阿城给噎住了。

    他早就说了,他们平民百姓的那点小情小趣,放在太子妃身上,不见得有用。

    太子妃身份尊贵,什么好东西没见过。

    太子还不信,非要他说。

    嘴上说着没用,可李俊还是把这些话都听到心里去了。

    他的眼前掠过的是宗爱柔冻得发红的小手。

    他忽然灵机一动,有了一个想法。

    却在这时,搜刮肚肠的阿城,又有了新的发言。

    “其实吧,有时候也不见得那么复杂。”

    “还有简单的办法,你怎么不早说!”李俊瞪着眼睛说道。

    阿城嘿嘿笑着,颇有些不好意思。

    他想到了太子妃那张冷漠的脸,这个主意若是说出来,不知殿下敢不敢用啊。

    “快说!”他又催了一句。

    阿城终于祭出:“其实,若是吵得凶了,拉过来直接香一口就行了,保证就好。”

    “香一口?就亲一下?”

    “是是,有一次,我把雪青喜欢的一个玉镯子给打碎了,雪青是无论如何也不饶我,我哄了半天,什么好话都说尽了,她就是不原谅我。”

    “我也急眼了,就揽过她的肩膀,嘬了这么一口,嘿,马上就好了。”

    亲一口……

    亲一口就好……

    在之后,阿城说什么,李俊都听不进去了,脑子里反复回荡的就只有这一句话。

    哄女孩,亲一口。

    前院厢房,这是石壕村官驿中最气派的一处院落,如今自然是属于帝后夫妇居住。

    与屋外的森严守卫不同,屋内一直飘荡着一股暖洋洋的香气,沁人心脾的同时,又让人昏昏欲睡。

    就连一向机警谨慎的孙福禄,也开始打起了瞌睡,手里的拂尘落地,发出吧啦一声脆响。

    孙福禄脑袋一沉,猛然惊醒。

    宽敞的厢房中,几个小宫女也顺在墙根底下,睡着了。

    这可坏了事了!

    他吸溜了一下嘴边的口水,向外瞧瞧,真不简单,守卫的士兵都还精神着呢。

    他拍拍脸颊,驱散瞌睡虫。

    然而,即便他拍红了脸颊,还是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

    这里可是石壕村官驿,不知有多少危险都隐于暗处,就等着他们松懈的时候,从地底钻出来,威胁朝廷贵戚。

    他努力振作精神,不过好像并没有什么作用。

    这时,他忽然有了一个发现。

    这次因为是出外游玩,条件有限,就算是挑剔的韦皇后,也只能是跟李显凑合着睡在一起。

    石壕村是两京官道上一处重要的官驿,条件还是相当不错的,各种家具,用品都十分齐备。

    收拾的也是干干净净,妥妥帖帖。

    帝后二人居住的厢房,摆设都是仿照皇宫内的方式来的,保证他们夫妻二人能够在这里住得舒心。

    宽大的胡床上方,笼罩着层层叠叠的轻纱幔帐,微风吹过,纱帐不停耸动。

    孙福禄知道,他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叫醒打盹的宫女,可他却没有这样做。

    他被那张龙床吸引住了目光。

    沉静的夜晚,浮动的香风,一切都是那样的静谧,简单看去,没有任何的异样。

    不知是出门在外心情紧张,还是真的有神灵的指引,孙福禄就是觉得,在他打瞌睡的这段时间,在这间温暖的房里,有事情发生。

    他捏着步伐,小心翼翼的走向胡床,影影绰绰之中,他竟然发现,床上只有皇帝一个人。

    皇后娘娘哪里去了?

    这本来不是他能够管理的事情,可他也不能一直不闻不问。

    毕竟,这间厢房现在算是他在看守,如果,真的出了什么问题,所有的责任可就全是他来承担了。

    他本想叫唤几声,可这样做就会惊动门边上的小宫女,他可不想让她们醒过来。

    孙福禄的眼前猛然出现他那些不幸殒命的前辈,有一脖子吊死的,有被杖毙的,各种悲惨的死法,简直惨兮兮。

    仔细算算,他当这个所谓的掌事宦官也有半年了。

    前些日子他还掐着日子小心计算,自以为总算比之前的任何一人都要活的长了。

    到现在无病无灾,应该算是闯过这一劫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人啊,他就是不能太得意了。

    孙福禄屏住呼吸,小心的掀起帷帐的一个角。

    未见其人,先闻其味。

    一股浓烈的香气,扑面而来,直把孙福禄熏了一个跟头。

    等到他挨过香气的熏染之后,他居然觉着,头脑一阵发晕,恍惚之中,他果然看见,本来满当当的胡床上,只剩下李显胖胖的身躯。

    皇后不见了,他撑住最后一股劲,将两指伸到李显的鼻端,轻轻的气息吹动,还好,陛下还活着。

    又见他胸膛起起伏伏,孙福禄才算更放心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