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撞破奸情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清俊的模样,高大的身形,尤其是那一双细长的斜飞的眼睛,更是让人印象深刻。

    一个青年才俊和太子妃站在一起,旁边竟然没有一个下人跟随,这样的情景,不能不让人浮想联翩啊。

    但与宗爱柔相比,两个小厮现在心里更是怕得不行。

    比起疑似做了不可告人之事的宗爱柔来说,撞见这一幕的两个小厮,现在考虑的就是会不会因为这无意的一眼就丢了小命的问题。

    两边的人都呆滞了,空气凝结,空荡荡的小院里,仿佛凭空飘起了雪花。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卢向之,就这样直直的站着,既不说话,也无动作,宗爱柔瞥了他一眼,恨得牙根痒痒。

    两个小厮更是想撒丫子就向后跑,奈何实在是太怕了,根本连腿都迈不开。

    再拖下去,就该有其他的人来了。

    最后,还是宗爱柔大发慈悲,咬了咬牙,率先迈开了步子。

    两个小厮看太子妃已经动起来了,都不由自主的将目光转移到了卢向之的身上。

    但见他,从容微笑,不急不恼,这个心里就更加怀疑了。

    要知道,现在这个朝廷里,贵族男女之间这点破事,就多了去了,并不是十分稀奇的事情。

    男子这样坦荡,是否说明他和太子妃真的没有发生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二人稍一打愣,再一看,宗爱柔已经走到了他们面前。

    而他俩的身板子,还牢牢的堵着门口。

    “让开!”

    爱柔面露怒容,两人这才屁滚尿流的给让开了位置,爱柔跨进了前院。

    两人摸摸额头上的汗,回想刚才太子妃的冷脸,不由得打了个激灵。

    总之,这几天的日子是不会好过了。

    按照以往的经验,他们断定,太子妃一定会铲除他们这两个知情人的。

    他们战战兢兢的走了,带着万分的沮丧。

    而另一边,太子妃宗爱柔也在经受着考验……

    却说,世界上的事情总是无巧不成书的。

    就比如,没有事先的计划,也没有人通风报信,可太子李俊就堪堪出现在了这一堵月门后面。

    而且,他的身板子还正被两个慌张的小厮挡住,根本没人发现。

    正当宗爱柔急急走出来的时候,他才略略退后了些,站在了场院里,迎接着老婆。

    而他的老婆,现在显然根本不敢往前走了。

    自从看到李俊的身影,宗爱柔就像是被下了定身咒一般,呆立在那里,犹如石像一般。

    看到了,他一定看到了!

    她的心瞬时揪紧,脸上浮现出惊慌的神色。

    并不是她做贼心虚,而是,她明白,作为一个太子,撞破这样的场面,意味着什么。

    怎么,还没当上太子妃,就要折在这里了?

    看来他们这桩荒唐的婚姻是该到头了。

    不嫁给李俊不是她的愿望吗?

    可是,如果因为这件事被太子废弃,那么,倒霉的就不只是她自己,而是她全家。

    作为一个孝顺女儿,她怎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家老小,因为她的失误而遭殃。

    她用委屈歉疚的眼神看着李俊,脚下踟蹰,她不知该如何解释,就在这时,那个阴谋家,却坦然的从月门里走了出来,也与李俊遭遇。

    宗爱柔仍站在游廊上,卢向之却自自然然的走了下来,而李俊也启动步伐,迎向了他。

    正当爱柔以为他们一定会起争执的时候,李俊竟然与卢向之擦肩而过,向她走过来。

    “你在这里站着做什么?”

    卢向之转过身,眼神直对着他们,爱柔明白,他这是在等着看好戏。

    她想表现的坦荡一些,可行动上就是跟不上,眼见着李俊走到了她的身边,用有些逼迫的声音,质问着她。

    她只得低声说道:“不认识路,走到这里来了。”

    “身边怎么连个婢女都没有?”他的声音更加冷淡。

    “不知道。”

    “不知道?”李俊一甩袖,回身一看,卢向之早就跑了。

    便对宗爱柔说道:“这是什么地方?”

    “你当这里还是洛阳皇城?”

    “还是你宗家老宅?”

    “身为太子妃,行事还如此轻纵,枉你还说自己博学多才,处事谨慎,你的脑袋是怎么长的?”

    他用略带薄怒的眼神瞪着她,本来,他也不想表现的如此愤怒,可当他发现宗爱柔身边一个婢女都没有的时候,他的愤怒就是货真价实了。

    卢向之和宗爱柔的简短对话他全都听见了,第一时间,他就意识到,这是韦皇后的诡计。

    卢向之是她引荐给李显的,这一路上,卢向之也都跟在她的身边,寸步不离的。

    原来,找了这么一个美男子来,就是为了做这件事的。

    也亏她想得出来!

    真是下作!

    败坏太子妃的名声,搞得李俊头上绿帽子横飞,这应该就是韦皇后的计划。

    即便你军功再高,也阻挡不了老婆红杏出墙。

    顺便还能打破宗楚客利用女儿和李俊建立联系的企图,真是一石两鸟的妙计。

    在这样的年代背景下,一旦出现桃色事件,甭管宗爱柔是否和卢向之有私情,那她能全身而退的可能性也很小。

    可卢向之又如何?

    他一个世家子弟,看着也是一表人才的,李俊相信,他的脑袋绝对是清醒的。

    但带着这颗清醒的脑袋瓜,他难道没有意识到,这样做的风险?

    在他之前,武则天的外甥贺兰敏之的下场还历历在目,勾引准太子妃是个什么性质,他不会不清楚。

    可他还是这样做了,也不知韦皇后是许了他什么好处,让他甘愿冒这样的风险。

    幸亏这次是李俊亲自撞见了,这要是其他的贵戚看到这一幕,只需要一个晚上,风言风语就可以掀起来了。

    到时,再想掩盖也掩盖不住。

    可那两个小厮又怎么办?

    李俊的心一下子就狠硬了起来,必须要除掉这两个人!

    宗爱柔立在原地,自知理亏,只能低头瞧着自己的鞋尖,说话也不是,不说话也不是。

    李俊就这样端着肩看着她,小样,你不是挺能说的吗?

    你倒解释给我听听。

    这样的事情,传出去你可就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怎么样,快来求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