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不怀好意的相遇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突然之间,李裹儿就发出了结束性的宣言,她看着宗爱柔深思的模样,心里还是挺安慰的。

    这一次,若是能把这个榆木疙瘩的脑筋给敲打开,也算是大功一件了,说不定,他日还能和李俊吹嘘一番呢。

    按照李裹儿的估计,她和武延宗的情意会逐渐加深,最后成为不可分割的神仙眷侣。

    既然她这边感情顺利,总不希望看着李俊的深情无处安放,所以,她才出手,开导宗爱柔。

    两指一捏,拿起一个杏脯放在嘴里,李裹儿边嚼边说:“爱柔啊,找我有什么事啊?”

    无事不登三宝殿的道理,李裹儿也明白,以宗爱柔的个性,要不是有话说,绝对不会亲自来拜访。

    路上遇见能说两句话就已经是不错了。

    宗爱柔还沉浸在应不应该和李俊套近乎的这个问题中无法自拔,猛然听到她的问话,当真有些措手不及。

    愣了好一会,才应道:“没有什么事,只是想和公主聊聊天而已。”

    “你别说笑了,”裹儿耸耸肩,笑道:“你什么脾气我还不知道,就怕惹事,能躲就躲,要不是找我有事,才不会专程过来找我。说吧,看看我能不能帮上忙。”

    她答应的这么痛快,反倒让宗爱柔觉得不好意思,脸颊都有些泛红了,也不知是不是她的厢房实在太热的缘故。

    她轻轻抚了抚脸颊,有点犹豫的说道:“公主殿下。”

    李裹儿闪着灵动大眼:“哎,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叫我裹儿就可以了,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总是这么客气。”

    “是有一件事,爱柔不知当问不当问。”

    “问吧,别犹豫。”

    “公主是否知道,当年皇后娘娘为何与谯王殿下交恶?”

    裹儿噗嗤一笑,马上心领神会。

    “还说心里没有太子,我问你,这事是太子让你来问的吧。”

    李裹儿笑的就像是偷腥的小野猫一样,这让宗爱柔完全没了面子,不论她如何解释,李裹儿就是认定了,她是钟情于李俊,才会来打听这件事的。

    “公主殿下,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别管怎么样了,反正,我告诉你,这件事呢,你来晚了,我已经说出去了,不会再说第二遍。”

    说出去了,这又是怎么回事?

    这不是一桩机密吗?

    还能随便说出去,宗爱柔大惑不解,可看李裹儿的样子,是绝对不会再告诉她了。

    不仅如此,她还摆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嘻嘻笑道:“哎,虽说消息你是没打听到,可是你的心意却带到了,我想太子要是知道你来帮他打听,一定会很欣慰的。”

    “你呀,”裹儿伸出纤纤玉指,点了点爱柔的脑门:“心里有太子。”

    离开厢房的时候,宗爱柔的脑子里不停转动的只有一句话:你心里有太子。

    这句话真是轰的她辨不清东南西北,摸不准自己真实的心意。

    懵懵懂懂之间,竟然失神,走上了一条岔路,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这里根本就和自己的厢房是相反的方向。

    一个小院里,有柴房和灶间,现在也不是用饭的时间,小院子里连个人影都没有。

    就算这里是官驿,可总也是在村子里,宗爱柔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又是孤身一人。

    她的心不禁揪了起来,更加讨厌李俊,要不是一直想着他的事情,也不会犯糊涂走到这里来。

    她连忙转身,想找到回去的路。

    却发现,就在对面的月门里,正有个人影在微笑的注视着她。

    那人,她并不陌生,正是由韦皇后亲自引荐的卢向之。

    他那略带玩味的眼神,让宗爱柔不寒而栗,没错,那日初见的感觉一点也没错。

    这个人对她没安好心!

    可现在能怎么办?

    卢向之就堵在月门前,想回到她居住的厢房,必须穿过这个门,没有第二条路。

    而她很确定,一旦她走向前,就一定会被他纠缠。

    她脚下迟疑,却在这时,卢向之竟然向她走了过来,而附近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奇怪了!

    怎么会没人?

    浩浩荡荡一列马车队,宫廷贵戚全算起来得有百十来号人,再加上官驿里工作的人员,再怎么说,没人过来看看实在是说不过去。

    她顿觉喉咙发紧,想喊又不敢喊。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擦黑了,一男一女单独相遇,周围还没有一个随从,总是件有伤风化的事情。

    而这时,卢向之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

    “太子妃。”他还假惺惺的问了个好。

    爱柔立刻向后退了几步,与他拉开了距离。

    她板着脸,一句话也没回。

    不能和他说话,也不能给他一个好脸,这是陷于窘困的宗爱柔,唯一能做到的事情。

    “没想到这石壕村的官驿,房间院落还挺多,太子妃是不是迷路了?向之可以送太子妃回去。”

    他略带微笑的看着爱柔,让她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直觉。

    不怀好意,这个男人!

    他一个外臣,怎么可以用如此轻佻的语气和太子妃说话。

    再者,按照韦皇后的说法,卢向之可是范阳大家出身,各项礼仪规矩都是识得的,可他居然还这样做了。

    这就说明,他是故意的。

    他想干什么?

    在短暂的时间内,宗爱柔低垂着头,脑筋飞速运转着。

    “太子妃,请!”

    卢向之微微探身,已经做出了带路的架势。

    他彬彬有礼的样子,让宗爱柔觉得,要是再在这里耽误工夫,就实在是太不合适了。

    她脚尖轻启,正欲向前,只听得月门那边响起一阵人声。

    有人来了!

    爱柔心里更慌了,手瞬时就抓紧了袖口。

    这时,声音越来越近,她能听出,这是两个小厮要过来搬柴火。

    天气寒冷,木炭和柴火消耗的都很快,为了照顾好这些过路的皇亲贵戚,小厮们只能加班加点工作。

    只一刹那的迟疑,小厮们就进入了院子。

    当看到这一男一女,并排站在小院里的时候,两人的脸登时就垮了。

    只看他们的穿着就知道,一定是朝廷贵戚,况且,那个漂亮女人,听说还是太子妃哩。

    虽说还没成婚,可早就是太子相中的人。

    而在她身边的男人,显然不是太子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