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太子是个好男人!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一见宗爱柔过来,安乐立刻摆上了各式的吃食,笑意盈盈。

    如此热情,弄得爱柔都有些招架不住。

    简直是诚惶诚恐,不知所措。

    “爱柔啊,我看你最近和太子相处的不错啊!”

    李裹儿这人还真是个心直口快,简单直接的人,一上来就直奔主题,不给宗爱柔兜圈子的机会。

    毕竟,她现在最感兴趣的就是他们两个的关系进展,别的事情统统都要让路。

    宗爱柔面露尴尬,她本来只是想找她说说话,解解闷的,哪怕李裹儿跟她聊些香水啊,衣衫之类的,都比问这个问题好啊。

    然而,很明显的,此刻的安乐公主感兴趣的只有这个问题。

    宗爱柔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多谢公主关心,太子殿下待爱柔很好,爱柔都明白的。”

    “明白?”李裹儿敲敲桌面:“我看你是不明白!”

    “爱柔,我知道你爱读书,跟我也不是一路人。圣贤书我没读过多少,可也知道一个道理,孔夫子都说了,男女之事,食色性也,这是天经地义的,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公主殿下……”宗爱柔刚想给自己辩解几句,立刻被李裹儿给挡了回来:“你不必说了,我就问你一句话,你讨厌太子吗?”

    她用诚挚的眼神看着宗爱柔,看的她心里一颤一颤的。

    她这说的不是废话吗?

    就算宗爱柔讨厌太子,她敢和她透露这个心思吗?

    她敢说实话吗?

    她不要命了吗!

    那可是大唐太子,她一个闺阁小娘子,还能说他的坏话?

    基于这个问题属于无底深坑的范畴,宗爱柔为自身计,决定闭紧了嘴巴不回答。

    不过,这一招躲避,在李裹儿这个咄咄逼人的女人这里,根本就起不到作用。

    “哎,你这个人啊,怎么让你说点实话就那么难呢?”李裹儿双手托腮,感到十分遗憾。

    她知道宗爱柔一向以嘴巴严,心思重著称,只要她自己不想说,裹儿是屁也问不出来。

    不过,她也不气馁,这两天她一直小心观察着,据她来看,宗爱柔和李俊说话时候的那个情态,怎么也不像是讨厌的样子。

    这人一贯是个冷淡脸,一和李俊说话吧,时不时的还能有个笑脸。

    思及此,安乐又再接再厉:“我也没有别的意思,你不要多想,在我看来,太子是个好男人啊,你不要因为自己的偏见,错过了这么好的郎君。”

    一直低垂着眼眸的宗爱柔,闻听此言,登时就抬起了头。

    她惯常平淡无波的脸上,再也绷不住了。

    她瞪着李裹儿,吞了一口唾水。

    在她的印象里,李裹儿什么时候觉得李俊是好人了。就在年初的时候,她还天天叫嚣着太子是个奴婢之子,是天生的贱种之类的,虽说那些也都是气话,宗爱柔也没有把他们当真。

    可甭管怎么说,那个时候,这样的恶言恶语也是裹儿的真心话吧。

    可现在,就在自己眼前,李裹儿居然口口声声的称赞太子是个好男人,这是吹了哪一股的妖风?

    还是太子许了她什么好处,难道是退位让贤让她做皇太女吗?

    她张口结舌的看着李裹儿,不知道这句话该怎么接下去。

    “怎么?你没觉出太子的好来?”

    沉默了片刻,李裹儿继续引导。

    “反正,别管怎么说,我看,太子是很喜欢你的。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比太子喜欢太子妃更好的事情。”

    “太子殿下确实对爱柔很好。”宗爱柔的眼前,闪现的是那个递到手上的手炉。

    暖暖温热的感觉,分不清是手炉中燃烧的炭火,还是李俊双手的余温,这样想来,李俊对她确实是有几分关心的。

    “哎,你能明白这份好就行。”

    “你要是不服气,大可以想想那些前朝的事迹。像那梁朝徐娘,陈朝沈皇后,她们以前可都是做过王妃的,最后呢,不过是被丈夫抛到一边,空守着一个位置而已。”

    “所以,别怪我没提醒你,女人啊,还是要想办法抓住男人的心才是。再说,据我所知,太子身边也还有其他女人,你不加把劲,可有的是人盯着太子哩。”

    “太子喜欢谁,我也管不了,我只知道老实本分的当好太子妃就是了。”

    不知怎的,听了她的话,爱柔竟有些泄气的感觉。

    她虽然年纪不大,可早就明白,千金难得有情郎这句话的含义。

    生在这样的富贵家族,就算不让她做太子妃,以后也终归是要找个体面的贵戚子弟嫁了的。

    在这样的男人面前,她根本不奢望什么一心一意,她只希望,太子能给她足够的颜面就行了。

    而这一点,李俊之前已经承诺过了,只要她不惹事,李俊保证与她井水不犯河水,这样不是很好吗?

    她的目的不是已经达到了吗?

    为什么这颗心还是隐隐作痛,不知道从何处而来的一股酸楚,渐渐撅住了爱柔的心。

    她说不清这是什么感觉,可情场老手李裹儿,一看她苍白的脸色,就知晓了一二。

    原来,她也是看中李俊的。

    “我知道,你想和太子相安无事,可你也得想想,以后,太子的身边肯定不止你一个女人,你就是不争不抢,也不能保证其他的女人不会打你的主意。”

    “那公主看来,爱柔应该怎么办?”宗爱柔挑了挑眼,这次她是诚心想要向李裹儿求教一二。

    “我说了,你就能照做?”

    “这……”

    可惜,裹儿也十分了解她,就这个倔强的女人,你就是教了她,只要她认为不对,她也绝不会照做,又何必白费口舌。

    李裹儿叹了口气:“我和你说这些话,无外乎希望你能对太子热情一些,近来我看着,太子总是找机会和你相处,可你的反应总是很冷淡。这样,难免会让太子伤心。”

    伤心?

    就那个狡猾的太子,他也会感到伤心?

    就因为自己冷淡对他?

    宗爱柔的心里升起了疑问三连,还真就不服气了。

    既然话说到这里,她也就敞开了说了。

    “公主殿下,以现在的情况来看,爱柔的身份很尴尬,我只是想尽力保证太子和我都能顺利的生活下去,不要有过多的矛盾,这也有错?”

    “你的想法是没错,可那是建立在太子对你没有心意的前提下,可现在呢?”

    李裹儿扶着额头,循循善诱:“你别告诉我,你对太子的心意一点察觉也没有。”

    “你从小就以冰雪聪明著称,不会连这点事情都看不出来。”

    “若太子对你有情有义,你还冷漠处置,难免太子不会因爱生恨。”

    “好了,言尽于此,希望你能听得进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