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看闲书不是好行为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旅程开始的第二天李俊就发现,在宗爱柔的行李之中,占据了最多位置的,不是那些女人喜爱的衣衫首饰,而是一摞一摞的书籍。

    那天,车队经过一片荒原,到处都光秃秃的,连一点衰草都没有,当时李俊的心情糟糕极了。

    以前在现代的时候,他就有冬日综合征,也就是说,只要到了冬天,气候寒冷,万物低迷的时候,他就开始神经衰弱,精神不振。

    每到这个时刻,他就怀疑自己是冷血动物,天气一冷就想冬眠休息,根本提不起劲来。

    可现在也不是打盹偷懒的时候,为了让自己时刻保持清醒,他就总要找点事做。

    比如,偷窥老婆。

    荒原上阳光晴好,到处都是一望无际的黄土地。

    宗爱柔找了几个小厮,先抬出来一领竹席子,之后,她命人把携带的书籍都搬出来,摊在竹席子上。

    这次她准备不周,没想到旅途颠簸,还遭遇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雪,她带来的整箱书册竟然受了潮,沾了水,真是让她心疼的要命。

    宗爱柔是个爱书如命的人,这些个宝贝在她的手里,竟然还遭遇了这样的不测,她怎能不赶紧想办法。

    于是一连几天,她天天不是看天,就是望地,只盼着天早点放晴,地上的积雪也赶快融化。

    终日唉声叹气,就连李俊也猜不出她究竟是为什么情绪不佳。

    整日诚心企盼,终于看到了这片干燥的荒原,这一下,宗爱柔哪里能放过。

    趁着车队休息的间隙,赶紧把书册都一本一本的码放在竹席子上,让它们接受阳光暴晒,去一去霉味。

    李俊一看,这可真是个新鲜事,遂马上凑了过来,蹲在地上,看着这些书册。

    还别说,以古代有限的条件来说,宗爱柔这些书保存的还真是不错。

    再看这些书名,一水的经史子集,总而言之,都是正经书。

    啧啧,她还真是个女夫子。

    他装模作样的拿起一本看看,乃说道:“你不喜欢看传奇吗?”

    “哦,那个啊,也看一点,不过不多。”宗爱柔知道,女子读传奇不是什么体面事,所以还是伪装了一下。

    可翠香这个丫头可是一点也没看出这一层的意思,唯恐李俊以为她家娘子是个冷性子,死脑筋,忙道:“柔娘子最爱读的就是补江总白猿传了,那个应该算是传奇了吧。娘子看过后还给奴婢讲过呢!”

    宗爱柔闻言,立刻白了她一眼,翠香嘻嘻一笑,反正只要能让太子喜欢娘子,她就是被甩两个白眼也无所谓。

    再者,翠香最了解她家娘子了,别看宗爱柔平时对人爱答不理的,其实还是个嘴硬心软的小娘子。

    她对翠香最大的惩罚,也就是瞪几眼,数落两句,就连污言秽语都没有用过,所以,翠香根本不怕她。

    当然,如果翠香是那种好坏不分的贱奴,宗爱柔也不会如此纵着她。

    这些年来,二女一同长大,虽有主仆之分,可早就是相互了解的姐妹。

    宗爱柔也知道,翠香也就是有点小女孩的心思,想为她多争取些利益,没有其他的意思。

    宗爱柔能够肯定,翠香对她是绝对忠诚的。

    一旁的李俊,立刻接收到了翠香的提示,补江总白猿传,这个名字听起来就不是什么正经书籍。

    看来,宗爱柔这个小娘子和普通的娘子也没什么区别,大概就是更能端架子装蒜而已。

    他忽而也对这本书产生了兴趣,遂打趣道:“爱柔啊,这本书在哪里,我也想看看。”

    宗爱柔拿着个拂尘,正在书页上拍打,闻听此言,立刻顿住了。

    而这时,李俊已经自顾自的在一堆书中翻找了。

    她立刻正色道:“爱柔听说,太子近来酷爱读兵书,像这种传奇故事,太子也有兴趣?”

    “看来,娘子是承认自己看过这本书了?”

    “没什么不能承认的,看过就是看过,又不是见不得人。”

    这个女人真是,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夹枪带棒,稍微柔和一点,能不能行啊。

    他本想再和她理论几句,可又顾忌着朝廷贵戚都在露天坐着,万一被他们瞧了去,又要借机做文章,也就作罢。

    宗爱柔瞥见了他离去的身影,却并没有抬头,还是严肃的摆弄她那些宝贝书册。

    只是,这个世界上,总是不缺少暗中窥视的眼睛。

    就在两人有一搭无一搭的进行着毫无意义的对话的时候,卢向之正在不远处用他细长的眼睛,盯着他们。

    他们脸上不时浮现的笑意,偶尔碰到一起的眼神,都在提醒着卢向之,太子和太子妃之间,是互相吸引的。

    这种淡淡的情意,也许当局者还全然没有发觉,可作为局外人的他,却看得明明白白。

    他心中暗自敲起了小鼓,如果宗爱柔当真把李俊放在心上,那皇后交代的事情,还真不一定就能顺利办成。

    难道,他要再做一份计划?

    …………

    正在李俊发呆打愣看着粗树枝的时候,一身紫袍的武延宗走了过来,这几天,武延宗总是找不到机会与李俊单独说话。

    他的身边总是簇拥着人群,总不能让他落单,武延宗心里这个愁啊!

    自从李裹儿将李重福的旧事告诉他,他就一直惴惴不安。

    这个秘闻,只放在他的肚子里,总是不稳妥的,一定要赶紧转告李俊,这也是李裹儿的意思。

    进入驿馆,许多人都分散休息了,李俊的身边终于空了,武延宗也抓住了难得的机会,主动过来搭话。

    李俊看到他,也是心情大好。

    拍拍旁边的座位,示意他过来。

    “延宗啊,我看你一路上和裹儿相处的不错啊,怎么样,我让你和她成婚,没有难为你吧。”

    李俊非常没有自知之明的说了这句话,武延宗眉头一跳,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对于他来说,有些事情就是宿命,躲是躲不过去的,没有什么满意不满意的区别。

    “太子殿下,延宗有话要转告。”

    “哦,什么事?”

    “公主说,陇右军营里有奸细。”

    “裹儿也这么说?”

    “殿下早就知道了?”

    两人面面相觑,武延宗显然没有料到李俊早就知道了这件事。

    “是啊!”李俊诚实的答道,但他并没有将消息的来源告知武延宗,他和无名酒肆那些人的交情,延宗全然不知,既然如此,便没有必要把他牵连进去。

    “但是,你还是要把裹儿的说法告诉我,毕竟,每个人了解的情况是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