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道士太平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然而,武延宗无法想到的是,李裹儿的脑子一向都非常好使,聪明着呢。以往她纵行非法,也是因为周围就是那个环境氛围,既然她怎么作天作地都不会有人管束,那又为什么不这样做呢。

    而现在,已经结过一次婚,可仍然属于少女年纪的李裹儿,心中终于有了一丝牵挂。

    那在心中渐渐生根发芽的小小期待,少女情怀,正指引着她走向另外一条道路。

    这世界上的情情爱爱究竟有几人能够说得清楚,也许一份爱恋也可以让一个坏女人改邪归正呢!

    实际上,在场的贵戚,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河边一对人的身影,在前方更广阔的一片荒原上,一个更为耀眼的人物,正展开他的第一次亮相。

    太平公主一向是个很会享受的女人,前几日,她的头号男宠崔湜崔郎君不幸被下了大狱。

    她并没有感到多么伤心,一种更加深刻的情绪笼罩了她。

    那就是愤怒。

    这个没脑子的男人,竟然未经允许就私自行事,打算暗害太子,幸亏最后是没有成功。

    若是当时被他撞上大运,真的成了的话,那太平自己说不定也会被牵连进去,成为他们背后的靠山,理所当然的幕后主使。

    因为崔湜是靠抱着太平的大腿过活的,这件事在李唐朝廷里是一件人所共知的事情。

    即便太平真的对这件事一无所知,只要真的成功了,那些流言蜚语也会不停的向她射过来。

    对她恶语中伤。

    当然,依靠着她镇国太平公主的威严,她可以完全不理会这些谣言,可她仍然觉着憋屈。

    竟然还要让她一个堂堂公主给这两个混账兄弟背黑锅,天下岂有这样的道理!

    在上阳宫和李显对峙的那天,太平抛弃崔湜的时候,她的心中没有任何的愧疚不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自从她十岁起就开始和母亲学习吏治,若论政治经验,说真的,就连崔湜都赶不上她。

    她十分明白,对于一个从政者,壮士断腕的精神是多么的重要。

    对于她来说,崔湜只是一个帮手,一个还算称头的男宠,一旦他做了危害自己的事情,舍弃他也没有什么心疼的。

    这不,自从折了崔湜,太平公主稍加修整,就重新投入了聚会宴饮的快乐生活之中。

    只不过,这一次她吸取了经验,再也不从朝廷官员中选取男宾了。

    她开始开辟新的战场。

    要知道,朝廷贵女想找个相好的男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皇宫里男人最多的工种是什么?

    就是阉寺也叫宦官,又叫太监,这样的人,他就是再多,也没用啊。

    可朝廷贵戚的男子又普遍都有官职在身,刚刚在崔湜那里栽了跟头的太平公主,可不敢再去招惹当官的男人了。

    当然,按照常理来说,只是近一段时间,她要小心一些。

    还有一个原因在于,人嘛,就算是上了年纪,她也一样贪个新鲜,温文尔雅举止有度的男人看多了,不免有些腻了。

    想换个花样尝尝鲜。

    于是,她就想起了自己的老本行。

    道士!

    哦,对,女道士!

    要说太平的道龄那还真是够长的,那一年,她才只有八岁,武则天就以为她的母亲,也就是太平公主的外祖母,荣国夫人杨氏祈福为名,责令太平公主入了道教。

    这太平的封号其实就是当年的道号。

    太平是李治和武媚娘最小的孩子,又因为天生聪颖美丽,简直是备受他们夫妻的宠爱。

    虽说是入了道,可也就是挂了个名号,根本没有去道观修行,照样住在皇宫里。

    武媚娘后来回忆,当初有此举,一来是对外宣称的,为荣国夫人祈福,二来就是太平小的时候,体质比较弱,为了能让女儿健康成长,他们就仿照民间的一些做法,让她挂一个道号,借以渡劫。

    几年之后再看,这一招还真是很管用,太平的身子越来越强健,这太平的道号也就沿用下来了。

    但是,若论及太平和道教的姻缘,却并不止于这挂牌的道士称呼,实际上,在她还是青春少艾的时候,她还真的修炼过。

    那时,适逢吐蕃使团进长安,一下子就相中了太平公主,死活要向李治提亲。

    这家伙,要是个宗室女,李治也就答应了。

    可太平是谁?

    那是他的亲女儿,同时还是他众多子女中最为疼爱的人,他怎能放手。再加上,她妈武媚娘又是史上当之无愧的最强皇后,他们夫妻俩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太平去吐蕃受苦的。

    于是,由李治和武媚娘联手炮制了一出火速入教的好戏便立即上演。

    李治命人在皇宫内院中,修建了一座名为太平的道观,然后,就让太平公主天天住在这个道观里。

    对外谎称公主身体不济,需在道观中休养,无法成婚,这才免过一劫。

    这样看来,道士的身份,还真就是太平的幸运符。

    于是,在男女情爱方面遭受重大挫折的太平,幡然悔悟,开始开辟新的天地。

    她将目光对准了自己的同行,那些修行的男道士。

    这次前往长安,她就把他们带在身边,没事讲术风水什么的,既有趣,又解闷。

    若是想有个深层次的发展,这些道士也没有什么忌讳,反正道士有不必戒色,在这方面太平十分放心。

    总的来说,与他们交往,还是很有意思的。

    现在她在一群穿着直裰道袍的青年男子的簇拥下,和他们有说有笑,这样的情景落在李俊眼里,也觉得很是一副美景。

    至少,这一群道士,短时间内不会再搞什么阴谋诡计了。

    太平这一条线,暂时算是消停了。

    当然,时局这个东西从来都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从没有风平浪静的时候。

    这不,在各位贵戚的注视下,韦皇后身边的那个俊秀青年就这样坦坦荡荡的坐在了帝后夫妇的身边。

    如今已经进入了腊月,那个风是呼呼的吹,冷的嗖嗖的,李显虽然一时逞强,听从韦皇后的建议,决定返回长安。

    可相对的,他也不是个愿意受苦受累的人,对他来说,他的前半生实在是过得太悲苦太凄凉了。

    于是,终于登上皇位的他,绝不愿意再委屈自己分毫。

    就像现在,他和韦氏就绝不肯露天坐着,而是要呆在舒舒服服的宽敞马车里,享受着烧红炭火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