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虱子的遐想(今晚还有加更一章~~)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在这次旅程当中,皇亲贵戚当然是有马车可坐,但陪同的官员可就没那么好的福气了。

    就像姚逵这样的倒霉蛋,只有骑马的份了。

    好在他也不必开口说话,只要闭紧了嘴巴,也就只有脸面上受点罪,被冷风拍一拍,黄沙都挂在脸上。

    袖口里也是忽悠忽悠的,感觉到处都是沙子。

    可就在他暗自庆幸,这份苦总还算能挨住的时候,旁边马车的帘子却掀开了一个角。

    “姚逵啊,现在到哪里了?”

    “殿下,还没出东市呢!”

    “这样啊!”

    “父皇和母后那边怎么样?”

    按照马车队的排序,太子和公主属于第二梯队,第一梯队只有帝后二人的马车。

    他俩的马车不仅个头最大,而且随从也最多。

    远远望去,呜呜泱泱的百十号人,愣是把第一梯队和第二梯队隔绝开好几十米。

    身为臣子,可不能欺瞒太子,这点规矩姚逵还是懂的。

    为了弄清楚情况,他只能在不改变自己排序的前提下,努力抻长脖子,使劲巴望。

    过了一会,他朝车帘处喊道:“殿下,一切正常,马车行进的很平稳,风沙似乎也减弱了一些。”

    李俊盘着腿,噗嗤一笑。

    这个姚逵还学会随时说吉祥话了,只听这马车顶桄榔桄榔的响声,就知道,这风势是一点也没弱。

    这个时候,他就不得不回忆一下现代生活的好处了。

    要不是在这里实在太闲,他也不会去找姚逵聊闲天。

    手机,电脑,这些东西可真都是伟大的发明啊!

    以前他是个宅男的时候,可以轻松做到一个星期不出房门半步也一点都不烦。

    打游戏,看电影,能做的事情简直是多得不得了,哪会像现在一样,闲的都要长虱子了。

    想起这个虱子,他忽然觉得浑身都泛起了皮痒。

    反正车里也没有别人,他拉开袖管裤管就是一顿挠啊。

    虱子这个鬼东西,作为一个生活在现代,健全卫生条件下的人,根本连见都没有见过,更别提会长虱子了。

    可就在李俊征战在陇右道的时候,一连二十多天没洗澡的他,就见识到了虱子的真容。

    白色的犹如米虫的是专长在身上的,黑色的小个的,是专生在头皮上的。

    简直了。

    穿越一回,他想收获的,可不是这等恐怖的知识。

    想起当时的情景,他到现在还浑身痒痒。

    等到回到洛阳城郊,他就迫不及待的洗了两次澡。

    浑身上下一顿搓,就这样,刚开始的几天,这身上还偶尔蹦跶出来几个虱子小仔。

    都被他一一捏死了。

    之后的几天,他便化身水神,疯狂洗澡清洁,总算消灭了盘踞在他身上的所有虱子幼虫。

    虱子彻底消灭的那一天,李俊就像是获得了新生一般。

    哎,什么都别说了。

    还是自娱自乐,找点事干吧。

    他打开一个箱柜,拿出一个卷轴,那是宋柳儿倾情绘制的洛阳地图。

    山山水水,里坊桥梁都清楚的标志其上。

    没想到,这个小娘子还真能做到这种地步。

    宋柳儿是吃苦耐劳并且多才多艺的,这一点,李俊在陇右道的时候,就已经很明了了。

    可是,看到这幅图,他仍然对她充满了赞叹欣赏。

    在极端恶劣的条件下,她居然用如此之短的时间,就绘制好了简图,这样雷厉风行的干劲,实在让他惊叹。

    他想到了那一日,姚逵看向宋柳儿时,那含情脉脉的眼神,哎呀,姚逵这小子,如果真能把宋柳儿拿下,他可是有福了。

    总归还是要感谢我,李俊如此想到。

    宋柳儿吧,据他猜想,大概对自己还是有点好感的,至少她表现出来的样子,是那个感觉。

    李俊身为太子,是完全有能力也有资格把她留下身边,收了收了的。

    可是,他却没有这么做,他把这个机会留给了姚逵。

    这当然不止是因为他的宽宏大量,严格说来,他也是有权衡的。

    当他刚刚从陇右道回来的时候,他府上还乱成一团,苦桃没疯,宗爱柔也不知是个什么心思。

    太平送来的那两个舞女,倒还算安分,没怎么闹妖,可是这么多的女人,放在一个地方,那没事也会生出事的。

    再把宋柳儿这种才貌双全的女子,送到她们面前,岂不是羊入虎口,静等着让被她们撕碎。

    所以他才把宋柳儿送到姚府去避难,也算是给自己找点清静。

    如果能成就一段姻缘,也算是他做了件善事吧。

    而另一边,一对小情人正有滋有味的打闹,可不像大太子这样,为难自己。

    这样的可爱又可恨的人,就是自称大唐第一公主的安乐公主李裹儿。

    未婚男女,独自同乘一辆马车,这样惊世骇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情,也就只有她干得出来。

    而且还没人敢反对,全部都支持。

    自从武延宗上车,就开始盘腿打坐,关闭五感,拒绝一切的听觉视觉的干扰,开启老僧入定模式。

    然而,这辆破马车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明明宽敞的很,行进的也十分平稳,可他就是觉得坐立不安,这个心是怎么都安定不下来,好像多年的修为即将毁为一旦了。

    究其原因,都是对面的这个女人造成的。

    实在是太可恶了。

    回想起来,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以什么样的心情,踏上这架马车的。

    摊上这么一个乱弹琴的女人,他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短短几天,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感到倒霉透顶了。

    还都是因为李裹儿。

    武延宗忍耐着,忍耐着车厢中若有似无的暧昧气息,李裹儿就在他的对面,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郎君,你这是怎么了?就算你讨厌我,也不至于连眼睛都不愿意睁开吧。”

    李裹儿是个只知道享福的女人,即便是坐着马车行进,她的身边也不能少了人伺候。

    小婢女将靠枕摆放好,裹儿柔柔的靠在上面,斜睨着眼,嘴角噙着若有似无的笑。

    不过,现在的李裹儿可不希望有旁人在侧,耽误她调戏武延宗。

    那小婢女忙活完了,李裹儿就给了她一个眼神,把她支了出去。

    而对面的武延宗极力克制着自己,坚决不搭理她。

    可这是人家的地盘,他又是钦定的驸马,就算他想拖着,他又能拖到什么地步呢。

    终究还是安乐公主的囊中之物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