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移花接木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从现代人的理念来讲,李俊还是体谅这些下人的。

    不用保持面子的时候,能不使用命令的口吻就尽量不使用,他力求用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方法,让属下听命于他。

    经过一段时间的实验,他认为效果还是不错的。

    他一个初来乍到的穿越人士,能够在大唐朝廷混这么长时间还安然无恙,都多亏了自己的小心谨慎。

    现在,他就要开始自己的第二项计划了。

    出去送信的墨儿还没有回来,天已经黑透了,李俊心里不免有些担心,不知她能不能顺利完成任务,也不知她会不会有危险。

    但在他这里,他已经为墨儿准备了双重保险。

    希望这苦心的经营,能够延缓武延秀动手的时间。

    他指了指面前的雪青,对姚逵说道:“你看,这个小娘子的身形,是不是和苦桃很相像?”

    姚逵一时没有听明白这话的意思,只看了看雪青的相貌。

    “体型倒是很相像,可长相差远了!”

    他这话里的言外之意,阿城一下就听出来了,嘴角立刻就耷拉下来了。

    这不就是说我们雪青长得不如苦桃漂亮吗!

    那苦桃是奸人特地挑选来勾引太子的,容貌身形,自然都是一等一的,可我们雪青也是清纯的小嫩葱一棵啊。

    “你也觉得她们的身形很相似?”

    “是啊,高矮胖瘦都差不多,从远处看,跟一个人似的。”

    “这就对了!”

    李俊大喜过望。

    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雪青,昨天交给你的任务,你想清楚了没有,若是让你扮作苦桃,你能不能扮个七八分相似?”

    雪青喃喃道:“这些日子都是奴婢在照顾苦桃,对她的行动做派奴婢确实有些了解,可到底不是一个人,若是扮的时间长了,肯定会露馅的。”

    “你不必担心,不需要你长时间的扮演,明天启程之前,你穿着苦桃的衣衫,披上斗篷,跟着我上马车就行,我只要求你在东宫门口露个面就成,这你总能办到吧。”

    “这,奴婢可以!”

    “我想,除了衣衫,还有你这个发型要改变一下,别再梳这种丫鬟髻,我看你就梳一个仙云髻,苦桃还没疯的时候,最喜欢梳这个发髻。”

    “还有,苦桃的首饰,你也选几件带上,最好是那种一看就特别闪耀,特别显眼的那种。总要让人从远处一看,就觉得你就是苦桃的那种最好。”

    雪青脑袋狂点,阿城也在一边应和。

    姚逵这才算是弄清楚情况。

    “殿下是想让这位娘子扮演苦桃?”

    “是啊,你不是也说雪青和苦桃身材挺像的吗?”

    “给墨儿的信里都已经说了,苦桃要跟着我一起去长安,这样,再让雪青穿戴成苦桃的样子,在马车前走几步,这场戏不就做全了。”

    “殿下的意思是说,明天武延秀会派人过来监视?”

    “我要是武延秀,我就会这么做。”

    “你想,就算我让墨儿去送了信,一个从来都要和他见面的女人,突然不出现了,这不是很反常吗?”

    “即便柳儿的仿写天衣无缝,我想,武延秀也不会轻易相信一直钟情于他的苦桃会不愿意和他见面。”

    “你还记得信上我是怎么写的吗?”

    “苦桃要跟着殿下回长安。”这句话姚逵可不敢忘记。

    “就是这个意思,他们不是一直期望苦桃能勾引上我吗?我就干脆给他们演一场戏,告诉他们,我不仅喜欢上苦桃了,还一刻都离不开她,就算回长安也要一路带着。”

    “这样既可以让他们认为苦桃已经把我迷惑,又可以安定武延秀的心,不是两全其美吗?”

    “殿下真是好计策啊!”姚逵连连称赞。

    对于可能的意外情况,李俊也早就考虑了,即便到时武延秀没有派人来,他让雪青假扮苦桃也没有什么坏处,不会有人发现他的阴谋。

    “雪青,走几步我看看。”

    “是。”

    雪青慌忙的跑到大殿中央,摆了摆姿势,开始扭动腰肢,小步行走。

    这也是演好这场戏的重要环节。

    如何辨认一个人,大部分靠的是样貌,可一个人的姿态,身形也是可以凭借的因素。

    在武延秀身边,究竟有多少人见过苦桃,他不知晓。

    为了弄清楚苦桃的去向,武延秀会不会亲自前来探听消息,这些也都是未知数。

    可有一样是错不了的,尽可能将计划想的周全,准备的充分,他相信总能派上用场。

    自从苦桃发疯,这些天来都是雪青在身边伺候,她的许多习惯,苦桃已经一一了解。

    再加上一定的训练,现在当她扭动腰肢,一扭一扭的向李俊他们走来的时候。

    他们不禁发出赞叹:还别说,真有几分苦桃的神韵。

    “好好好!你就保持着这种状态,一直到登上马车,只要这一段距离不被人发现,你就算成功了。”

    雪青领命,赶紧去到苦桃的厢房去搜寻合适的珠宝。

    反正苦桃人已经疯了,雪青认为,以后这些好东西理所当然的可以归她所有了。

    赶紧捡了几样最值钱的带走。

    多亏武三思的王府距离东宫并不遥远,要不然今天的时间还真有些不够用。

    与李俊想象的不同,对于如何办好此事,墨儿也有自己的主意。

    只是,是成是败她也说不准,只得先把主意放进心里,等到事成之后,再向李俊汇报。

    虽说武延秀府邸就在武三思王府的隔壁,可到底还是在两个里坊之中,不常出门的墨儿,对于路线并不熟悉。

    况且,她出门的时候就考虑了,她一个小娘子,又从没和武延秀见过面,武延秀凭什么相信她。

    或许连她的面都不会见。

    这样还如何把消息送到,故而,她想到了另外一个人,那个人肯定和武延秀熟识,同时还能获得他一定的信任。

    那人就是墨儿自己的联系人,武三思的管家刘德昭。

    当然,现在跑去联络刘德昭,对于墨儿来讲危险也是巨大的,若是把武三思惊动起来,那不仅办不成事,或许连自己的小命也难保。

    可为了让武三思倒霉,为死去的阿耶报仇,她也只能拼命试一试了。

    到底是郡王府,各项守备都十分森严。

    作为传递情报的人员,即便是在往常,墨儿也只能在后墙的小门处和刘德昭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