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太子惨变第二选择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就在他们经过场院,即将往外走的时候,骆绎竟然从花圃旁边经过,在不应该出现的时间地点,他就这样出现了。

    身旁的阿城见到了李俊的身影,连忙把骆绎带到了一边,可一切都太晚了。

    就在电光火石的一刹那,李俊看到了李隆基的眼神,虽然只有一瞬,可就是被他捕捉到了。

    当骆绎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的时候,李隆基微微一愣,眼神在骆绎的身上,停了一秒。

    他虽然马上就掩饰了过去,可李俊明白,这个眼神意味着什么。

    李隆基认识骆绎!

    从他的眼神中泄露出来的,是一种猛然见到熟识之人的惊讶之感。

    一瞬过后,李隆基就转而和他谈论琴音美妙,李俊也装作根本没看见的样子。

    可他知道,局势现在是更复杂了。

    送走了李隆基,李俊马上去面见骆绎。

    这个青年还是比较谨慎的,这次去长安,李俊本打算带着他一同前往。

    现在发现了这个情况,他就更要带着他了。

    骆绎自从遭遇了李隆基,也是心绪不定,脸上绿的就跟某种蔬菜似的。

    只一眼,他就认出了李隆基,再后悔也来不及了。

    你说这尿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什么时候来不好,非得这个时候来。

    原本他在西厢老老实实的候着,阿城一时也没有别的事,干脆也陪他等着。

    过了好一会,李俊一直没来,他这小腹可是涨得厉害,就快憋不住了。

    为了面见李俊的时候有个好状态,又能合理利用时间,他就拜托阿城带他去如厕。

    谁知刚刚解脱了身体的困境,这心理困境就又笼罩了上来。

    世界上的事情,他怎么偏偏就这么巧,就这么几步路的功夫,就遇到了临淄王。

    还好巧不巧的就和他对视了一眼,这可怎么办,他能断定,太子一定察觉到他们之间的异样了。

    可是,自从刚才李俊进门,仍是热情洋溢的样子,丝毫不提刚才的事情。

    这让骆绎心里七上八下,不知如何是好,答话的声音都不那么利落了。

    “你是说,你们已经和宋之逊的参军联系上了。”李俊盯着他忐忑不安的脸,随意问道。

    骆绎慌了一慌,才应道“正是。”

    “这是张参军后来送过来的画像,据他所说,这些都是宋之逊交给他的,让他根据画像找人。他整日在道术坊里转悠,终于跟上了杜饶。”

    李俊拿过画像,仔细端详。

    还别说,这画像和他们的真人竟有七八分的相似,怪不得张和一下就找对了人。

    原来是工具对路。

    “这位张参军他就没说宋之逊是从什么地方得到这些画像的?”

    “没有,他说他就是个跑腿的,不知道画像的来源。”

    李俊思忖,这一定是一个跟他们极为亲密的人画的,可是这人又会是谁呢?

    酒肆里的小厮?

    还是东宫里的下人?

    都不太可能,因为据无名子说,他店里的小厮,都是经过他认真挑选的,这些年来也经受了众多考验,绝对是靠得住的。

    东宫他们又未曾踏足,根本不会有人认识他们。

    那消息究竟是从什么地方走漏的?

    李俊实在想不明白。

    骆绎又把无名子对张和的下一步安排简单的说了说,李俊觉得,张和这人倒是可以接触一下。

    因为对他们来说,宋氏兄弟现在就是铁板一块,根本无法从内部探知情况。

    甭管这个人是否可靠,他目前有把柄攥在无名子手里,想来一时半刻的还不敢出卖他们。

    先把这件事放一放,说不定等过段时间,这一线的关系还真能发展下去。

    于是,正经事都谈完了,骆绎就更加尴尬了。

    李俊没有着急离开,他就这样微笑的看着骆绎,不时理理袖口,咳嗽两声。

    他故作轻松的模样,让骆绎更加紧张,喉咙口好像被卡住一样,哽得难受。

    说还是不说?

    他不断权衡着,而李俊根本就没看他,好像并不在意他的态度。

    最后,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太子殿下。”

    “嗯?”李俊面带微笑,挑了挑眉。

    “骆绎有话说。”

    “说吧。”

    骆绎盯着眼前的羊油茶,猛地端起来,咚咚咚吞下几口,深吸一口气“太子殿下,我认识临淄王。”

    “嗯。”李俊的语气透着肯定。骆绎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太子刚才就看出来他们之间的关系了。

    “大概是去年年底的时候,我们几人打算到洛阳附近发展势力,希望能早日成就大业。当时想要发展朝廷的人脉,却不得其法,所以就想尽办法和朝廷贵戚接触,希望能够找到可以倚仗的人。”

    “所以你们就先找到了临淄王是吗?”

    骆绎点点头“当时临淄王年轻英武,也有雄心匡扶李唐,我们几个分析了他在前朝的种种表现,认为他是可以拉拢的人物,所以就和他接触了一下。”

    “你们通过谁和他接触上的?”

    “黄门侍郎宋璟。”

    “唔。”

    李俊没有把这事继续问下去,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就在今年春天,也就是李俊还没有穿过来的时候,宋璟就因为得罪了武三思,被李显踢到贝州当刺史了。

    这一处置方式就和他儿谯王李重福是一样的,都属于受了排挤无奈外放。

    李重福是皇家子弟,宋璟是朝廷栋梁,他们对这样的结局都不会甘心。

    李重福天天和李显哭诉,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打动父亲,准许他回来。而宋璟呢,他在李显那里可没有这么大的面子,只能老实在贝州呆着了。

    失去了宋璟,讨武小队的人就丧失了和李隆基秘密联络的方式,这条线可能就暂且搁下了。

    按照骆绎的意思,他们肯定也挑选了不少可以依靠的贵戚。

    李隆基这边发展的不顺,他们就又想起了李俊这个正经太子。

    再加之,李俊穿越而来,改变了一些前身的不良习惯,看起来当真是有模有样,所以,这一群人就把目光投注在他的身上。

    开始在李俊身上加大投资,随着双方配合越来越默契,他们也就彻底倒向了李俊,断绝了和李隆基的关系。

    毕竟,如果李俊发现了他们和李隆基还一直保持着联络,必定不会再重用他们。

    想到了这些可能性,李俊忽然有一个想法“姚逵知道你们和临淄王的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