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制图与仿写的必然联系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赶去姚府的路上,姚逵一直傻兮兮的笑,李俊在对面,看的一愣一愣的。

    “擦擦口水吧!”

    他递过来一领帕子。

    姚逵慌了神:“我流口水了?”

    拈起袖口擦了擦,果然阴湿一片。

    “你想什么呢,傻笑的口水都流出来了!”

    “没,没什么。”他心虚的瞟了一眼,哪敢说实话。

    一路颠簸,没过多久,就来到了积善坊的姚府。

    小厮看到东宫的马车,马上意识到,是太子来亲自拜访了,连忙去通报姚珽。

    李俊却无视小厮们的客套,在姚逵的陪同下,径直走进了老师的家。

    到这里,就和到自己家没什么区别,因为姚珽是个老学究,总的说来,也没有多少威胁性。

    又是李俊的恩师,所以,他和姚珽交往密切,李显也不拦着,朝廷上的人也不敢多嘴。

    当然,这次立了大功的李俊,在朝堂上的威信,急剧增长,敢说他坏话的人也是逐渐减少。

    就连一向和他对着干的宗楚客,都因为女儿即将荣升太子妃,闭紧了嘴巴。

    姚珽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已经走过一层小院了。

    “姚师傅!”李俊用热情而又恭敬的语调与姚珽问好。

    “太子殿下。”

    “不知太子殿下驾临寒舍,有何要事?”

    这个老头子,还是这么公事公办呐,真是扫兴,本来他还想再客套几句的。

    “没什么要紧事,姚逵不是带回来一个娘子吗,那人善画地图,前些日子打仗的时候就说好了,让她绘制一副洛阳城的地形图,听说已经画好了,我过来看看,要是不错,我就带回去。”

    姚珽虽然老派一点,可也不是傻瓜,他看了看李俊,又看了看姚逵,难道,他们的关系,真像他想的那样?

    李俊看出了姚珽的心思,故意暧昧的笑笑:“姚师傅别担心,就是看张图,再说几句话,不会耽误事的。”

    “听说姚师傅最近在研究火药的制法?”

    他见姚珽还在发愣,生硬的转换了话题。

    姚珽反应了一会,才说道:“是的,听说殿下研制的火药,威力无比,这次与蛮夷作战,功效甚巨。”

    “姚师傅过奖了,火药确实是我做的,可此战能够大获全胜,还是依靠了唐军的勇猛作战,火药只是辅助。”

    “师傅若是真有兴趣,过些日子,我让姚逵把配方拿过来,师傅瞧瞧。”

    姚逵在一边赔笑,姚珽没想到李俊竟然会答应的如此痛快,连忙推拒:“太子殿下实在是太看得起老臣了,老臣不过是一时兴起,殿下政务繁忙,就不必理会这件事了。”

    几人随便聊聊,姚珽告退,姚逵陪着李俊,来到了后院。

    李俊的心中,涌起一阵不安,就连姚师傅这种不问世事的老学究都知道了他使用火药的事。

    武三思他们肯定也已经知道了。

    他们也许正在等待发作的时机,这件事,不防不行,必须早做打算。

    这时,姚逵扣响了门扉,宋柳儿已经迎出来了。

    “太子殿下!”

    她的声音透着热情,对李俊的到来,显然是又惊又喜。

    呆呆的看了一会,才行了礼。

    我这是怎么了?

    姚逵忽然觉得,自己的胸中有暖流涌动。

    宋柳儿灿烂的笑容,让他心里难受。

    李俊在一旁不动声色的看着好友的脸色由晴转阴,不觉明白了几分。

    再看宋柳儿的表情,看来她对姚逵还没有那个意思。

    几人进屋,李俊一看这个尴尬的氛围,也就不再多说废话,直奔主题。

    “柳儿,你看看这封信。”

    宋柳儿双手接过,仔细一看,就愣了:“这是……信?”

    “呃,”苦桃酸倒牙的打油诗,也让李俊不好意思,可那怎么办呢,能找到的现成的笔墨,就只有这个,只能凑合了。

    “这确实是一封信,我听说,你不仅善画地图,还擅长模仿人的字迹,我想让你按照这个人的笔迹,写一封信。”

    肯定不是什么好事,这是宋柳儿的第一感觉,可她也没有开口问,只淡淡说道:“我确实会仿写,可水平也就一般,太子殿下若是真有急用,为何不去东西二市,那里的宝玩店里,肯定有手艺更好的匠人。”

    李俊笑道:“娘子说的没错,可也正是因为此事尚需保密,不得外泄,所以我才只能找你,毕竟,你的口风我还是信得过的。”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也没什么再矫情的了。

    宋柳儿走到桌前,展开了绢纸。

    姚逵迅速跟过去,殷勤的给她研墨。

    李俊在一旁看着两人并肩站立,忽然生出一个想法:这两人还挺般配。

    宋柳儿在陇右道的时候是做情报工作的,时不时的也要模仿敌军将领的笔迹,传递个假消息什么的。

    所以,她模仿笔迹的经验确实很丰富,手法也纯熟,只不过,就算如此,她也得先练几次,再动笔。

    李俊见她先是把苦桃的诗抄了几遍,随着抄写的增多,笔迹也越来越向苦桃的方向发展。

    “其实我觉得,这位娘子是念过书的。”她在抄写间隙评论道。

    “何以见得?因为她字迹娟秀吗?”姚逵赶紧接话。

    “不止,这些年我在边关居住,见过不少平民家的女子,她们一般都不识字,有些开买卖的,勉强能算个数,记个账,可要是让她们写诗,她们就写不出来了。别看这首诗没有什么水平,讲的也是闺阁情意,可用语严整,还能压上韵脚。所以,我判断,这位娘子应该是读过书的。”

    姚逵一下就被她说服了,面向李俊疑道:“苦桃还念过书?”

    看他那个痴呆样,一看到美女,智商就急剧下降。

    以前是苦桃,现在是宋柳儿,美女说什么,他就信什么,就是把他卖了,李俊感觉,他也挺高兴的。

    “也许真念过书,可看她那个样子,也应该不是在学堂而是在青楼。”李俊理智的分析,却见,柳儿的笔顿了一下,看来这句话,不太讨喜啊!

    “成了!”大概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就在李俊的耐心即将耗尽之际,宋柳儿大声宣布。

    她终于可以起笔了。

    “太子殿下,写什么?”

    她闪着亮闪闪的眼睛,跃跃欲试。

    “很简单,就这么写,随太子回长安,勿念。”

    “就这么几个字?”

    姚逵原以为李俊兴师动众的要写信,是想用计谋诳惑武延秀,可没想到,竟然就是这样短短一句话。

    “没错,字数越少,越不容易暴露。”

    “太子殿下说得对,这位娘子平时写信肯定有自己的行文习惯,字数一多,难免就会被人察觉。”

    在仿写这方面,宋柳儿经验丰富,李俊一说,她马上明白了这封信的用处,遂帮着解释。

    如此,柳儿今天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李俊独自返回东宫,怀里揣着这封短信,想象着把它发出去的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