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你儿子害死我儿子?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那他都说了什么?”韦氏太了解李重福了,这个小子野心大,可脑子不好使。

    这么多年在南方兜转,心里不服气,隔三差五的就要给李显写信,以他的文辞笔墨,也写不出什么新花样,无外乎就是儿想父皇,想的要命之类的话。

    这些年,李显一直很听话,每次收到他的信,都是看也不看,直接扔出去。

    韦氏也就由着他继续写了。

    这绝不是她宽宏大量,而是她在测试李显。

    什么时候,李显开始看信了,这就说明他的态度开始软化,他打算原谅李重福了。

    也就是上官婉儿提醒她,李重福最近和武三思有联络的那个时候开始,她就展开了积极的调查。

    现在她已经知道,李重福答应了武三思扶持自己的请求,并且,武三思也准备马上开始为他求情。

    对于这件事,李显的态度尤为重要。

    只要他想恢复父子亲情,韦皇后还当真奈何不了他。

    毕竟,李显膝下子嗣不多,多笼络一个是一个,再加上,她笃定,对于润儿的死,他绝对不如自己这个当妈的痛彻心扉。

    李重福在给武三思回信的时候,又照例给李显也写了信。这已经是他一年到头的惯常操作。

    逢年过节只要是逮着个机会,他就会向李显上书,表明自己孝顺儿子的心意。

    这次的由头,便是李俊大婚之事。他先是恭喜一番,而后就开始念叨老几样,什么儿臣思父甚切,希望返回长安观礼等等。

    李重福的所有心思都用在了这里,在地方上也不好好处理政务,听说各项事务都很不精进,能偷懒就偷懒。

    所以,这些日子,李显也很不爱搭理他。

    可据韦氏掌握的情况表明,李重福的最新来信,李显竟然拆开看了。

    不只是看了,他还掉眼泪了。

    这是一个危险信号,李显的年纪渐长,比年轻的时候更加优柔寡断,如果这次让李重福成功唤起李显的疼惜,准许他返回京城。

    那今后的朝局就更加复杂了。

    在阻止李重福返回朝廷这件事上,李俊和韦皇后是一个阵线上的战友。

    他虽然不知道韦氏为何如此痛恨李重福,可这厮按照历史记载上来看也是头脑跟不上野心,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主。

    他要是回来,自己的日子也更不好过了。

    好不容易取得平衡的局势,就又要出变故。

    韦皇后和李俊都在注视着李显的反应,李显只能照实说了。

    “他不过就是想回来参加俊儿的婚礼,没有别的意思。”

    “参加婚礼?笑话!这次让他回来,他还会回去吗?”

    “他还真是不长进啊!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编点有用的借口,现在是太子要大婚,他跟着凑什么热闹。难不成,他是在暗示陛下,没有给他安排个王妃?”

    “皇后,你这就是刁难人了,福儿的个性你又不是不知道,他除了想回到京城,根本就没有别的心思。怎么会向朕提要求呢!”

    李显情绪激动,李俊看他眼中泛泪,心知,今天的一场大战是不可避免的了。

    韦皇后是个事事都要顺她的意,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人。

    李显现在为李重福辩解,这就是在挑战韦氏的权威,果然,韦氏已经瞪起了双眼:“臣妾当真没想到,陛下还当谯王是好儿子哩!”

    “陛下大概是忘了,这个好儿子可是害死了我的儿子,怎么,现在他还想好好活着?”

    “好吃好喝,享受他大王的待遇?”

    韦氏踱到李显身前,叉着腰怒道:“今天我也把话都说明白了,只要我在一天,他就别想踏进皇宫一步!”

    闻听此言,李俊真如五雷轰顶!

    再看旁边跪的脚麻腿酸的宗爱柔,也是一副八卦的样子。

    看来,她也不知道韦皇后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李俊突然有了一个猜想,难道,竟然是李重福害死了李重润?

    这可能吗?

    按照史书记载,没见李重润和李重福有什么矛盾啊!

    再者说,不论是哪本史书都明确记载,李重润是因为说了张易之的坏话,被武则天处死的。

    凶手事由都很明确,和李重福能有什么关系。

    可李显吞吞吐吐,十分抱歉的模样,又让李俊意识到,这件事背后的隐情,恐怕没那么简单。

    “好了,好了,你放心我不会让他回来的!”

    李显终于发话,韦氏嗤了一声,又道:“这可是陛下自己说的,一定要说话算话!”

    “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有了这几句保证,韦皇后的这口气才算顺了过来,待她回头一瞧,李俊和宗爱柔还老老实实的跪在地上,仿佛两尊石像,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她这才暗叫了一声糟。

    她好歹也是中宮皇后,却被小辈看了笑话,而且她和李显的争吵,涉及了不少当年的隐情,看李俊这小子近些天来的表现,颇有些韬光养晦的意思。

    他会不会用这些旧事做文章?韦皇后不得而知,她在新人的脸上扫了一圈,也看不出什么异样,只能暂且放过他们。

    李显也注意到了她的表情,忙打岔道:“皇后也别气了,这一对新人的大婚,还需要你多多费神,以后朕全听你的就是了。”

    李俊感到在这个时候,他似乎应该说点什么,侧头看看宗爱柔,却发现她也在小心翼翼的回望着自己。

    一时心绪起伏,她是在用眼神询问他,下一步究竟该怎么办。

    李俊这才意识到,这可是在古代,他不带头说话,宗爱柔是不敢自己开口的。

    立刻倾身行礼道:“儿臣谢父皇母后恩典,大婚之事,还望父皇母后多多费心。”

    “俊儿,爱柔,时候不早了,你们也该回去准备一下了,朕已经决定了,两日后我们就启程返回长安。”

    李显看皇后没有再苛责,就赶紧跳出来打圆场,不只岔开了话题,还轻轻的挽住了韦氏的胳膊。

    显得他们夫妻十分和谐。

    韦氏定定的看着一对新人,思绪万千。

    这次,她本来就是借题发挥,其实,她对李俊并没有多么大的恶感。

    再加上,安乐最近频频在她耳边吹风,讲述李俊的种种优点,这让韦氏觉得,李俊是个聪明人。

    一个聪明人,现在也按照父母的希望,娶了太子妃,一切似乎都很完美。

    尤其是有恶心人的李重福在一边做陪衬,两相比对,更加衬托出李俊的可以栽培,李重福的迫不及待。

    韦氏勉强挤出个笑脸,对二人说道:“太子大婚,父皇和母后自然是最高兴的。只要你们以后恩爱孝顺,就是我们的福气了。”

    “是,儿臣遵命。”

    两人同时行礼,让挑剔的韦皇后也一点错都找不出来。

    就着这个热乎气,李显赶紧把他们放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