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今日天气晴转阴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韦皇后热情的回应着李显对佳儿佳妇的夸赞。

    “你看他们多般配!”李显由衷说道。

    “是啊,都是陛下的眼光好,选到这样才貌俱佳的儿媳。”

    “陛下看看,太子妃的皮肤真是白皙水嫩。”说完这一句,韦氏还不忘看了李俊一眼,那眼神似乎在说:你小子有福了!

    “俊儿,爱柔,到朕身边来!”

    李显热情的张开两手,迎接李俊和宗爱柔。

    对如何应付帝后夫妇,二人早就有了默契,他们小心的站起,将位置挪到了李显身前,抬头看他。

    李显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真是怎么看也看不够。

    韦氏在旁帮腔道:“太子少年英武,太子妃端庄贤淑,真是一对天造地设的璧人!”

    “是啊!”

    “皇后也觉得太子妃不错吧!”

    “那是自然,妾听说,太子妃不但生的俊俏,学问也是极好,大有女夫子的风范。”

    “哦?爱柔都喜欢读什么书啊?”李显笑眯眯的问道。

    宗爱柔面色不改,应道:“皇后娘娘谬赞了,家父酷爱读史,常有心得,作汉书注解数条,爱柔将之集结成册,反复抄写而已。”

    “对,你这一说朕也想起来了,客卿甚爱读书,早些年曾听的他说,有为文注释的习惯,看来这些年他这个习惯都没有变啊!”

    “怎么样,现在已经是抄到第几卷了?”

    “现在已经是第九卷了。”

    “这也需要花费不少工夫啊,你有心了。”

    宗爱柔掂量了一下,没回这句话,韦皇后插嘴道:“我听说,最近你时常和裹儿一起,裹儿这孩子,样样都好,就是性子急躁了些,怎么样,她没有为难你吧。”

    “多谢皇后娘娘挂怀,安乐公主待儿极好,”她略微拉开袖口,一串红手串就露了出来。

    “这珊瑚手串就是公主赠送的,说是喜庆吉祥,儿日夜都戴着。”

    韦皇后拉过她的手,仔细端详,手串晶莹润泽,颗颗饱满,果然是好物,像是她女儿的眼光。

    “不错,不错!”

    李显在一旁连连称赞,可韦皇后的眼睛却一直盯着宗爱柔的手腕瞧,一开始还喜滋滋的表情,后来就冷淡了下来。

    这让李俊嗅到一丝危险的气息。

    按照李俊对韦氏的了解,今天她能到这里来,以父母的身份面见他和宗爱柔,一定是因为,她和李显早就达成了协议。

    也许就是这次的长安之行。

    要不是得了便宜,以韦皇后的个性,她才不会亲自过来,就算来了,也会给他们扎扎针,借题发挥敲打敲打他们。

    就像一开始那种欢欢乐乐和睦融洽的气氛是肯定不会出现的。

    再看李显的表情,很明显也是迷茫的。

    看来,这是一个意外事件,是李显都没有料到的。

    李显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可怜的宗爱柔,小手还在韦皇后的手里搭着。

    抽回来也不是,握紧也不是,她不时偷瞄李俊,李俊只能示意她先稳住,不要慌。

    “结婚好啊!热闹!”

    隔了好长时间,韦氏才终于叹道,她放开爱柔的手,宗爱柔觉得她终于闯过了一关。

    “皇后怎么了?”

    这样怪异的语气,李显再听不出来异样,那他就是个真傻子了。

    韦皇后的眼角忽然涌出泪水,她慌忙抬袖擦擦,悲道:“没事,臣妾没事。”

    “怎么可能没事!”李显激动的扳过韦氏的肩膀,韦氏别着头,不让他看到自己脸上的泪痕。

    但两人距离这样近,眼泪是掩饰不住的。

    “到底怎么了!”

    李显激越的怒吼,给了李俊一个警示。

    这个男人真的是深爱着这个女人的,不管她是否真心待他,可他心底的深情却从没变过。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而李显就是那悲情的男主角。

    偏头看看宗爱柔,虽然她还保持着克制,但一些疑惑的眼神,也让李俊知道,这样的情况让她不知所措。

    韦皇后拿捏好火候,终于开腔了。

    “臣妾,臣妾只是想起了润儿。”

    一句话,就让李显的心情从云端跌落到谷底,也让在场的一对新人,成为了背景板。

    李重润。

    这是一个多久都没有提起的名字了,李显有些记不清,在他的印象里,李重润永远是那么的年轻有活力,那么英伟聪明,可叹他的人生永远定格在十九岁的时候。

    李显深深叹了口气。

    他明白韦皇后为何掉眼泪了。

    如果李重润生对了时代的话,现在跪在他们身前,陪他们欢笑的,就应该是他了。

    如今,看到俊儿美妻在侧,韦皇后怎能不勾起旧事。

    她唯一的儿子,同样优秀的润儿,还没来得及婚配,就身死非命。

    李显登基之后,为了抚慰爱儿的亡灵,特准冥婚,择一家世良好且早夭的大臣之女,送入地府,陪伴着他。

    这是一种怎样的凄怆哀凉!

    韦皇后此人虽热爱作妖,可终究也还是个普通女人,也有凡人的喜怒哀乐。

    这时的她,虽有表演成分,但李俊相信,这份悲伤却是做不得假的。

    到底李俊不是她的亲生儿子,在这样喜庆的场合,韦皇后也无法做到全情投入。

    这些年来,随着李显的儿子逐渐长大,越发的健壮聪明,韦氏的不甘也就越强烈。

    面前的李俊,如今也和润儿当年差不多大了。

    仔细看看,他们两人长得还是有几分相像的。要是没有武则天这个妖妇,她的儿子又怎会惨死!

    她用满含愤怒的眼神,盯着李显,对,还有这个窝囊废,如果不是他那么没用,儿子又怎会送命!

    想到这里,她真是装都装不下去了。

    身边的李显也沉吟许久,被韦皇后的情绪所感染,全然没了刚才欢乐的心情。

    “陛下,谯王最近如何了?”

    李俊面色一滞,韦氏怎么想起了他?

    这句话,看起来信息量很大啊!李俊偷偷支棱起耳朵,不错过一个字。

    “他,他应该还好吧。”李显耷拉着脑袋,舌头都打结了。

    韦皇后却不打算放过他,索性,今天就把这件事挑明了。

    “什么叫应该,陛下前几天不是还收到他的书信了吗?怎么,这次他没有哭诉?没有喊想父皇,想回来?”

    李显连连摆手:“没有,没有,皇后你误会了,他真的没有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