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鸿雁传书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孙福禄刚走,阿城就鬼鬼祟祟的进了门,手里端着热茶。

    “阿城,给我研磨!”

    “好嘞!”

    阿城也算是李俊在东宫里的心腹了,他自认对这位主子的各种心思还是能揣摩一二的。

    他早就料定,孙福禄一走,李俊就得招呼他办事。

    果然如此吧。

    他一边滑动墨条,一边往下瞅。

    李俊展开了一沓黄绢纸,拿起了毛笔,一字未写,却又停住了。

    “阿城,你看这纸张,宗爱柔会喜欢吗?”

    阿城拧起一抹牵强的笑:“会,肯定会,殿下亲自挑的,太子妃一定喜欢!”

    眼神真诚,笑容满分,这是阿城最近总结出来的工作经验。

    可惜,这一招用在李俊身上,尤其是心情不佳的李俊身上,似乎并没有多大效果。

    就在提笔的那一刻,李俊的眼前忽然闪现宗爱柔的脸。

    漂亮是极漂亮的,就是难伺候。

    要是信写的不好,纸张用的不细,不知道,会不会被她挑出错来。

    算了,还是赶紧写信吧,事情紧急,由不得他再耽搁下去。

    爱柔娘子亲见,距离上次相见,已逾十日……

    他越写就越着急,抓耳挠腮的,可就算是这样,这封信还是越写越长,都已经有了三张纸了。

    李俊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灵感,此刻真是文思泉涌,下笔如有神,可能前身的文学修养也不算差,再加上他现代人特有的油嘴滑舌,各种词汇运用自如。

    李俊心想,要是这份文笔换到现代,估计泡到的妞能排满整条朱雀大街。

    眼看李俊就要收笔,阿城也加紧了手下的动作,拼命研磨。

    只一转眼的功夫就见李俊拿起绢纸,仔细端详了一阵,下一刻,他就把书信团成了个球,扔到一边。

    “殿下!”阿城象征性的拦了一句。

    李俊撇了几张染上墨汁印子的绢纸,取了下面崭新洁白的。

    洋洋洒洒的一通写之后,他把毛笔扔到一边。

    阿城奇道:“殿下,就这样了?”

    李俊拿起绢纸,轻轻吹了吹,待到墨迹干透,他把绢纸塞进纸筒里,递给阿城。

    “送到宗楚客府上,一定要交给宗爱柔本人。”

    “是,小的一定办到!”

    阿城一溜烟跑了……

    宗楚客府上,宗爱柔的厢房里。

    卷轴样的长案前,宗爱柔堪堪站定。

    桌案上,放着两封信。

    一封是圣旨,当然出自皇帝李显。

    另一封就是李俊送来的。

    只有薄薄一张黄绢纸。

    宗爱柔把黄绢纸拿起来,越看越气。

    “哼!”

    “这是什么东西!”

    一向温文尔雅的宗爱柔也忍不住说了句粗话,也难怪她生气。

    李俊在一张方方正正的黄绢纸上,只写了一行字。

    “午时末道术坊惠福楼着胡服见一面”

    自从收到了李俊的来信,宗爱柔就止不住的翻白眼。

    翻得眼睛都疼了。

    本来,李显的圣旨就够让她头痛的了。

    大冬天的要回长安,这就不说了,还要和太子一起回去,这都什么事啊!

    上次和太子见面,不欢而散的情景在脑海中闪现,宗爱柔不知她应该如何面对李俊。

    然而,圣命难违,恐怕最后还是得去。

    没过半柱香的工夫,太子的信又来了。

    宗楚客一看是太子的差人来送信,乐的嘴巴都歪了,说着就要把信代接过来,遭到了阿城的婉拒。

    “太子殿下有命,这封信一定要交到太子妃的手上。”他这样说道。

    “交给老夫就是了,小差官莫非还怕老夫会扣下太子的亲笔信,不交给爱柔吗?”

    “宗尚书误会了,小的怎敢怀疑您老。”阿城满脸堆笑:“只不过,也请尚书莫要为难小的,太子殿下明确交代的,信一定要交到太子妃手上,小的也只能从命。”

    宗楚客的脸立刻就黑了,对后面的小婢女说道:“去把柔娘子叫来。”

    宗爱柔就在老爹鹰隼一样的目光监视下,接过了这封信。

    原以为,兴师动众的派人来送信,会传递什么要紧的信息,没想到,就是这句不疼不痒的话。

    “娘子,水来了,洗把脸吧!”

    小婢女翠香端着面盆进来,热情的张罗着。

    宗爱柔仍站在桌案前,一动不动:“谁叫你打水来了?”

    翠香沾湿了帕子,喜道:“殿下邀娘子过去,娘子总要梳洗打扮才是啊!”

    “打扮什么!”宗爱柔一提这事就气的厉害:“见他还用得着打扮?”

    “娘子这就是说笑了。”翠香递上来帕子,宗爱柔犹豫一下,还是接过来了。

    果然是口是心非啊,翠香想到。

    “莫说娘子现在是正经待嫁的太子妃,出门自然要仔细打扮,就说太子这封信里不是也要求娘子穿胡服男装吗?”

    “不仔细装扮,哪能成?”

    “你觉得,我应该去见他?”

    翠香从小伴着宗爱柔一起长大,二人早就是无话不说的朋友,比起她爹,她更加相信这个小丫头。

    “当然要去了!”翠香用怪异的眼神看着她:“太子的邀请就是命令,娘子哪能抗命不尊呐。”

    长叹一口气,宗爱柔这个愁啊。

    她和太子脾气秉性截然不同,根本就是话不投机,还要单独见面,这可说什么好。

    翠香根本没把宗爱柔的愁苦当成一回事,自顾自的打开了箱柜,开始念叨:“娘子,胡服我们也有好几件,娘子想穿哪个?”

    “小翻领的?还是圆袍衫?”

    “花子地的小口裤还是菊瓣纹的窄袖衫?”

    半天也没有回话,翠香心急,转头一看,宗爱柔根本就没注意听她说话,完全在走神。

    “娘子,娘子!”

    “叫什么,我又没聋!”

    这些年来,大唐东西二京胡风甚盛,女子之间也开始流行穿男装胡服,打马球,善饮酒。

    就连宗爱柔这样的文弱型女子,也置办了几身胡服,虽然,穿着的机会并不多。

    “就那件翻领菊瓣纹的窄袖衫,裤子随便配一条就成,只要颜色暗一点的。”

    “好嘞!”

    翠香的嘴巴虽然碎点,可干活绝对麻利,一会工夫就给宗爱柔搭配了一身俏丽又飒爽的穿戴。

    宗爱柔记得,菊瓣纹的这件衫子,还是和安乐公主一起买的。

    哦,李裹儿。

    这又是个让人头疼的难缠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