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老娘要回长安!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韦皇后盛装打扮来到上阳宫,今夜,轮到她来陪伴李显。

    李显算不上是一个爱好女色的皇帝,后宫里算得上号的妃嫔,也就是七八个吧。

    不过,能够天天都在李显跟前晃悠的,只有一号人物和二号人物,也就是韦皇后和上官婉儿。

    韦皇后和上官婉儿是敌退我进,或者说是王不见王的关系。

    在李显的面前,两个人是不可能同时出现的。

    韦皇后径直走到上阳宫的寝殿,皇帝李显正在胡床上随意坐着,见她来了,立刻笑了。

    “寄奴,过来!”

    他拍拍身旁的空位,笑意更胜。

    “大家!”

    韦氏深情的叫道,回应着李显的笑容,她也展现了一个慈祥的笑,眼神真挚,脸上的每一条纹路都透着和蔼,仿佛一位最慈爱的母亲,在迎接她的孩子。

    她依偎在李显的身前,李显肥厚的身板,让她倚靠的很不稳当。

    她稍微用力,往他的怀里又钻了钻,李显尽量展开臂膀,接纳着她。

    在韦氏的眼里,她从没将李显当成是自己的丈夫,而是孩子。

    李显性格幼稚,拒绝成长,多少年过去了,韦氏自己的性情都变换了好几回,可李显仍然还是那个懦弱胆小的孩子。

    这让韦皇后时刻处于不安之中。

    总想通过四处蹦跶来找寻存在感,巩固地位,即便是她的地位已经是坚若磐石。

    李显面前的桌案上,没有堆积如山的奏折公文,只有一盘盘精致的小饼子。

    各种馅料都有,姿态各异,都是李显的最爱。

    他抓起一块千丝饼,一口吞下,嘴上还带着饼渣子。

    “寄奴,怎么了,一直不说话。”

    “哼,”韦氏长叹一口气,表现出不满:“大家现在还想跟寄奴说话啊,我还以为,您只愿意听上官说话了。”

    “又犯脾气了是不是,小心眼。”李显戳了戳她的脑门,笑道:“说吧,随便说,今天朕只听你说话。”

    “真的?”韦氏漾着天真的眼神,抬头望着李显。

    虽然她已经不年轻了,根本不可能单纯,可她会表演啊。

    她最知道李显喜欢看什么,喜欢听什么,投其所好,就没有不能成的事。

    “当然是真的!”李显轻拍着她的肩膀,等待着她说话。

    韦氏支起身子,娇道:“我要回长安!”

    “啊?”李显愣了。

    “回长安?朕没听错吧!”李显神色轻松,显然认为她一定是在开玩笑。

    这冰天雪地的,长安比洛阳还要寒冷,不在稍微温暖的洛阳安安生生的呆着,非要赶回长安,这不是自找苦吃吗。

    “为什么想回长安?”

    李显虽然觉得这个想法莫名其妙,可还是将韦氏的要求放在心上。

    “没有为什么,就是想回去。现在也快到元正了,寄奴想回长安度过元正。”

    “还可以带着太子和裹儿,还有太子妃和驸马,这样一家团聚,返回长安,路上还可以欣赏沿途美景,不是很美妙吗?”

    她见李显还在犹豫,又加了一把劲,揉着李显胸前的肥肉:“是不是啊,大家!”

    “寄奴就是想回长安过元正,要不然,寄奴就不高兴。”

    “是是,寄奴说得对,朕这就安排下去,三日后,我们就回长安。一切都听你的,好不好。”

    “这还差不多。”韦氏娇笑连连,这样经久不息的甜腻笑容,有多长时间没有出现在韦氏的脸上了。

    李显说不清,也记不起来。

    他只知道,为了这一份得来不易的幸福,他愿意付出一切。

    “不过,寄奴啊,朕觉得,回长安之前,我们是不是应该见一见太子妃。”韦氏抬起头,仔细听他说。

    “武延宗那小子,近些日子我们已经见过了,朕看着,是个英武有气概的,可是宗爱柔还一直没见过。你既然说了,要让太子和太子妃一起和我们回长安,朕觉着,应该和她先见上一面,你看如何啊?”

    “寄奴当然愿意见她,大家安排时间,寄奴一定出席!”

    她这么荒唐的要求李显都答应了,给他个顺水人情也无不可。再说,宗爱柔以后也算是皇室贵戚了,再怎么刻意躲避,总还是要见面的。

    隔日清晨,当返回长安的圣旨传来的时候,李俊吓得,茶水喷出三丈远。

    “你说什么?”

    “父皇要回长安!”他瞪着眼珠子,冲孙福禄喊道。

    窗外的雪都还没有融化干净,冷风嗖嗖的,这个老头子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他居然要回长安。

    枉他前两天还以为李显的智商已经大有提高,没那么容易犯糊涂了。

    得,真是烂土豆不禁夸。

    这才几天啊,啧啧,就原形毕露了。

    孙福禄也是一脸尴尬,李俊把身边的随从都遣出去,独留着他,低声问道:“孙掌事,父皇到底为什么要回长安?”

    “现在天寒地冻的,父皇的身子也一向不是很强健。”

    孙福禄向窗外看了几眼,确定没有偷听的人,这才把原因告诉李俊。

    “是皇后娘娘请求陛下,要求回长安的。”

    韦氏?

    她这又是唱的哪一出,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阴谋诡计?

    “孙掌事,你还知道什么吗?”

    孙福禄摇摇头,要是知道,他早就说了。

    “奴只知道,陛下还要求太子妃也一起同行,还有安乐公主夫妇。”

    “奴接了圣旨就先来东宫传旨,等一下还要去公主府和青璃观。”

    韦皇后这是想把新婚夫妇都一勺烩了呀。

    不简单,她肯定没憋着好屁。

    长安还没去,李俊就竖起了防备。

    “好了,你先去传旨吧。”

    “对了,”孙福禄前脚刚走,还没来得及开门,李俊就叫道:“太子妃宗爱柔处,你也要去传旨吧。”

    “是,殿下说的没错,也有单独的旨意。”孙福禄殷勤道。

    “好吧,你先去吧。”

    孙福禄满腹狐疑的出了东宫,太子殿下刚才那是什么意思。

    特意叫住他,明明是有话要说,怎么犹豫一阵,又不说了,难道是太子妃那边会有什么问题不成。

    算了,反正也不是他能管的事。

    他看了看揣在身上的圣旨,既然如此,还是先去太子妃府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