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韦皇后蓄力中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苦桃依偎在李俊的怀里,说什么也不撒手,姚逵在一边看着,同情之感油然而生。

    这就是太子殿下所说的主动出击吗,牺牲够大的。

    而当事人之一的太子除了脸上有些僵硬,眉头都没有皱一皱,这两天,他没事就要在苦桃面前表演一番。

    她的各种把戏,已经十分熟悉了。

    “郎君,什么时候才能带苦桃走啊,这个地方我一天也待不下去了!”

    “别着急,这就走啊!”

    “总要把事情都办完才行。”

    “事情?”苦桃一脸呆滞的看着他,李俊笑道“让你写的信,写完了吗?”

    “写信?”

    “对,写信!”

    双腿一蹬,苦桃跳下了床,开始翻动衾被“我一直都藏着的,不能让坏人发现。”

    “对,你做的很对!”

    她翻找一通,终于找到了所谓的信。

    “郎君看看,写的怎么样?”

    棉白的纸张上,歪歪扭扭的写着几行大字。

    李俊一看,脑袋翁的一下。

    姚逵勉强辨认信上的内容,终于明白他想让苦桃做什么了。

    “怎么样,我写的好吧!”

    “好,真是好极了!”李俊苦笑着,原本,他是希望苦桃能够写一封信,把武延秀他们调动起来,自己再起事的。

    可他万万没想到,苦桃疯了,就连字迹也狂野了起来。

    最简单的见面二字都让她写的歪歪扭扭,笔画不清,根本不用考虑了,这封信用不上。

    “哎!”

    李俊长叹一声,姚逵赶忙开动脑筋,提出建议“殿下,可以检查苦桃的住处,看看还有没有他们的通信,说不定能有点用。”

    李俊将废纸捏在手里,眼神望向他“你的意思是说,可以造假?”

    “这怎么叫造假,这叫模仿!”姚逵正色道。

    这时,苦桃还傻兮兮的站在那,等着李俊回话。

    他兴冲冲的跳起来,将苦桃带到了她原来居住的厢房。

    “苦桃啊,你以前写给我的信多么情真意切,真想再读一遍啊!”

    苦桃一听,立刻抓住了他的手臂“真的吗,国公想看?”

    “当然了,都放在哪了,还有没有剩下的,我没看过的。”

    他撇开苦桃的拉扯,自顾自的在房中晃荡,掀开坐垫,又翻起被褥“在这里吗?”

    “或者是在这里。”

    “哪里都没有啊,娘子,藏在哪里了,快给我找找。”

    苦桃在门口咬着手指头,双眼呆滞,仿若机器人。

    而李俊就是能够操控这台机器人的遥控器。

    闻听的命令,苦桃立刻行动,痴痴傻傻的说道“都是我藏的,郎君找不到。”

    “是啊,我找不到,娘子快帮帮忙。”李俊状若愁苦。

    迈着小步,颤颤巍巍的,苦桃走向了一个落地的大瓷瓶。

    瓷瓶上插了几支艳丽的雉羽,装饰方法与现代大同小异。

    苦桃抽出雉羽,猛力一推。

    下一秒钟,只听得哐啷啷一声脆响。

    做工精致的双耳瓷瓶就摔了个四分五裂。

    “在这里面!”她惊叫着。

    她蹲在地上,在陶瓷碎渣中翻检。

    突然的举动,令在场的二位汉子皆是一惊。

    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苦桃已经在碎渣子里翻了一会了。

    “没有吗?”

    二人装作关心的凑了过来。

    苦桃缓慢的摇头,李俊想,她一个疯子,记忆力恐怕有问题,忙问道“再去哪里找?”

    没有回答,苦桃的眼睛好像两个黑洞,失神的望向前方。

    李俊不在她的视线范围以内。

    她神游去了。

    “哎!白费功夫了!”

    “殿下别急,我们再找找。”

    “里面还有东西呢!”

    大瓷瓶倒地之后,只有前面一半摔得粉碎,后面一半还保持着圆筒的形状,没有改变。

    姚逵眼力极佳,左顾右盼之间,正好看到黑黝黝的瓷瓶底部,躺着个卷轴。

    他撸开袖子,手腕探进去,尽量躲开破碎的瓷片边缘。

    手指渐渐触到底部,用力一探,果然是个纸卷。

    在这么阴暗的地方,纸卷上都没有多少尘土,可见放在这里的时间并不长。

    这真的会是苦桃写给武延秀的书信吗?

    姚逵表示怀疑,他将纸卷简单擦擦,正欲打开,却撞上了李俊狡猾的眼色。

    立刻嘿嘿一笑,递了出去。

    这还差不多,想越俎代庖啊!

    李俊大大方方的将纸卷打开,而这时,苦桃已经跑到院子里挖泥去了。

    日日思君苦,

    念念妾情意。

    渺渺空虚度,

    不知有归期。

    妈呀,这居然还是一首诗。

    真够肉麻的。

    虽然还算押韵吧,李俊承认,到此刻他才终于明白,寂寞少妇思君成狂,原来就是这么个心理特征。

    李俊咂咂嘴,将纸卷递给姚逵,却发现他早就抻着脖子,看过了。

    “有这个就够用了吧。”

    姚逵点点头,回应道“够用了。”

    东西是尴尬了点,好在可以肯定的是,这确实是苦桃的亲笔。

    …………

    有些事情它是一定会发生的,现在不发作,只是时候没到而已。

    等到了时候,你就是拦都拦不住。

    韦皇后就是这样的人。

    煽风点火,故意惹事,都是她的拿手好戏。

    自从听了上官婉儿的话,她虽然面上不屑,可心里还是有个疙瘩。

    武三思现在也敢骑在她的头上作威作福,她怎么能忍得下这口气。

    这几年,要不是她给他做内应,打掩护,他在李显面前能这么如鱼得水,万事顺意吗!

    原本只是贪恋他的俊美,没想到,时间长了,他竟然也起了二心。

    怪不得最近他对自己越发冷淡,原来是早存了异心,就不想在她身上下功夫了。

    韦皇后是一个控制欲极强,锱铢必较的人,现在,武三思算是把她得罪了。

    她不可能就这样把恶气咽下。

    她正在等待时机,兴风作浪,要让这朝廷里的人,尤其是武三思都看看,到底是谁说了算。

    韦皇后在后宫蛰伏多年,她的计谋也多得是。

    当然,最好使的还是煽动李显。

    最近,后宫的味道有些变了。

    出于女性的敏感,韦皇后察觉到了这微弱的气息。

    李显开始和李俊关系和睦,这是韦氏不能忍受的。

    可现在的她,对李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办法。他乘胜而归,功劳巨大,只要李显头脑还清醒,就不会不器重这个太子。

    李俊的势力,韦皇后是一定要遏制住的。

    可现在,还不是下手的时候。

    那就只有祭出老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