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崔泠的反抗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大理寺一处僻静的厢房内,烛火摇曳,亮如白昼。

    崔泠就被暂时安置在这里,按照他的罪过,早就应该扔到大狱里去挨饿受冻。

    可他受了伤,看起来还挺严重的,若是让他在大狱里自生自灭,他要是真死了,可怎么办。

    这件案子,要继续办下去,可还指望着他哩。

    谢太医是皇帝李显特派来的。

    医术精湛,医德高尚。

    经过他细心的诊治,没过半晌,崔泠就有了知觉。

    卢静章很欣慰,看来刚才灌进去的汤药起效果了,或许,也是他命不该绝。

    撞了这么一下子,要是换做一般人,早就咽气了。

    可他,不仅没死,还睁眼了,恢复了神志。

    崔泠眼珠一转,撞碑之前的回忆,便立刻冲上了他的脑际。

    让他脑袋疼的嘣蹦跳。

    这个世界实在是太讽刺了。

    想好活的时候,没有机会,一心求死,却就是死不了。

    眼前的景象,也让他震惊。

    他居然躺在柔软的床铺上,而不是冰冷的青石板上。

    周围没有老鼠毒虫,只有几个大理寺内卫审视的目光。

    距离他最近的,是一个青年,锦袍革带,面容英伟。

    崔泠认出来了,他是大理寺少卿,卢静章。

    对了,陛下好像就是让他来主办案件的。

    果然是查到他的头上了。

    大理寺会用什么方法对付他?

    连番审问,严刑拷打?

    还是冷漠的将他晾在一边。

    短短一盏茶的工夫,他的心中就涌现出了无数猜测。

    卢静章是个办案好手,经验丰富。

    他明白崔泠的种种担心,却并不着急。

    重要的人犯已经落网,还有什么可急的,证物,证词,都会有的。

    慢慢来。

    确认了崔泠已经完全清醒,他和缓的说道:“崔员外,我希望你能和大理寺配合。”

    崔泠把头别到一边,装作不理不睬。

    “你不说,不代表就能蒙混过去,我想你也知道,我们若不是有了证据,也捉不到你啊!”

    “再怎么说,旗官陈醒总是你的内弟,这你不能抵赖吧。”

    他不慌不忙,指出这些事实。

    当提到陈醒的名字的时候,崔泠楞了一下。

    他想到了一个他最不愿意面对的事实。

    “陈醒还活着?”

    卢静章轻轻点头,亲眼见着崔泠的脸色迅速的垮下去。

    “看来,杀手肯定是你派的了。”

    崔泠冷哼一声,并没有否认。

    但是,他内心的震撼,是不言自明的。

    他明明派了杀手去除掉陈醒,这些人是怎么做的事,竟然会让陈醒活着被大理寺捉住。

    陈醒是执行人之一,对他们的计划一清二楚,他没死,那崔泠和崔湜就一个也跑不了了。

    卢静章平静的俯视着他,从怀里掏出一叠纸。

    两指擎住,在崔泠的眼前晃了晃。

    他浑浊的眼睛,微光一闪,看来他是认出来了。

    “这是我们从陈醒处搜出来的银票,我想你比我更明白,这代表了什么。”

    “我……”

    “顺便告诉你一句,那些杀手我们也活捉了不少,他们已经交代了,是你指使他们去除掉陈醒的。”

    崔泠的情绪激动起来,猛咳不止。

    咳了好一阵,他才平复过来,头上的伤口被猛力牵动,渗出丝丝血痕。

    “银票是我给他的,你们已经把我抓了,还不够吗?”

    “看来,你已经承认陈醒是受了你的指使,才谋害太子的。”

    “我没有谋害太子!”崔泠复又激动起来,他的脸皮极厚,居然还敢矢口否认。

    他难道不知道现在是人证物证俱在,他早就不能狡辩了吗!

    卢静章愤怒的转身,冷淡道:“陈醒是你串通的,你们故意放人进皇城,锯断皇城内树枝,企图伤害太子殿下,桩桩件件都是你做的,你还说,你不想伤害殿下,崔泠,我看,你是想见识见识大理寺的手段了!”

    说着,他就迈开了大步,走到了门前。

    内卫们也被他突然的举动,弄蒙了,楞在当场,不知该如何作为。

    火红的烙铁,沾满人血的皮鞭,钉板,钢刀,这些个刑具不停从他眼前飘过。

    不行,他可受不住这样的大刑!

    崔泠扒着床沿,努力的起身,磕破的脑袋瓜虽不至于丧命,可一动唤就天旋地转。

    “少卿,卢少卿,等一下!”

    就在他还没有出声的前一秒,卢静章已经停住了脚步。

    果然,这个崔泠是不忍心让崔湜苟活的。

    卢静章早就料到崔泠会反水,可他却并没有一下子就把冷漠的面具摘下。

    对待崔泠这种浑身冒着贱气的男人,只有让他不得意,才能问出更多的东西。

    “崔员外,你可是想好了?”

    “是,请少卿留步。”

    头疼欲裂,崔泠还是勉强的说出了这句话。

    迎接他的命运会是什么,他能够猜到。

    不过,不论是何种结局,总比罪过他来受,福气崔湜享要强多了。

    “那就说说吧,尽量详细些,你知道,事情交代的越清楚,对你就越有利。”

    崔泠点点头,表示他明白了。

    在他略显艰难的话语之间,他和崔湜的密谋,渐渐被卢静章所知。

    所有的行动轨迹都和众人的猜测并无二致。

    这件事的主谋,从崔湜到崔泠再到陈醒,总共也就只有三个人。

    这样惊天动地的事情,竟然真的只有三个人联手,就办成了,真令人惊奇。

    卢静章在他的低语中,感慨万千。

    世事无常便是如此。

    无数改写历史的事件背后,并不一定都充斥着复杂的阴谋诡计。

    真实的背景可能很单纯,只是因为一连串的巧合凑到一起才最终导致了惊人的结果。

    多么讽刺,多么吊诡,可这就是人生啊!

    崔泠顿了顿,好像正在思考接下来应该说些什么。

    趁着这个空当,卢静章问道:“你的夫人何氏,知道你们的密谋吗?”

    不知为何,他突然想到了这个女人。

    坚毅的,倔强的女人,在她沉着的面目下,涌动的是不易察觉的愤怒。

    卢静章猜想,这种愤怒很大程度上是来自于对丈夫的恨铁不成钢。

    “她不知情,以往,我对太子有看法,她还曾经劝阻过我,不让我多嘴。”

    看来倒还算是个有良心的人。

    崔泠的表态对何氏非常重要,几乎是可以影响她的命运。

    如果她真是一点都不知情,卢静章还可以想想办法,帮她求个情,不让她受到牵连。

    她何氏一族也是大家,她不至于无路可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