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天罗地网下的疯狂逃窜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这三天来,虽然户部主事把侍卫们招待的舒舒服服的,但他们没敢开一点小差。

    几双眼睛,就这样不错眼珠的,盯着崔府的前院后宅。

    个个角门处,都有人盯着,按照常理推算,应当是一只苍蝇也飞不出去的。

    卢静章走过了明路,现在开始挖掘暗路了。

    他打眼一看,内卫之中少了几人,便问道:“崔员外现在不在府中,你们整日盯梢,可有发现?”

    为首一人,是个络腮胡子的大汉,胸有成竹的应道:“少卿莫急,这人是跑了,可我们已经派人跟上了,相信不久之后,就会把贼臣捉住!”

    看他这副样子,卢静章只觉得打心眼里发虚。

    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他直觉感到,可他又说不上来。

    “他们已经去了多久了?”

    “大概半个时辰了吧。”大汉略有些迟疑。

    “这么久了,我问你,崔泠是如何出逃的?”

    “坐,坐马车啊!他一个阔老爷,哪里肯自己走路,当然是坐马车了。”

    “马车,你们看清楚了吗,马车里的人,确实是崔泠?”

    “看,看清楚了吧。”大汉转向众位同仁,求证道:“崔泠有钱,又会享受,平时穿衣打扮都是最讲究的。不是鹿皮袄子,就是狐狸毛的披风,这我们都熟悉。”

    身后几人赶忙点头附和,卢静章为难的扶了扶额。

    “除了马车,刚才府里还有没有人出去?”

    “没有了吧。”大汉疑道,忽而,身后有人提醒一句:“刚才有个倒夜香的老头,出去过一回。”

    “对了,”大汉猛然道:“那人浑身破破烂烂,脸上黑漆漆的,推着个板车,从后门走的。”

    呔!

    卢静章暗叫了一声糟,若他没有猜错,他们一定是中了崔泠的调虎离山之计了。

    “倒夜香的老头,往哪个方向去了?”

    “往南边去了。”

    刚刚还十分和气的卢静章,如今脸上怒容毕现。

    监视几人全都摸不着头脑,不知是哪里得罪了他。

    但也有人隐约察觉到了,应该是出了差错。

    “卢少卿,出了什么事?”

    孙福禄上前问道,李显将圣旨交给他的时候,也让他作为自己的全权代表,一路跟随大理寺办案。

    如今人也没找到,卢少卿还愁成这副样子,孙福禄的心里,小鼓点不免也敲了起来。

    “我想,崔泠应该是化妆成倒夜香的,顺势溜了。”

    “何以见得?”

    现在不是着急的时候,人已经跑了,只有精确判断他的路线,才能尽快抓到人。

    卢静章耐心的向他解释道:“按照大理寺内卫的脚程,崔泠若是坐着普通马车出逃,根本跑不了多远,就会被追到。可现在,你也看见了,半个时辰了,内卫都没有回来。肯定是被人故意引到其他的方向去了。而真正的崔泠,早就化妆成穷汉,拉着板车跑了。”

    监视几人一听,皆是一惊。

    懊恼悔恨,简直想当场自裁。

    卢静章劝住了他们,现在也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

    唯一可以有些欣慰的是,崔泠不会武艺,如果不能通过城门,他是出不去洛阳城的。

    “赶快通知四角城门的守卫,务令他们严加巡查,注意城门附近的可疑人物。”

    任务虽是这样布置下去了,可卢静章也有预感,崔泠不会在今晚就出城的。

    现在城里已经宵禁了,他一个行踪诡异的老汉,穿的破破烂烂的,在城门四周转悠,甭管他是不是犯了大罪,都必会被抓住的。

    崔泠没那么傻。

    像崔氏兄弟这样的老手,在实行计划之前,应该早就选好了藏身地点,如果卢静章估计的没错,崔泠应该是逃到这个地方去了。

    想到这里,他又返回了崔家大宅。

    刚刚平静下来的何氏只能打起精神,勉强应付着。

    “夫人,崔员外应该是逃到南城去了,夫人想想,崔员外在南城有没有可以藏身的地点。”

    论真心,何氏现在真的不想搭理他。

    自从她知道了崔泠在外面都干了什么好事之后,她就迅速拿起了佛珠,口里叨叨着金刚经。

    谋害太子,株连是惯常操作,她作为崔泠的夫人,能不能活命都说不定,更别提他们的一双子女了。

    说不定,都会被他这个死老汉给连累了。

    可是,等到她琢磨过来这句问话的含义,她便猛然坐起。

    “你是说,崔泠有可能逃到南城去了?”

    “极有可能。”

    “不可能,他不会就这样逃出洛阳城的!”何氏瞪着猩红双眼,笃定说道。

    “夫人这是何意?”

    说起这件事啊,何氏的怒气可就更旺了。

    严格说来,崔泠不是个爱好女色的人,他喜欢享受,对家庭也算不上忠诚。

    可这些年来,他在男女之事上,还真没有闹出多大的风波。

    然而,何氏仍是意难平。

    不只是因为崔泠热爱搞阴谋诡计,还因为,崔泠在少年时期,一直有个相好,算是两小无猜。

    原本崔家人早就把此女当成是崔家的媳妇,双方家里都认同了这一对佳儿佳妇。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啊!

    这位少艾还没有成人,就不幸夭折,令年少的崔泠心灰意冷,很是消沉了一段时间。

    要不是家里人天天劝说,他恐怕就要绝食向死,追随少女而去。

    这位年少时的爱人,就葬在洛阳南城。

    即便是和何氏成婚,崔泠也仍然无法忘怀这个女子。

    每年女子忌日的时候,崔泠都会去祭奠,风雨无阻。

    这一段故事,一直是何氏刻意选择遗忘的。

    然而,每一年它都会如期上演。

    这些年,她眼看着崔泠日渐狂妄嚣张,没了君子的做派,可这个早就不成器的男人,唯独在这件事上仍然十分坚持。

    每一年,这样的好戏都要上演一次,不管何氏如何视若无睹,可这心里还是有个疙瘩。

    她想不明白,一个二十年前的情人,为何会让爹妈都不认的崔泠,如此难忘。

    “我知道他在哪,就算他要出城,也一定会去这个地方看看再走。”

    何氏调整心绪,平静的说道。

    “他在哪?”

    “南城高氏一族的坟茔。”

    “高氏,难道是前齐的高氏?”

    何氏淡淡的嗯了一声,便合起了眼眸。

    就在卢静章即将失去耐心,准备奔往南城的时候,何氏干燥的嘴唇间,开开合合,吐出几个字。

    “一个叫高怜儿的女子的坟墓,去那里找找看吧。”

    卢静章匆匆往外走,脑子里不断回响这这句话。

    这个怜儿,应该是个女子吧。

    深陷险境的崔泠,为何一定要去她的墓前。

    他觉得,这里面大有文章。

    怪不得刚才询问崔泠的下落,何氏说什么也不肯交代,看来也是难以启齿的二三事啊!

    翻身上马,一队人紧急奔往南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