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天降救兵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陈醒把赛宁保护在身后,拼命抵抗。

    “你们是什么人!”

    “谁派你们来的,崔泠还是崔湜?”

    黑衣大汉人数众多,陈醒顾着赛宁还要闪转腾挪,很快就有些疲于应付。

    “郎君,不必管我,快走啊!”

    赛宁使劲的扭动身体,企图甩开陈醒护住自己的手,黑衣大汉劈下一刀,陈醒横刀抗住。

    咬着牙说道:“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却又是一个身材粗短的黑衣人,从侧面挑来一刀。

    这一次,陈醒没有能够避开,刀刃直插他的左肋。

    “呃呃呃……”

    他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双拳难敌四脚。

    陈醒捂着伤口,单膝跪地。

    黑衣大汉渐渐向他逼近。

    “要死也让我痛快点,你们究竟是谁的人!”

    陈醒咆哮着,躲在他身后的赛宁觉得,他抓紧自己的手,力道正在逐渐减弱。

    “你替谁办事,我们就是谁的人。”

    为首一个大汉总算开了口。

    嘴角渗出鲜血,陈醒已经明了了。

    “怎么样,是我们给你个痛快,还是你自行了断。”大汉威胁道。

    “让我死可以,先放她走!”他扯了扯赛宁,示意道。

    “郎君,我不走,我要和你一起死!”

    “呵!”

    “臭婆娘,快走吧!”黑衣大汉不屑的说道。

    陈醒的眼中掠过一丝喜意,不论他今日是生是死,赛宁的命算是保住了。

    “快走!别管我!”

    “不,我不走!不论是生是死,我都要和你在一起!”

    “要走就快点,否则就一起见阎王吧!”

    几个大汉已经面露不忿,显然对这一对男女的磨蹭,十分不耐烦。

    陈醒的伤口不断淌着血,地面上都嫣红一片。

    大汉们的耐心已经到了极点,这一刻,赛宁就是想跑也跑不了了。

    壮汉们已经不打算放过他们了。

    就在他们即将发出最后一击,送这一对男女上天的时候,忽然黑沉的雪夜竟然亮堂了起来。

    无数人影,伴随着哒哒的马蹄声,在火光照耀下,冲进了兴艺坊。

    一时之间,坊中男女几乎都被惊动了起来。

    兴艺坊中也有不少不法之徒,卢静章他们赶来的时候,时间匆忙,动静闹得很大。

    这些恶徒纷纷逃窜,在坊中闹出了好大的风波。

    卢静章也管不得许多,一进坊门就沿着东向,冲到了第二间宅院的门前。

    但见,宅院的房门已经被踢破。

    不好!

    他马上意识到,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

    陈醒危险了。

    二话没说,卢静章立刻率领部下,冲进去救人。

    而在他还没有下马的时候,一些反应迅速的内卫早就已经杀到了屋内。

    转瞬之间,黑衣杀手和大理寺内卫就扭打成了一团。

    伤重的陈醒,渐渐不支。

    歪在了赛宁的怀里。

    “郎君,郎君坚持住!”

    “有人来救我们了!”

    赛宁不认识大理寺内卫,可也看出,后来的这一波和先前的那一波不是一路人。

    “救命!”

    “快来人啊!”

    她在一片混乱中,拼命呼喊。

    陈醒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赛宁用布条将他的伤口勉强包扎。

    这时,在大理寺内卫的连续攻击下,黑衣杀手渐渐现出颓势。

    好几个人脸上的蒙布也掉落下来,无法再掩饰他们的面容。

    内卫们并不认识他们,可想想也知道,必定是崔氏兄弟派来的人。

    卢静章姗姗来迟,一进屋门就冲到了陈醒的身边。

    眼看他重伤倒地,意识不清,连忙叫道:“你是旗官陈醒吗?”

    陈醒的嘴唇微微动了动,赛宁赶忙帮着应道:“他就是陈醒。”

    聚到卢静章身边的内卫,越来越多,他看着陈醒苍白的面庞,停止了讯问。

    “少卿,怎么办?”一内卫问道。

    “快去找个郎中,给他止血。救下了他,就什么事都清楚了!”

    内卫赶紧执行命令,也没有时间去寻什么妙手神医了,就在兴艺坊里寻了一个看起来还算济事的郎中,拉过来凑数。

    今夜坊里打的如此热闹,老汉早就被吓得丢了魂。

    要不是内卫们把他硬拉过来,他根本连房门都不愿意出,哪里还会想来诊病。

    一见血淋淋的场面,就更是股颤如筛糠。

    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来。

    背在身上的药箱子,咣当一声就落了地。

    “还愣着干什么,赶快过来!”

    郎中哆哆嗦嗦的扑过来,首先看到的就是陈醒身前的一滩血水。

    肋下的创口已经被赛宁简单包扎。

    她的手法粗略,根本没有起到多少止血的效果,血水还在稀稀拉拉的往下淌。

    这时,门外的打斗渐渐止息,一部分内卫,将活着的黑衣杀手带离,剩下的则收缩到屋内,保护卢静章等人。

    有人借来了温热的清水,经过简单清洗,郎中长舒了一口气,幸好,陈醒的伤口并不算很深。

    “怎么样,还可以救活吗?”卢静章焦急的问。

    “使君别急,可以救!”

    听到这一句话,几近疯狂的赛宁才终于恢复了神志,她妩媚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泪痕。

    在内卫的带领下,她被带离了现场,临走之前,还不断回望,生怕陈醒有一个闪失。

    在内卫的不断催促下,她才终于离开。

    “快把他抬到床上去!”

    这位郎中说的好听点是个大夫,其实就是个行走江湖的游医,正经医术一般般,全靠各种偏方过活。

    他打开药箱,拿出各种祖传药粉,都是止血生肌的,一股脑的往伤口上撒。

    药效猛烈,连意识不清的陈醒都给疼醒了。

    嘶嘶……

    他发出痛苦的抽气声。

    郎中手指一抖,又是一把药粉倒在了他狰狞的伤口上。

    哇哇哇……

    这回可是货真价实的叫喊了。

    也预示着,陈醒确实是全醒了。

    恍惚中,他感觉到是有人来营救他,睁开双眼,第一件事就是询问赛宁的生死。

    “你放心,我已经让人把她保护起来了。”

    陈醒困难的点头,眼前的青年,他并不认识。

    只见那青年,面色和缓的说:“陈旗官,我是大理寺少卿卢静章。”

    当听到这个名号,陈醒竟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终于还是盼到这一天了。

    比起被人灭口,他倒是更希望落到官府的手里。

    哎,早知道是这个下场,就不必东躲西藏,直接投案就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