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兄弟两个都跑不了!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且不说林安的话有几分真,几分假。

    唯有一点要先确定。

    “你所说的崔员外,是考功员外郎崔泠吗?”

    卢静章声色沉稳。

    “正是。”

    李俊给了卢静章一个继续的眼神,卢静章想了想便又问道:“崔员外为何要谋害太子殿下?”

    李俊赶紧凑到前面,仔细聆听。

    “不知道,小的真的不知道。”

    “老实说,当时员外交给小的这个差事,小的只是想,这应该是要害人吧,可究竟要害谁,小的真的不知道啊!”

    “如果小的知道,员外是要谋害太子殿下,就是给我十颗脑袋,我也不敢干啊!”

    “你嚷什么!”

    “老实回话!”

    卢静章的脸上怒容毕现,声音极具威胁。

    “是是是。”

    林安的情绪呈现两个极端,狡辩的时候,憨皮赖脸,哇哇乱叫。

    挨了数落就立刻像憋了的蛤蟆,一点精神都没有了。

    “你不知道,本官现在就告诉你,你家崔员外指使你办的事情,正是要谋害太子殿下,且险些就成功了。”

    “你自己掂量掂量,如果不和我们合作,你还有活路吗?”

    “这,使君救我!”

    “使君救我!”

    林安欻欻往前爬了几步,对他的无耻嘴脸,李俊表示深深的鄙夷。

    “还是那句话,让我救你可以,你要老实和我配合。”

    “太子殿下就在这里,他完全可以决定你的生死,你自己想清楚。”

    李俊微微颔首,表示对卢静章的支持。

    “使君有何吩咐尽管说,小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求使君饶小的一条命啊!”

    呵呵,谋害老子,还想要命。

    真是异想天开。

    “据你了解,崔员外可说过什么不利于太子殿下的话吗?”

    林安搜刮肚肠,恨不得一个脑袋当两个用。

    崔泠是个好大喜功,生活奢侈的人,平时对待下属也是呵斥居多。

    要说表现出对太子的不满,也只有他和族兄崔湜相见的时候。

    他反复权衡,他要是真的老实交代了,那就只能把崔侍郎也拉下水了。

    罢了,罢了。

    生死面前,当然还是自己的命比较重要。

    “小的想,崔员外其实对太子殿下没有不满之意,反倒是崔侍郎有些古怪。”

    重点来了。

    在场众人都将精神集中在一处,府丞的毛笔悬在空中,浓墨滴答到泛黄的宣纸上,晕黑了一片。

    “崔侍郎可是中书侍郎崔湜?”

    “正是。”

    林安又不是傻子,既然决定都秃噜了,也就不用卢静章再逼问。

    一股脑的全说出来了。

    “崔侍郎最近仕途不顺,以往的朋友都不和他来往了,这让他非常气愤。”

    “在外面崔侍郎表现的温文尔雅,其实,他是个心眼很小的人,他曾经反复在府上说过,都是太子殿下的运作,才让他在老臣面前失了体面。”

    “还有,崔侍郎一直和德静郡王有联络。德静郡王对老臣一边的情况非常关心,崔侍郎就经常将听来的消息转告给郡王。”

    “崔侍郎以往和桓侍中非常要好,听说,近些日子,不知是什么原因,却连桓侍中家的大门都进不去。”

    “小的,小的想,”他突然有些迟疑的看了李俊一眼。

    看来,接下来的话,是和我有关系了,李俊想到。

    “接着说,不用避讳我。”李俊说道。

    “是,”林安点头如捣蒜,赶忙说道:“小的想崔侍郎一定是把自己的失意归咎到了太子殿下的头上。从我听到的只言片语看来,崔侍郎一直认为,是太子殿下背后吹风,不让几位老臣理会他的。”

    “所以,他就对我怀恨在心?”

    “笑话!”

    “这个老小儿也恁的歹毒了,他不是在太平公主那里混的如鱼得水吗?还有什么不满!”

    李俊毫无顾忌的在大堂上叫嚷,索性,他也已经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太子殿下有所不知,就连公主府上,崔侍郎也很久没有造访了。”

    这是为何?

    要说老臣们排斥他,李俊可以理解,这件事也确实是拜他所赐。

    可太平公主并没有不想见他啊!

    他为什么也不登门了?

    等一下,他似乎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崔湜是怕公主发现他的阴谋!

    再联系昨天李隆基的话,看来,这件事是可以确定的了。

    太平公主虽然恋权,可还是疼爱李俊的,如果她发现,正是崔湜在背后捣鬼,致使李俊险些受伤的话,她肯定不会轻饶了他。

    “我且问你,你有没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崔侍郎与本案有关?”

    李俊摸摸下巴,试探道。

    “这,太子殿下就是难为小的了。”

    “小的当真不知道,平常指使小的的只有崔员外,侍郎基本不和小的讲话。”

    李俊附耳卢静章,这件事可以告一段落,继续问讯其他的事情。

    卢静章点点头,审问的套路,他还有许多。

    “我问你,左羽林卫旗官陈醒,你认识吗?”

    “认识,他是员外的妹婿。”

    “你刚才说,进出皇宫都是你安排的,那你一定知道陈醒都做了什么,说说吧。”

    林安点头哈腰,有问必答。

    “陈醒娶了员外的庶妹,夫妇二人感情一般,但陈醒和崔员外的关系却很亲睦。”

    “放崔府的车马进宫门,这确实是崔员外指使陈醒做的。”

    “陈醒也是个脚底抹油的人物,我听他的意思,他好像不是自己把我们放进去的,而是找了个什么人代替他。”

    “反正,这位兄弟可是让他害惨了,太子殿下遇袭,他肯定要扒层皮了。”

    这个老小儿,看来他还是没有老实交代。

    他肚子里的东西还多得很。

    卢静章换了个严肃的语调,再次问道:“陈醒现在也跑了,你知道他会去哪里吗?”

    “小的只知道,陈醒很好色,一个月却有半个月都是在青楼里睡的,所以,他要是还在洛阳城,说不定就在哪一间青楼里躲着。”

    这倒是一条相当有用的线索。

    李俊将这条信息记在心里,想着可以把它提供给无名子他们。

    “太子殿下还有什么想问的?”卢静章的问题已经问的差不多了,是时候请示李俊的意思了。

    “林安,本太子希望你明白一件事,只有帮助我们把凶嫌全都捉拿归案,你才有可能活命,要是你有一丝隐瞒,只能是便宜了幕后黑手,倒霉了你自己。”

    “是是,太子殿下,小的都明白。”

    “好了,今天就审到这里,带下去吧!”

    内卫一拥而入,将林安押进大理寺内设的监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