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翻出老鼠屎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你是不是知道这人的下落?”

    宋之逊嘿嘿一笑,对这件事极有把握。

    这个旗官名叫陈醒,这是他听夫人说的,以前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日常出入各种风流场所,是个色中饿鬼。

    娶了崔泠的庶妹,也是初时得意,过后,就一千一万个不愿意。

    这也是正常的。

    常年混迹温柔乡,天天泡在蜜罐子里,哪里能受得了别人的白眼。

    尤其是,这位崔氏女仗着自己的出身,还很是飞扬跋扈,其实,说到底,她不就是个庶生的女子吗。

    在家里都不受待见,出门还想抖起来,天长日久,陈醒自然看不顺眼,接着眠花宿柳去了。

    听说,他已经失踪了好几日,到处都找不到人影,日常的好友也是一问三不知,没人知晓他的去向。

    可机灵鬼似的宋之逊,却有一个大胆的猜想。

    按照陈醒现在的状况,他逃出洛阳城的可能性不大。

    但凡是个人,都需要有个吃饭睡觉的地方。

    陈醒也不能免俗。

    要说这市面上,既能提供衣食住宿,又能藏得住人的地方,那就只有青楼了。

    那个地方,天天人来人往的,嘈乱的很,藏个人,十天半个月的,没人发现,都是极其可能的。

    听说,陈醒带了不少钱财出去,如此,找个青楼暂时收留他,是没问题的。

    说不定,以他常年混迹欢场的经验,若是有个把相好的女子,说不定还能供着他白吃白喝。

    可惜的是,宋之逊的夫人也不知道陈醒经常光顾的青楼究竟是哪一间。

    问的甚了,她还翻脸了。

    撒泼打滚,非说宋之逊也有效仿的心,以后干脆睡在外面就得了,再也别回来云云。

    真是不可理喻。

    不过,她不说,宋之逊也有的是办法。

    他早就已经将洛阳城大大小小的青楼楚馆都搜查了一遍,打听到了陈醒的藏身处。

    如今,这一颗老鼠屎,也该到了翻出来的时候了……

    大理寺威严肃穆的院落内。

    为了保密,对林管家的审问特意避开正殿,选在偏殿进行。

    主审人正是皇帝李显钦定的大理寺少卿卢静章。

    在审问开始前,他已经加强了守卫,他最信任的府丞燕静之,负责问询笔录的记录工作。

    一切看起来都万无一失。

    殊不知,危险正潜藏在暗流之中。

    大太子李俊也秘密的来到了大理寺,监审此案。

    林管家从昏迷中清醒,一睁开眼,就想起了崔府中的那一幕。

    立刻上下牙打颤,双腿发软,仿似一滩烂泥。

    内卫将他拉到了偏殿,扔在了卢静章的面前。

    卢静章翻看卷宗,关于此案的调查记录全在上面。

    他淡然开口道:“来犯姓名,年岁?”

    林管家自知凶多吉少,干脆装死,根本不张嘴。

    卢静章早就想到了这个老头会耍花招,定定的看着他,眼神略带嘲弄。

    “你不会是连自己姓什么,叫什么都忘记了吧?”

    “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

    “林安,四十有一,庐州人士,我说的对吗?”

    “长史既然都知道,还问老汉做什么!”

    嘿,都说酒壮怂人胆,这林老汉还没有喝酒哩,胆子倒肥起来了。

    李俊为表尊重,也为了不引人注意,特意坐在偏座上,把正位让给了卢静章。

    所以,这位语气不屑的林管家,根本还没有意识到,在这个小小殿堂之中,还坐着一位大唐太子。

    也就是本案的被害人。

    卢静章不慌不忙,这样负隅顽抗的人犯,他见的多了。

    越是嘴硬,越是说明身上的问题大。

    当然,作为这大唐境内的最高刑罚机关,到了这里的案件,就没有简单的。

    对于办理这类案件,他经验丰富。

    却见他又高声宣道:“把刘成带上来。”

    刘成也没走远,就在门外候着。

    这一刻他来到堂上,双膝着地,乃道:“使君,草民刘成在此。”

    “林安,你且看看你身边这个人,还认识吗?”

    刘成一进门,林安就知道了自己的命运,干脆走向了泼皮无赖风,根本连眼皮也不愿意抬一下。

    给脸不要脸啊!

    李俊的拳头微微攥紧,他瞥了一眼卢静章,后者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乃道:“林安,装不认识不要紧,你抬头看看东向的是何人?”

    不屑的抬了抬眼珠子,林安轻哼一声,表示他并不认识此人。

    他的反应,倒是符合了他们之前的猜想,这位办事人,根本不认识太子。

    “大胆狂徒,竟敢如此不逊,这就是太子殿下!”

    雷霆霹雳一般的声音砸了下来,林安瞬时就傻了。

    支棱着两只空洞的眼睛,仿佛被抽走了灵魂。

    李俊十分配合的直了直腰板,摆出个倨傲的表情。

    说道:“林安,本太子劝你还是老实招认了比较好。”

    卢静章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面向刘成,问道:“他就是在赌馆里指使你们的人吗?”

    “绝对错不了。”刘成抱拳禀道。

    “怎么样,林安,你还不打算说说吗?”

    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身旁的李俊面色渐渐阴沉,卢静章知道,拖是拖不下去了。

    当得知了李俊的身份,林安就陷入失神状态。

    他刚才不老实交代,是还抱着侥幸心理。

    现在不说实话,是吓坏了。

    “说不说!”

    威吓来自李俊。

    “说,小的都说,都说。”

    呆在一边闲了许久的府丞燕静之终于提起了笔,总算到他上场的时候了。

    而完成了辨认工作的刘成,也被带了出去。

    偏殿之中,只剩下了主审和林安。

    “小的是崔员外府上的内宅总管,平时不怎么在外面走动。那天,崔员外让小的去城里找几个浪荡儿,给他们钱,让他们去做一些事。”

    “到底是什么事,说清楚!”

    事到如今,这个老小儿还在这里含糊其辞,老鼠眼滴流乱转。

    卢静章大喝一声,绝了他这个念头。

    身上抖了三抖,林安这才开始交代详情。

    在林安的形容里,他俨然化身为不知道详情的糊涂人了。

    崔员外让他拿着钱去城里找人,交代他们各人拿着锯子,到天津桥前去锯树枝。

    具体的锯法都是他交给赖汉们的,要能断却不会立刻就断。

    来回接送的马车也是他安排的,但林安矢口否认,事后打死人这件事是他做的。

    他反咬了崔员外一口,说那是崔员外自己找人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