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渐渐逼近太平的隆基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你不要心急,请仔细想清楚了,再回答我。”

    李裹儿眼睛瞪得老大,她震惊了!

    这个武延宗,他是怎么想的,他居然敢怀疑她的真心!

    她李裹儿是什么人物?

    她可是大唐朝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安乐公主,最尊贵的女人。

    他居然敢质疑她。

    若不是她自愿与他成亲,他以为这样的好事轮得到他吗?

    虽然是这样想,可武延宗现在就相当于是李裹儿的猎物,是她砧板上的大肥肉。

    为了诱使他上她这条贼船,李裹儿决定,还是要好好说话,姿态放低一点。

    “你放心,我是自愿和你成亲的。”

    李裹儿抬起手臂,拍了拍他的肩头,豪气干云的样子。

    “那就好。”

    武延宗盯着这只搭在他肩头的小手,心情复杂。

    “好什么啊,说啊!”

    她的小手还黏在他的肩头,显然很有谈话的兴致。

    这让武延宗更加局促不安,感觉自己多年修道的定力在李裹儿的面前全都不管用了。

    正处于岌岌可危的境地。

    微风吹过,让他更清醒了些。

    他舔了舔嘴唇,乃道“延宗只是怕委屈了公主,公主金尊玉贵,延宗身无长物且不善交际,总觉得,和公主并非良配。”

    “你想太多了,我有的是钱,不会受苦的。”

    “再说,我长这么大,从来都是我委屈别人,就从没受过委屈,只要你对我一心一意就行。”

    武延宗心说,不简单啊,她还有点自知之明。

    “怎么样,这桩婚事就算是定了?”

    “当然。”

    李裹儿满意的点点头,她作风荒诞奢靡,很不着调,也爱好男色。

    但总的说来,她在男女情事的方面还没有堕落到无法无天的地步。

    她不爱勾搭和尚道士,也没有特殊的癖好,对于男欢女爱,她认为还是两情相悦更好。

    她的前辈,高阳公主、山阴公主,不是她效仿的榜样。

    既然确定了武延宗的心意,尽管也许是在她的逼迫下,他才不得已承认的。

    但李裹儿还是心情大好。

    她大发善心,指挥道“陪我走走吧。”

    武延宗更愣了,他掐指一算,近十年来,他和李裹儿只见过一次。

    真的只有一次。

    那还是李显带着她从房州返回皇城的那一年的事情。

    朦胧中记得,她确实刁蛮任性,不讲道理。

    可短短几年过去,他就完全不认识她了。

    怎么变得这么豪放啊!

    他还在发呆,不知如何是好,李裹儿已经率先迈开了步子。

    武延宗只觉得,自己的身子,也不知不觉跟着她移动,低头一看,那纤纤玉手,已经搭在了他的臂弯之上,极为自然的。

    挎着他往前走去。

    从此之后,武延宗这个英俊拘谨的好青年,就要握在李裹儿这只千年小妖的手里了。

    逃也逃不脱,挣也挣不开……

    别人出双入对,都陶醉在温柔乡中,唯有临淄王李隆基,可怜见的,孤身一人。

    前来赴宴,居然一个女伴也没带,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

    在他的身边,只有身长八尺,身形魁伟的高力士陪伴左右,有时不禁令贵戚侧目,浮想联翩。

    李隆基才不会在乎这些异样的眼光,他有满腔的抱负,尚无处施展,在他看来,这个朝廷上,乌央乌央的,挨个数起来,能叫得上号的官员,也有几百人。

    可真正在办实事的,却屈指可数。

    要做实事,就要能够承受各方面的压力,他才不会在乎那些无所谓的闲言碎语。

    他在观察。

    这两天他得到一个消息,似乎与时局有关。

    他参加李奴奴的宴会,一方面是为了帮她撑场面,一方面也是为了窥测局势。

    根据他得到的情报,近些日子,中书侍郎崔湜,很不安分。

    这人原本就是个骑墙派,以首鼠两端,左右摇摆为最高生存准则。

    以往依托自己荣耀的门楣,满腹的学问,他还当真在朝臣中混的如鱼得水。

    尤其是以张柬之为首的功臣团体,对他也十分倚重,这一度让李隆基十分看不明白。

    就连他这种年纪轻,资历浅的朝廷新人都看得出来,崔湜这人靠不住,几个功臣都是年过半百的老资格了,怎会被他迷惑了双眼。

    还真以为,此人能成为他们的好帮手。

    好在,最近功臣集团不知是不是终于看清了他的真面目,还是脑袋瓜子清楚了,终于开始疏远崔湜,这让一直以来都受人追捧,左右逢源的崔湜,无所适从。

    他几次登门拜访,老臣们也还是迎接他的,弈棋饮茶,谈天说地,一个不缺。

    但敏感的崔湜,还是感受到了其中的不同。

    以往,他被视为功臣集团的一员,他们有什么言论、计划都不避讳他,所以,他可以获得许多内部的情报。

    这些情报就是他投靠武三思的资本。

    可现在,这些老臣仿佛一瞬间就取得了共识。

    谈天也是可以的,但只要事关朝廷上的事情,无论崔湜再如何引导,他们就是闭口不言。

    家家都是如此,没人再给他透露团体内部的消息。

    这可急坏了崔湜。

    他忙忙碌碌,四处奔走的行为,早就落到了李隆基的耳朵里。

    在老臣们那里屡屡碰壁的崔湜,这些天来根本连上朝的精神都没有了。

    虽然平时他就是个闲差,不管大事,就算不来,也没人关心。

    他也经常性的缺席,可一面也不露,还是很可疑。

    所以,李隆基这次积极的参加宴会,也是想看看,作为太平公主跟屁虫的崔湜,会不会出现。

    要知道,现在在公主的面前,崔湜可是第一红人。

    崔湜也确实符合太平对男人的一切幻想。

    温润儒雅,英俊倜傥,又装的温柔体贴,再加上,他不是单纯的鲜嫩面首。

    他有年纪,又有学识,还有官位和体面的门楣。

    可以吟诗作对,可以风花雪月。

    不论是哪个方面,都让太平十分满意。

    近半年来,不论是在内还是在外,他们两个时常同出同进,很少分开。

    按照以往的经验,这样盛大的宫廷宴会,太平是一定会带着崔湜一起出席的。

    可是,结果大家都看到了。

    崔湜没来!

    李隆基心中疑惑骤起。

    这个老鬼究竟跑到哪里去了?

    李隆基渐渐逼近了太平公主。

    要想打听崔湜的去向,直接去问公主,是最便捷的了。

    好在,这位姑母,非常疼爱他。

    这让他的打探工作展开的很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