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太子初遇太子妃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后院那边,袅袅婷婷的走过来一个人,只见她在人群中望了一眼,就朝着安乐的方向走了过来。

    安乐也看到了她,忙挥手叫道:“爱柔这边来,快点,金城要献舞了。”

    美眸流转,宗爱柔的眼光投在了李俊的脸上。

    她顿觉脸上泛起红烧,连忙别过了眼神,径直向着李裹儿走过来。

    李裹儿是谁,严格说来,那也是情场老手了,别看年纪不大。

    见宗爱柔终于来了,忙站起身子,把自己的位置挪开,硬拉着宗爱柔坐在了李俊的身边。

    男女授受不亲这种规矩,在李裹儿的眼里,基本上等于形同虚设。

    宗爱柔连忙回绝:“公主殿下,爱柔还是坐到那边去。”

    李裹儿狡黠的双眼在二人之间转了这么一转,笑道:“你快坐下吧,金城还要献舞哩,再耽搁,我们都看不成了。”

    盛情难却,宗爱柔带着紧绷的脸,勉强坐在了李俊的旁边。

    宗爱柔虽然心里尴尬,可出乎意料的是,她却并不讨厌身旁的太子,也许是在她落座的那一刻,李俊就挪了挪身子,让两人之间的距离更大些,减少了宗爱柔的局促。

    正是这个不经意的举动,让宗爱柔对他的印象有了一丝转变。

    如果说,女人的印象总是在细微点滴之中,一分一分的改变的话,那么,男子的观念却总是在忽上忽下的转变之中悠荡。

    就在李俊看到宗爱柔的那一刻,他马上认同了这桩婚事。

    他的心中油然而生一种感觉。

    赖汉也能有好儿,说的就是宗楚客吧。

    瞧他那一张橘皮老脸,也能生出这么水灵的娘子,简直是生物学界的奇迹啊!

    李俊搜刮肚肠,想给宗爱柔的美貌下一个定义。

    却还是觉得自己的古文修为实在有限,只能求助于现代词汇。

    氧气美女,对,就是这个词。

    宗爱柔下巴微翘,脸型圆润,肤色如凝脂般白细,尤其是那一双眼,更如空濛的雨色,透着朦胧的微光。

    不错,真不错啊!

    宗楚客要是早告诉他,他的女儿这样美貌,李俊也不会做这样多的心理斗争了。

    宗爱柔是怎么看待自己的,从她淡漠的脸上,李俊找不到答案。

    暂且放下这份闲心,前方,李奴奴已经开始起舞了。

    闪转腾挪,脚下如生根,长剑一挥,剑气横生。

    身着男装的李奴奴,扭动自己纤细的腰肢,将女子剑器舞的刚柔并济,展现无遗。

    李俊虽然无缘与公孙大娘相见,领略她一舞动京城的风采,可他相信,李奴奴的剑器舞,也足以堪称是当世瑰宝。

    他擎起酒盏,拿到嘴边,却在这时,长剑一指,挑到了李俊眼前。

    在座众人,皆是一惊。

    唯有李俊不动如山,看着李奴奴爽朗的笑颜。

    他将酒盏放在了剑上。

    “谢太子!”

    李俊得意的看着李奴奴接下来的表演,倒要看看,她要将这一盏酒如何处理。

    只见,李奴奴并没有带着这盏酒继续舞剑,而是微做后退步,来到了场地中央。

    当着众位贵戚的面,剑尖一跳。

    顷刻间,酒花四溅,再一转眼,酒盏就稳稳的拿在了李奴奴的手中。

    她定定的看着李俊,鹅颈一扬,满饮一盏酒。

    她以这个动作结束了整场表演,现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李俊自己也是由衷的赞叹。

    真大唐儿女多奇志啊!

    接下来,就是各自分散的活动时间,趁着难得的聚会,一场场好戏,才正要开始上演。

    一群闲闲无事的宫廷贵女,正围绕在太平公主的身边,陪着她说笑,争奇斗艳,芬芳妩媚,真是一幅动人美景。

    太平公主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时候该干什么事。

    比如这次的聚会,只局限于皇族贵戚,又是金城郡主李奴奴挑头主办的,贵女极多,她也就没有带着她那一摞的男宾出场。

    非常有体统。

    当然,也就是这个原因,才让这些贵女有机会靠近太平,说几句话。

    李俊当然不知道太平的真实用意,他只是好奇,那太平公主的新宠,崔湜崔郎君跑到哪里去了。

    按照他的人设,他应该时时刻刻跟在公主身边,伪装成一个文辞俱佳,温润俊秀的体贴男子。

    这么重要的场合,怎么不见他的人影,这实在是不应该。

    不过,碍于身份,他又不能去和太平八卦,询问她为什么没带着崔湜过来,是不是公事太忙了。

    李裹儿已经起身,急匆匆的跑走,目标不明,当然,李俊心里有谱,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她是一定会去骚扰武延宗的。

    他们两个会如何发展,现在的李俊可没有工夫管,他还是先顾顾自己吧。

    长围这边只剩下了他和宗爱柔,他是在等待时机,而宗爱柔则是想走却走不了。

    她的性子直,脾气倔,这些都是真的。

    当然,理性也是真的。

    既然现在婚事已定,太子也希望和她谈一谈,那她也没有退缩的道理,也许,互相坦诚些,还真能想出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来。

    “爱柔,我们不妨找个地方谈谈。”

    宗爱柔面色一紧,这位太子怎么这般轻浮,刚一见面,第一句话,就直呼娘子的名姓,是不是不太妥当。

    她板着脸,面对李俊,应道:“太子尽管吩咐,爱柔跟着就是了。”

    这个密谈的地点,李俊一早就看好了,前方正堂相连的两串游廊中间,有一个耳房,三面都有遮挡,只要把帘子一打上,正是又安全又安静的所在。

    李俊在前,宗爱柔略落后一些,二人进入耳房,李俊低头一看,耳房中居然已经放了一个炭火盆。

    红红的炭头,说明它烧的正旺。

    这个李隆基,忒鬼了,想的还真周到。

    二人在温暖的房间里落座,李俊思忖,与宗爱柔说话,这个尺度要拿捏好。

    既不能太过热情,又不能太冷淡,把宗爱柔气走。

    还要保持一点太子的威严。正在他走脑子的时候,宗爱柔倒先说话了。

    “爱柔恭贺太子凯旋。”

    轻轻柔柔的嗓音,恰到好处的语调和表情,李俊从她的身上,真是一点错都挑不出来,除了她是宗楚客的女儿之外。

    李俊忙客气道:“都是我分内之事。”

    宗爱柔说完这句话,就闭紧了嘴巴,显然她对今天的会面有自己的定位。

    只要跟随着李俊行事就可以了,她不打算做主动的那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