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三思五狗(第二更~~)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苦桃,苦桃,你看着我!”

    他开始试着唤回苦桃的神志,苦桃懵懵懂懂的,只知道,面前的就是自己的好情郎,他说什么都是对的。

    她什么都听他的。

    “你现在身子不适,不如,我去菜馆给你张罗些好吃的。”

    “好吃的。”苦桃忽然嘻嘻笑了,脸上的表情整个退化,呈现婴孩样,或者说是弱智化。

    “惠福楼,我要吃惠福楼的炙羊肉,还有莼菜粥!”

    “好好,你先歇着,我这就让人去买。”李俊一边安抚她,一边站起身子,渐渐向外走。

    苦桃却在他身后叫道:“我没有害人,我不吃药!”

    “我知道,你没有害人,你也不吃药,以后,我们再也不吃药了,我们要吃好酒好菜,好不好?”

    李俊循循善诱,实在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几分幼儿园老师的风范。

    这样说倒也没错,反正她已经疯了,那个行为能力估计还不如幼儿哩。

    最后,他将苦桃交给了雪青她们,又加强了西厢房外的守卫,嘱咐侍卫们,若是苦桃有任何异动,赶紧进去维持秩序,不要让她伤了人。

    他走出西跨院,刚刚来到正堂和厢房之间的假山处,就被急匆匆追过来的雪青给拦住了。

    雪青倾了倾身子,乃道:“太子殿下,苦桃娘子好像病的很厉害,已经砸坏了不少东西,奴想,是不是把西厢房里的摆设都撤出来,只留着个胡床让她休息,这样也可以少毁坏一些东西。”

    李俊一听,别说,这还真是个好主意,忙喜道:“你提醒的对,让那些侍卫把房里的摆设都撤出来,就留着基本的床和桌子就行。”

    “另外,刚才我看见,她用针戳自己,手上都流血了吧,你去给她包扎一下,再仔细搜寻,凡是房里能够伤人的物件,像是针啊,剪刀啊,都收拾出来,不要让她接触到。”

    “这些个东西啊,放在她的手里,不是要伤人就是要伤己,太危险了!”

    雪青猛点点头,显然对李俊的话全盘接受,立刻调转方向,奔向西厢,开始布置任务去了。

    这些日子相处下来,李俊对阿城和雪青这一对奴仆的办事能力,倒还是放心的。

    阿城目送着雪青的身影,越走越远,脸上浮现笑意,李俊扫了他一眼,说真的,看他这副样子,他还真是有点羡慕。

    能有一个真心相爱的人,真是这天底下最幸福的事了。

    也不知他李俊还能不能获得这份幸福。

    “咳咳……”

    轻轻的嗽声响起,阿城立刻回过精神,应道:“太子殿下。”

    “你打算什么时候和雪青成亲啊?”

    阿城一愣,完全不知道太子殿下为何又把话题转移到他这里来。

    只含混道:“不急,不急。”

    “苦桃刚才说的,你都听见了?”

    “奴听到了。苦桃娘子喜欢吃惠福楼的菜。”

    “听到就好,按照她说的去置办。”

    阿城领命,迅速跑出了小院。

    李俊看着他的身影,心说,本来我大发善心,还想帮你置办些好东西,你既然不着急,那就先让我先把婚结了,你就再往后排吧!

    就是再坏的人,他也还是有朋友的。

    武三思现在就是这大唐朝廷上最大的恶人,他,当然也是有朋友的。

    当然,像他这样位高权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围绕在他身边的人,说好听点就是他的朋友,说难听点,就是他的走狗而已。

    他和宗楚客应该可以算作是半个朋友,一是因为他俩有亲戚关系,二是宗楚客也手握大权,他们两个在朝廷里,也就是个互为张目的关系。

    武三思的帮手,自然不止有宗楚客一人。

    三思五狗就是时人对武三思的五个忠诚党徒的精妙总结。

    刚刚从洛阳丞升任光禄丞的宋之逊,屁颠屁颠的来到武三思府上献媚,当然还有递上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情报。

    他进门的时候,武三思正在炭盆前烤火,他赶紧脱掉披风,走到了跟前。

    武三思低着头,盯着烧红的炭块,说道:“今天够冷的。”

    “是啊,一直阴天。看来这两日就要下雪了。”

    “今年的第一场雪啊!”武三思也有些感慨的说道。

    “瑞雪兆丰年,看来,今年又是一个好年景。”宋之逊赶忙奉承。

    “那件事,不是我们做的吧。”

    二人从炭盆前走开,小厮搬进来两个带了炭炉的半月几子,宋之逊一看这个东西,连忙道谢,而后恭敬的坐好。

    半月几子这个东西,传入中土,不过是三四十年的光景,完全属于新生事物。

    而木制的几子中,隔了一层铁板,其间放入炭火的半月几子,就更是稀罕物,在武三思府上,能够得了他恩赐的几子,这便是宋之逊身份的象征。

    人家跟你好,看重你,才会把这个东西摆出来,特意让你也坐啊!

    武三思的表态,宋之逊迅速领会,欣然接受。

    接着刚才的话题说道:“郡王,当真不是我们做的!”

    二人所说的那件事,自然是指可怜的太子殿下差点被树杈砸到的那件事。

    武三思现在作为武氏一族的领头人,在朝廷上自然要撑住场面,说什么也不能承认是自己的手下做的这件事。

    可私底下,他也害怕是哪个不开眼的同党,想要讨他的欢心,妄自行事,没轻没重的。

    宋之逊和他哥宋之问一样,是那种在许多利益群体中都可以如鱼得水的那种人,当然除了桓彦范他们。

    他们几个恨他们兄弟,恨得想要把他们挫骨扬灰,要不是二人及时转抱了武三思的大腿,说不定早就被铲除了。

    可惜啊,祸害遗千年,人家左右逢源,能蹦跶着呢。

    他们是公主命妇的座上宾,是陛下的爱宠,在武三思这边也占据了重要的位置。

    各方面的消息都在他们兄弟这里集中,幸亏他们没有张氏兄弟那样的野心,当然,姿色上也差点,要不然,焉知他们不会成为越过武三思,侍奉韦氏裙下的第一宠臣。

    这些都是假设,现实的情况是,他们利用自己有利的地位,获取众多情报,并且将这些情报,源源不断的送给武三思。

    以此换取武三思的信赖,借由武三思的势力,节节高升。

    当然,他们也确实非常成功,实现了官职的大跳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