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线索渐显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这是为什么?”王芳要不断引导着。

    “因为,他让我们干的事情,真是要掉脑袋的。他让我们潜入到皇城中,就在天津桥前去找一棵长得好的树,锯几根树枝,要锯的要掉而又不能掉,还不能让人发现这棵树被人锯过。长史,您明白小人的意思吗?”

    王芳要十分配合,轻轻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们几个虽然是土生土长的洛阳人,可连皇城的边都没有摸过,怎么敢进皇城去干坏事。再者说,哥几个虽然没有学问可也知道,这皇城里守卫森严,我们几个赖汉,哪里进得去。”

    “可后来你们还是进去了,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我们怎么知道哟!”

    “那位老爷承诺,我们只管拿钱,拿着工具进去干活,剩下的事情不需要我们操心。”

    “我们一开始也不相信啊,就我们几个这个赖相,恐怕连皇城的第一道门都跨不进去,就会被逮住。可是,禁不住那位老爷他出手大方啊!见我们犯难,马上就说事成之后再给我们一吊钱。结果,我们就同意了。”

    “入夜,来了一架马车,把我们几个接到了皇城里,大概走了半柱香的时间,马车停下,我们被放了下来,这时,我们看到一条河还有一座桥,我想这就是老爷吩咐我们干活的地方。使君您猜怎么着,这桥的周围还果真一个人都没有,只有我们哥几个。我们立刻上树干活,后来,好像惊动了巡逻的人,我们就赶紧奔上马车,跑了。”

    看来这个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显然,内宫中有接应他们的人,几个真正动手的赖汉才能进入守卫森严的皇宫。

    很遗憾的是,这个奸细八成就在羽林卫中。

    再者,马车接送还可以说明,这架马车一定也是出自官家,要不然头一道城门都通不过去,更别提去天津桥了。

    现在可以肯定,这个想要谋害李俊的人,官职还不低,至少也得是个正五品以上的。

    “按照你的意思,你们一路上都有马车接送,那车夫长什么样子,你还想的起来吗?”

    “有没有说过话?”卢静章问道。

    刘成遗憾的摇摇头,他被人打成这样,当然希望能给官府提供更多的消息,为自己报仇雪恨。

    要不是被这坏老爷打成这副样子,兄弟们也都惨死,刘成是打死也不愿意来投奔官府的。

    他虽然不知道锯了这根树枝究竟是要干什么,可他们这些平民,本来就是被禁止进入皇城的。

    只要脚丫子迈进皇城,那就相当于死罪。

    就算是地痞流氓也知道这个道理,可以说,刘成这次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

    死在官府手里,还算知道自己的罪名,总比被奸人害了要强得多了。

    “那个找你们干活的人呢,有什么特征?”李俊着急的问。

    “就是一个普通的老爷,一看就特别有钱的那种,中等身材,手上戴一个玉扳指。”

    “长相上有什么特征?有没有什么能让人一眼认出来的地方?”

    “哦,我想起来了。”

    “他的这里,”李成指着自己的嘴角,说道“这里有一颗黑痣,特别大鼓着的。还有,他给我们钱的时候,小的看到,他虎口的地方有一道伤疤,挺长的,都泛白了,应该有年头了。”

    这还算是几条有用的线索,不过,李俊相信,这个阔老爷肯定不是幕后主使本人。

    能使出这么阴毒的计谋的人,是不可能亲自出马和这些赖汉交涉的。

    看来,他们在物色人选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事后灭口。

    这几个赖汉,现在死了一天了,也没见人来报官,不是无家无业,就是家里根本不管他们了。

    找这样的人出来办事,事成之后再一并消灭,埋到土里,就算若干年后被人发现,也根本不会有人知道,他们是死于这次的事件。

    当真是一个天衣无缝的妙计。

    可惜的是,如今看来这个计划是功亏一篑了。

    李俊分析,这个杀手和那日出现在赌馆里的应该不是一个人。

    那人应该是幕后黑手的高级部下,而杀手做事这样不小心,看来也只是个充当杀人机器的底层角色。

    现在人也跑了一个,不知他们有没有向他们的上司汇报,想必,他们的日子应该也不会好过。

    却在这时,李俊又想起一个问题。

    “你死去的兄弟被埋在哪里,你还找得到吗?”

    刘成伤还没有全好,精神渐渐不济,他困惑的摇摇头,说道“具体不知道,只能说,那地方,小的猜想应该是在南城。”

    “何以见得?”

    “因为周围特别荒凉,而且,分渠上不是有一座石桥吗,我看到那座桥了,所以我想,应该就在南城。可是具体是哪个里坊,我就说不上来了。”

    刘成虽然说不清楚,可李俊却大致猜出了这个地方。

    在洛阳南城,能够看到分渠石桥的地方,只有南城最南端的延庆坊。

    延庆坊因为地理位置较偏僻,没有多少人居住,也确实如刘成所说特别荒凉。

    看来,就算一时没有突破口,也可以先从寻找尸体这方面入手,总能找到一些线索的。

    刘成再也想不起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众人也就纷纷退了出来,临走之前,一直情绪稳定的刘成,突然扒着床沿,嚎啕大哭起来。

    这把众人吓得,当时就不敢动了。

    初次经历这种场面的李俊,显然还没有闹明白这个大汉怎么脸变得这么快。

    就听得刘成哀求道“使君老爷,小的虽然擅闯皇城,可也是受了那奸人的迷惑,一时糊涂,现在几个兄弟都死了,小的愿意和官府配合捉拿凶嫌,还望使君老爷能够看在小的可怜的份上,饶我一条性命吧。”

    他哭的鼻涕泡都冒出来了,大脸通红,牵引的头上的伤都有裂开的迹象。

    王芳要和卢静章现在都在注视着李俊,如果李俊不在场,他们就会说几句敷衍的话,先安慰他一下,至少也等到他把伤养好,把奸人捉住再行处理。

    可是,现在李俊在场。他们可就得看着李俊的脸色办事,李俊在他们的眼神逼视下,也终于想起了自己的职责。

    他只能淡淡说道“即便你是受了奸人的诱惑可是擅闯皇城,也是一项重罪,我没有办法直接宣布你无罪,不过,你且安心养伤,一切等到查明了真相再说。”

    看来太子殿下的意见和他们也是相同的,如此,两位陪从官员才算放心的把刘成留在府衙。